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吃醋的男人
    程漓月回到城堡的时候,就和宫夜霄提了一下婚事的事情,宫夜霄没想到她会主动提,这是他一直想要给她的,也是一直亏欠她的。

    程漓月说完之后,看着有些傻愣的男人,她眨了眨眼,“你不想和我结婚?”

    宫夜霄突然一把将她搂入怀里,他是太激动了,他低下头,在她的发丝里亲了了又亲,“当然想,做梦都想,我只怕你不想。”

    “今天沫沫说,我们先结婚,他们才好结婚,我就想,我们总不能担搁他们结婚吧!所以,我们提前办婚礼吧!”程漓月笑起来。

    宫夜霄爱极的吻住她的笑,认真应声,“嗯!我马上和父母商定一个日子,我要给你世界上最盛大的婚礼。”

    “不用太铺张浪漫了,最简单的就行了。”程漓月笑起来。

    就在这时,男人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变,有些固执且任性道,“不行,我要给你一个豪华婚礼。”

    程漓月看着这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有些不解道,“你又哪根神经不对劲了?”

    “至少要比兰迦给你办得那场婚礼要盛大,我要你忘了那一天的事情。”宫夜爵哼哧道。

    这下,程漓月终于找到他吃醋的原因所在了,她不由扑哧一笑,“连这醋你也吃啊!”

    宫夜霄看着她这笑意,没好气的搂紧了她,“那场婚礼本该是我给你的,那个什么兰迦的,就不要让我见到他,否则,我还要揍他。”

    “夫人,您的电话响了。”这时佣人敲门。

    程漓月赶紧推了推他,“我去接电话。”

    她打开门,就看见佣人拿着她放在楼下的电话站在门口,她伸手拿起,看了一眼是陌生的号码,她接起,“喂。”

    只闻那端传来一声清朗的声线,“是我兰迦,我就要来找你了。”

    程漓月握着电话的手猛地僵了僵,宫夜霄才刚说着要揍他,他就来电话了,她忙走出门外去接电话了。

    “你爷爷的病情怎么样了?”程漓月关心的问道。

    “我爷爷去世了,一个星期前刚走的。”那端兰迦的声线变得沉痛了几分。

    程漓月震惊了几秒,她温柔道,“请节哀。”

    “那天你们一走,我爷爷的心脏病就犯了,我想,也是有我的原因,是我太没有把他的话当一回事了,把他给气了。”兰迦内疚着出声。

    “兰迦,那你这次过来,是来寻找真正的叶小诗吗?”

    “嗯!我必须找到这个女孩,完成我爷爷的遗愿,不管她长什么样子,今生我都会把她娶回去。”兰迦的声线有了几丝坚定。

    程漓月不由感叹一声,这种命运对他来说,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因为不能选择自已喜欢的女孩结婚,这也是一辈子的遗憾,而他的婚姻,却成了他爷爷给当年的救命恩人报恩的做法。

    这对他来说,是有些不公平的。

    “兰迦,我会帮你找到叶小诗的。”程漓月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帮他一回,因为,他也曾经帮她一回。

    “好!我马上就上飞机了,等到了再给你电话。”

    “好!”程漓月听见那端挂了,她才握着手机转身打算回房间。

    一回头,冷不丁的和某双深寒的目光撞上,她的心跳立即砰砰的急跳,脸上快速闪过心虚之色,她干笑一声,“你怎么出来了?”

    “背着我和那个男人通电话?”宫夜霄的声线有些咬牙意味。程漓月咬了咬唇,“你都听到了,没错,是兰迦,他就要来a市寻找他的未婚妻了。”说完,她上前,伸手亲呢的搂着男人的脖子,掂起脚尖,在他性感的薄唇上亲了亲,“我们帮帮他好不好?让他早点找到

    真正的叶小诗。”

    宫夜霄眯了眯眸,“以他的家族势力,我不相信他会连找一个人的力量都没有。”

    “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肯定是比较困难的,帮他一把嘛!”程漓月说完,又在他的薄唇上,连续续的亲了几下,“有你的帮助,他会更快找到人的。”

    宫夜霄想了想,早点让这个男人找到他的未婚妻也好,省得他的心里还掂记着他的女人。

    “好!我答应你,替他找叶小诗,但是,你不许偷偷的背着我见他。”宫夜霄低沉命令一声。

    程漓月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你就对我这么不信任?即然你不信任我对你的感情,那还是先不要结婚了,等你真正的相信我再说。”

    说完,程漓月松开缠着他脖子的手,转身就要走。

    宫夜霄的俊脸闪过一抹焦急,忙伸手一揽,重新把她揽回了怀里,“我当然相信你,我只是不相信他。”

    “也请你相信他,他现在和我只是朋友关系,而且,他爷爷刚刚过世,他的心里只想找到真正的叶小诗,给他爷爷一个交待。”程漓月认真的说。

    宫夜霄眼底的确有醋意在闪动,但是,却还是妥协了,“好,如果你想要见他,必须让保镖陪着你,我不希望你再出事。”

    程漓月重新伸手缠上他的脖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男人,你真不用担心我会爱上别人。”

    “我的心里也只有你一个女人。”宫夜霄趁机表白

    程漓月抿唇笑起来,“那好吧!我们的婚礼你可以开始挑日子了,我会邀请兰迦来参加,你没意见吧!”

    “没意见,让他来,我会把他按排在最前排,让他看着,  我如何把你娶到手。”

    “你…好坏,讨厌。”程漓月娇嗔气恼的瞪他。

    宫夜霄可恶一笑,伸手拦腰就把她给横抱了起来,程漓月想低呼,却还是赶紧闭嘴,这种时候,出声,也只会吸引佣人上来,所以,她还是乖乖的闭着嘴,被男人抱回了房间里。

    接下来只能由着这个男人随意的欺负下来了,这个男人自从开晕之后,就开始变得有些没节制起来,简直要命。再令她无语的是,她越来越发现自已的身子在他的面前,  敏感得不行,他一碰,她就不由自主的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