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5章私人空间
    宫夜霄也不逼着她了,这段时间来,他已经学会如何调整自已的身体,他可以再等一年都无所谓。

    不过,他看着这个女人的目光,却掩不住的依然那般的炽热,因为爱意,他无法改变心里对她的渴望。

    “没事的,慢慢来,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再次接受我的。”宫夜霄笑着在她的鬓边吻了吻,程漓月握住他的手,抬头看向他,“今晚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不要再家里睡?”

    宫夜霄一听,眼神立即亮了起来,“你想通了?”

    “我…我只是想偿试改变一下环境。”程漓月有些羞赫的埋着脑袋,这么自然的提着男女之事,她可做不到。

    宫夜霄薄唇勾起一抹性感迷人的笑意,“好!我知道有一个地方。”

    “酒店吗?”

    “不是,是我们以前的家,在市中心那边,今晚我会跟我妈我工作需要加班,让你陪着我。”

    程漓月抿着小嘴,笑得有些无语,“嗯!”

    下午六点,宫圣阳夫妻带着小泽回来了,宫夜霄和他们说了一遍之后,他们假装不知道,答应得十分快,当然儿子这点儿心思,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呢?

    小泽也没有闹,他希望爹地带着妈咪去浪漫一番,他在家里好好的照顾妹妹。

    程漓月坐进宫夜霄的车里之后,一张小脸僵硬了好久,因为她感觉到好尴尬啊!

    宫夜霄的车子开在路灯光影里,这个女人默然不语的神情令他有些担心。

    “你怎么了?哪里不开心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太尬尴了。”程漓月抿着小嘴道。

    “都是成年人了,你怎么一失忆,就仿佛回到未成年了?”宫夜爵哈哈笑起来。

    他的笑声,把程漓月一张小脸又笑红了,不过,他说得话有道理,她怎么说也是二十六岁的女人了,这种事情还真得不用太在乎了。

    宫夜霄笑得有些停不下来了,不时的又忍不住的爆出一丝低沉的笑意,旁边程漓月暗暗的瞪他一眼,威胁道,“不许笑了。”

    宫夜霄强忍着笑意,扭头看着她娇羞的表情,今晚,他打算开晕了。

    这种感觉,也令他的心情像一个愣头青一样,也只有这个女人能带给他这种初恋般的感觉。

    晚餐,宫夜霄按排了一座十分高级浪漫的餐厅,接近年关的时节,这一切显得十分浪漫温情,窗外的冷意,越发衬托着窗内的暖意明显。  程漓月脱去外套,她穿着一件高领的内衣,长发柔软的垂在胸口,浓密又乌黑,一张弹性的小脸,还拥有着少女一般满满胶原蛋白,小巧的鹅蛋脸上,五官精致,特别是的那双星辰一般璀璨的双眼,令人

    渴望着烙印上去。

    宫夜霄发现他的女人真得越来越漂亮了,漂亮到令他想要私人的隐藏起来,再也不要让任何人欣赏,这种霸道的心里还十分的强烈。

    点完了餐,程漓月看着桌面上开着的一瓶红酒,她伸手抓起,往宫夜霄的高脚杯里倒了半杯,然后,又往自已的杯子里倒了半杯,她不需要喂奶,可以喝点儿酒。

    “干杯。”程漓月端起酒杯,主动的递向了他。

    宫夜霄优雅的执起,与她碰杯,两双目光隔桌相望,无声的笑意流露着,举杯入口,目光却一刻也未分离。

    喝完,宫夜霄双手交叉在面前,性感的下巴抵压在上面,他痴痴的望着对面的小女人,“自我们认识以为,你好像还从来没有认真的对我说一句我爱你。”

    程漓月眨了眨眼,“真的?我没对你说过吗?”

    “没有!现在说一句来听听。”宫夜霄弯唇笑起来。

    程漓月立即轻哼一声,“你是在欺负我失忆了是不是?”

    “那我先说,程漓月我爱你。”  程漓月被这突然一句表白弄得有些懵,这使得她也赶紧收敛了一些玩笑的性子,长睫毛眨了眨,似在酿酝着一种情绪,等她准备好了,她抬起头,看着对面俊美不凡的男人,含着笑意道,“嗯,我也爱你。

    ”

    宫夜霄听着她的表白,心头动荡着,翻涌着一股暖意。

    “再说一次让我听听。”他又要求一遍。

    程漓月笑着望向窗外的景色,“不说了。”

    “快点,我想听。”

    “我才不上你的当呢!”程漓月感觉就是被他骗着表白。

    宫夜霄倒是没有再逼她,这时美味的正餐上来了,两个人开始安静的用餐,只是偶尔抬起头时目光不经意的相触,无声的温情和浪漫包围着彼此。

    吃完了晚餐,时间也不早了,九点了,宫夜霄带着她,直奔他们曾经居住的公寓里。  走进公寓里,程漓月便能感觉到一丝熟悉的感觉,宫夜霄领着她走进了她曾经的房间,程漓月被那存放着的画稿给惊了一下,她一份一份的拿起,看着那些精致的画作,她的鼻尖微酸,这就是她曾经的创

    作?

    她现在,依然能在脑海里勾绘出那些美丽的作品,她有一种无比的亲切感,翻着翻着,倏地,一副手绘出现在她眼帘,画里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宫夜霄。

    她看得入神,以至于宫夜霄端着一杯水站在她的身后,她也没有查觉,宫夜霄见她盯着他的画发呆,他笑起来,“这是你亲手为我画的。”

    程漓月看着画中的男人,神采飞扬,眼神魅惑,简单的白衬衫,却穿出华贵气质,她可以立即想像着,他当时是怎样一副魅力逼人的样子。

    “这副画可是当时我用十万块钱买的。”

    “我还向你收钱了?”程漓月有些惊讶的笑望着他,她以前难道是一副穷酸相?  “那会儿我才刚刚和你相处在一起,你对我十分的排斥,我也只能想尽办法让你爱上我,所以,我用十万块钱买这副画,意思就是让你把我画进你的心里,现在看来,你把我画得这么传神,当时心里肯定是

    有我的。”宫夜霄得意的挑了挑眉。  程漓月扑哧一声笑起来,她有些骄傲道,“这么说,是你先爱上我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