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去医院检查
    出来的时候,程漓月侧着身子躺在水蓝色的被子里,柔和的灯光下,她一头黑幽幽的长发铺陈在脑后,一张玉白如雪的面容,美艳不可芳物。

    现在的她,似乎比他初遇上她的时候,更多了一种成熟风情的美感,然而,在男人的心里,她的千变万化,他只会越来越深爱。

    宫夜霄躺下来,在薄被下面,他的腿轻轻的压住她一双小腿,朝她张开了手臂,程漓月犹豫了一下,却还是轻轻的挪动着身子,躺进了他的臂弯里。

    宫夜霄揽住她,在她的发丝间吻了一下,“睡吧!”说完,他拿着床边的摇控,把灯光关掉,只留下一盏昏黄的壁灯。

    程漓月呼吸里,全是这个男人身上清冽的男性气息,她安心的闭上眼睛,渐渐的沉入了梦中。宫夜霄却睡不着,他的目光紧紧的锁住怀里这张沉睡的容颜,  仿佛要看到天昏地老,一个小时之后,程漓月下意识的搂住了他的脖子,两个人的面容靠在一起,宫夜霄呼吸着她身上的幽香,也合上了眼

    。

    凌晨时分。

    一辆从席宅直奔总统府的车队行驶在江湾的路段,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路段上已经只可见隐约几辆车在行走,当车队驶到一个地方,坐在后座的男人直接朝司机道,“停车。”

    “总统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

    “在这里停十分钟。”席锋寒朝司机道。坐在副驾驶座的保镖立即呼停了四周的车队,席锋寒推开了后座的门,他高大的身躯,在夜风下,显得有些狐单,风,吹起他西装的下摆,吹乱了他的墨发,他站在江边,身后,他的保镖严阵以待,警惕

    四周。

    席锋寒看着倒映着周边高楼大厦的江河,仿佛倒映出来了另一个世界,他希望,真得还有另一个世界,这样,她就不用再受任何的苦难了。

    他查过了火火的身份,一个被收容到国外一个秘密组织里的杀手,那里,大则几岁,小则几个月的孩子,被送到那里,开始从小培养杀手本质,而火火就是其中一个。

    由于那个组织在火火这一群人统统灭亡之后,从原来的基地撤走了,他所能找到的,也只不过是一个空壳,再没有更多的资料。

    但那里阴暗的环境,随处可见被关押的铁栏,还有一些实验室,简直令人触目惊心,想要培养出一个杀手,也许淘汰得是十几个少年少女,没能天赋能耐的,根本不会留活口。

    席锋寒在看见那些被传送回来的照片里,他内心的自责再次强烈起来,他回想到火火在他家里的时候,也许,那个时候,她是故意装弱者,扮可怜,但是,她渴望温暖的样子,却令他感到真实。

    只可惜,那只是她短暂的温暖,而她的下场,却是永远的躺在这冰冷的江面之下。

    席锋寒深深呼吸一口气,身后,保镖上前,“总统先生,您该回去了。”

    席锋寒转身,迈向了他的座驾,六辆黑色的轿车转眼消失在原地。

    清晨。

    程漓月睁开眼睛,就感觉床前有一双大眼睛在盯着她看,是宫雨泽小家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他小下巴撑着交叠的手掌上,不知道这么看了她多久了。

    程漓月笑着把他搂到怀里,“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要看着妈咪睡觉?”

    “妈咪,我好想你。”宫雨泽感觉妈咪这次回来,让她好心疼。

    程漓月吻着他的小脑袋,一时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宫夜霄从外面抱着另一个小家伙进来了,刚喂饱的小奶娃,仿佛小天使一样,除了那双大眼睛不断的好奇的打量着空上世界,她还没怎么会动。

    宫夜霄把小女儿放在她的身侧,程漓月伸手轻轻的括了括她粉嫩的小脸颊,娇嫩的令人不敢用些力,而小家伙看见她,小表情立即表现出了欣喜,好像认定了她就是生她的人。

    餐厅里,早餐十分丰盛,宫夜霄担心她的情况,决定吃过饭,就带她去医院里做检查,程漓月没有意见。

    早餐之后,小家伙继续上学,这转眼的时间,又开始要放寒假了,临近过年的时间。

    程漓月穿着一件浅绿色的长款羽绒服,夏候琳担心她吹风,让她戴上了一顶帽子,宫夜霄看着从衣帽室里走出来的女孩,生了孩子的她,反而越来越显小了。

    程漓月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宫夜霄牵起她的手出门。

    一路到达皇家医院,接见他们的,正是曾经给席夫人做治疗的专家,他们先给程漓月的脑部拍一个片子,果然和席夫人当年一模一样的状况,除此之外,她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坐在医生的办公室里,专家把情况说了一遍,像她这种肿瘤,暂时几年不能再要孩子,因为怀孕会引发身体的再生长,也会使得肿瘤变大,更加的危险。

    宫夜霄早已经做好决定,这辈子不会再要孩子了。

    “我先给你开几种药,这种药可以抑制你的肿瘤再增大,并且,做一些保守的治疗。”医生也不敢给她用重药。

    “医生,你们专研的药物可有成果?”

    “我们已经在动物身上试验过了,效果十分显著,但是,还未在人体身上实验过,我们目前手里的病患,只有席夫人和程小姐,我们不敢随意做下结论,只能再不断的完善一些结果,只能等时间。”

    宫夜霄也不敢冒这个险,动物实验和人体实验,还是存在很多不可测的因素。从医院里出来,宫夜霄直接送她回家,程漓月现在对外面的世界没有什么兴趣,她只想呆在她的两个孩子身边,陪伴着他们,因为她的心里一直怀着内疚,她失忆了,她想要把那份对他们的爱,加倍的寻

    找回来。

    离程漓月回国,转眼过去了一个月,寒假来临,年关将至,她的失忆症没有因为吃药而消失,不过,她和孩子们日夜的相处,她已经找回了做母亲的感觉。宫雨泽也是十分的耐心,他的钢琴已经进步很快,程漓月很多时候,抱着女儿坐在旁边,听着他弹琴,宫雨宁小家伙也很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