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陈霞污辱
    程漓月的脸色一沉,她当然知道陈霞又要说什么事情了,她不由警告道,“陈霞,我警告你,以前的事情,我已经选择忘记了,你要是再提,我绝对不会摆休。”

    “哟!你敢做,还不敢我提一下啊!人在做,天在看。”陈霞得意起来,她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再见程漓月,而现在,程漓月还把他儿子的心给勾吊着,令她十分的不爽了。

    程漓月咬牙怒道,“当年是谁的错,你还有脸说?”

    “当然是你的错了。”陈霞还打着一些小计划,想要离间程漓月和这个贵夫人,她以为程漓月和这个身份看起不来凡的贵夫人只是朋友之类的。

    “漓月,到底是怎么回事?”席夫人都有些担心了,难道漓月以前做过什么错事吗?

    “夫人,我好心告诉你吧!以前她是我的儿媳妇,和我儿子结婚不到半年,就出轨了别人,还生下了别人的孩子,你说,这种事情,我做为她的婆婆,我能咽下这口气吗?”陈霞说得好像她才是受害者一样。

    “陈霞,你别不要脸了,你们从我手里夺走了我父亲百分之十五的股权,你为什么不说?”程漓月已经很平静的看待这件事情了。

    她突觉得这就是上天的按排,让她认识宫夜霄,她现在,对当年那件事情,也算忍了下来了。

    而陆家人,却是一提再提,她气不过是的他们不要脸的程度,  简直一次一次的刷欣她的三观,激得她不得不奋起反驳。

    “那是你自愿交给我儿子的,白纸黑子上面都写清楚了,而离婚协议上,你愿意净身出户,这不就是表示你当年心里就有鬼吗?你这个有娘养,没娘教的小贱人。”陈霞越说越得意。

    程漓月的脸色立即气青了,这句话简直刺到了她内心最愤怒的那一根弦,她原本就离陈霞几米远,在她刚刚说完,脸上还得意洋洋的时候,程漓月上前,狠狠的一个耳光扇到了她的脸上。

    连席夫人都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看见女儿狠狠的一耳光打在了那个女人的左脸上。

    席夫人身边带着两个保母,外面还有保镖,程漓月当然也不会怕陈霞,所以,这一巴掌,她打得十分用力,也十分不惧。

    陈霞捂着脸,“你…你竟然敢打我。”

    “你再骂一句试试。”大概是程漓月此刻的气场太足,令陈霞竟然一时之间没有反应了,等她反应过来,立即有两个中年女人拦到她和程漓月的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陈霞气得立即怒吼一声,然后,她立即想要过来扇回去。

    “漓月,你没事吧!手有没有打疼?”席夫人急得赶紧捉住她的手来回看着,生怕她把自已的手给打疼了。

    “妈,我没事。”程漓月抿唇一笑。

    陈霞正挣扎在保母的阻拦上,冷不丁的听到程漓月对这个夫人的称呼,她瞠大了眼睛,“什么?你是她妈?”

    席夫人刚才也听见她骂得那句十分难听的话了,她立即沉着脸色道,“不错,我是她的母亲,这位夫人,请你以后不许再污辱我女儿,否则,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陈霞这辈子嫁进了陆家,就一脸春风得意的,又生了一个有用的儿子,她真是觉得天地下的人,她都不会怕了,此刻,她听见席夫人的警告,立即冷笑一声,“哟!你的女儿啊!我怎么听说她的母亲从小就不要她了呢?你又哪里冒出来的?”

    “你说话尊重一点。”保母立即警告道。

    陈霞这会儿还就真得不怕了,程漓月这一巴掌把她的理智都打跑了,而且,她怨恨得牙疼,一个小辈还敢扇她的耳光,太放肆了。

    “你们又算什么东西,敢在这里教训我。”陈霞骂了一声,同时,有些生气的推开挡在面前一个保母,“滚远点,别碍我眼。”

    “她是我们尊贵的夫人,就不许你污辱她。”保母不退让。

    旁边看热闹的服务员也立即加入进来劝说,“陆太太,您消消气吧!您想要的衣服,我立即给你拿来。”

    “你们觉得我今天还有心情试衣服吗?”陈霞把气洒在服务员的身上。

    席夫人皱着眉,她对于这种泼妇一般的女人,感到气恼。

    “这…对不起。”服务员可不敢得罪她,因为陈霞可是他们店里的贵客,每年都来这里定制衣服呢!

    而对于这位许久没有来的席夫人,他们倒是陌生的多。

    陈霞看向程漓月,“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看你母亲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陈霞这话出声,别说程漓月想扇她了,连其中的一个保母都看不下去了,一巴掌又扇过去,还重新扇在她刚才被打过的那一边,疼得陈霞立即嘶得一声叫起来,而且,连牙血都打出来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震住了,程漓月只想说打得真好。

    席夫人也没有阻止自已的保母,而有些服务员已经赶紧请来了住在后面的店长过来,这种事情,还真得应付不来了。

    店长是一个五十出头,十分懂得交际的女人,当她一进门,看见大厅里站着的席夫人,她立即恭敬的上前,“哟!夫人,您有些时间没来了。”

    “对,  最近都没有走动。”席夫人客气的点了一下头。

    店长一看被打出血的陈霞,她立即惊讶的朝服务员道,“给陆太太拿纸啊!”

    陈霞气得指着店长延,“店长,你这是什么店啊!怎么什么样的客人都接进来,我要投诉你。”

    “到底是什么人打得您啊!”店长只知道出事了,店员也没有具体的说。

    陈霞立即把手一指,指向了程漓月和席夫人,“是她们!”

    店长一惊,席夫人是她见过脾气好,又有素养的人,怎么可能打人呢?而且,她的身份那么的尊贵,肯定不是她亲自打的。

    店长转身立即走到席夫人的身边,“席夫人,我请您先进去我的办公室坐坐,我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就进去见您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