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DNA确认
    随着车队缓缓的驶入皇家医院,车上,程漓月紧张的挽着宫夜霄的手臂,这种即期待与亲人相认,又害怕面临失望的感觉,她从未有过。

    宫夜霄揽着她的肩膀,一手握着她的手,“放轻松,不管是什么结果,都要坦然面对好吗?”

    程漓月看着他,轻轻的点点头,宫夜霄见她还没有放轻松,不由低下头,薄唇便轻轻和封住她的小嘴,程漓月绷紧的心弦,立即被这个吻给松懈了,她有些羞赫的承受着他薄唇轻轻的烙印。

    车子在皇家医院的大门口停下,保镖立即上前给他们开了车门,这下,宫夜霄看着身边这个英俊迷人的皇室后裔也没有什么压力了,他知道,在程漓月的心里,只把他当可能的兄长而已。

    席锋寒看着宫夜霄,微笑含首,“宫先生,久仰你的大名,今日才相见,真有些遗憾。”

    宫夜霄对于国家大事,也是掌握透撤,对于席锋寒的身份,他深有所觉,即便他不是总统的儿子,但是他在国家的业绩和作为上,却是相当大的认可,以后,他的身份绝对的尊贵。

    “漓月,跟我进去吧!”席锋寒竟然直接喊了她的名字。

    程漓月心头一暖,即便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兄长,可他这份温暖,也让她感觉到他是兄长一般。

    宫夜霄的俊颜有几秒的复杂,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席锋寒是程漓月的兄长,叫她名字也就摆了,若不是,他这么叫的话,他真得有些不高兴。

    怀着有些纠结郁闷的心里,宫夜霄牵着程漓月跟着席锋寒的步子进去了。

    大厅里,院长亲自迎接过来,“席少爷,您来了,不知是不是为了公主而来的?”

    “不,我妈最近很好,我今天是另外有要事前来,还望院长帮忙。”席锋寒抿唇一笑。

    “还请席少爷吩咐。”

    “我想验两组dna,确认是不是母女关系。”

    院长立即看了一眼程漓月,目光微微怔愕,要知道,他一直在医院里做了二十年的院长,也见过席夫人年轻的时候的样子,此刻看见程漓月,他又怎么不惊讶呢?

    难道席少爷还有一个妹妹?

    “好的,请跟我来。”院长知道这属于皇室的秘事,最好不要公开外传,他迎着他们三个人上了一间试验室里。

    在试验室里,他只留下了一个得力的助手,把其它的医生护士都清理出去了。

    “小姐,麻烦你剪一些头发放在托盘上面。”女助理朝程漓月温柔道。

    宫夜霄拿过剪刀,在程漓月的发尾处轻轻的剪了一小截放进托盘中,程漓月抬头看向席锋寒,“您的母亲需要请过来吗?”

    “不用,我们皇室的dna资料有保存在这里,只需要你一个人的dna就可以了。”席锋寒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在没有确定结果之前,我不想让我母亲知道,她现在的身体不太好。”

    程漓月点点头,理解。

    他们到达一旁的休息室里等待结果,程漓月的手心冒出一丝细汗,她的脑海里涌起一些父亲的话,模模糊糊的,但隐约记得,好像父亲曾告诉她,不要再寻找母亲之类的,总之,父亲有些忌讳提到母亲。

    至于为什么,她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明明是相爱生下的她,为什么父亲不怎么提起母亲呢?

    才不过十五分钟左右,院长亲自拿着检验单走进来,沙发上的三个人立即同时紧张的站起身,等着院长宣布答案。

    院长看着他们期待的目光,他点了点头,“dna显示结果表示,这位小姐和公主殿下是母女关系,恭喜。”

    院长冷静的一句话,却深深的震憾了在场的三个年轻人,程漓月脑子嗡得一声,竟然空白了,她只有本能的动作,捂住她的嘴,否则,她不知道自已会不会尖叫,或是失声痛哭。

    宫夜霄也欣喜的伸手抱住了她,薄唇在她的发丝间亲吻着,也安抚着神情激动的女孩。

    席锋寒也松了一口气,眼底的欣喜不由的溢出来,他其实早就有了猜测,也有了一些比较我肯定的答案,现在,只是把他心底的那份肯定,再盖上了一个章一般。

    他转身看向程漓月,眼神里溢过欣慰,“你果然是我妈的女儿,是我的妹妹。”

    程漓月突然激动了,她挣脱了宫夜霄的怀里,转身,扑进了席锋寒的怀里,席锋寒有些惊讶,却也惊喜的伸手拥抱住她。

    而一旁,宫夜霄的表情,有些丰富多彩,为啥他的醋意还是存在?

    明明知道他们是兄妹了,他还是无法接受他们这么亲密的拥抱,哎,果然心里着了她的魔了。

    席锋寒余光瞄到身边宫夜霄那有些僵硬的表情,他立即笑了笑,拍了拍程漓月的肩膀,“好了,再抱下去,某个人就要吃醋了。”

    程漓月惊讶的回头,正好与宫夜霄那复杂的眼神相触,她扑哧一笑,然后,自然的挽住了宫夜霄的手臂,“好了,放轻松。”

    席锋寒正式的朝程漓月道,“今晚你们两个人去我家晚餐如何?和我母亲见个面。”

    “好啊!我可以带上我儿子吗?”程漓月好奇的问了一声。

    席锋寒立即笑起来,“那再好不过了,我妈就是喜欢小孩子。”说完,她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当年是怎么决定,那么早要孩子的?”

    这下,程漓月和宫夜霄的表情变得丰富了,程漓月羞赫的一笑,宫夜霄则回答一句,“说来话长,以后有时间告诉你。”

    席锋寒也后知后觉问错话了,他抿唇一笑,“晚上让我也见见我的小侄儿长什么样子。”

    出了医院的门,席锋寒有要事先离开,他的保镖会把程漓月二人送回咖啡厅去开车,一路上,程漓月的神情比较沉默,小脸上有了不少的哀伤和忧愁,宫夜霄不由轻抚着她的脑袋道,“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我在想我爸和我妈当年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我妈会和我爸在一起生下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