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关于母亲
    “请进。”席锋寒做了一个优雅而绅士的动作。

    程漓月感到一种受宠若惊的待遇,她弯了一下腰,跟着服务员走到了他选好的靠窗位置,这里,可以尽情观看远处的一条江流,景观不错!

    坐下之后,程漓月点了一壶玫瑰花茶,而对面的席锋寒则要了一杯咖啡,还给她增加了几般小吃。

    程漓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和他聊什么,她望着窗外的风景,等着对面的男人开口。

    席锋寒一直在打量着她,半响,他才启口寻问道,“程小姐,恕我冒昧寻问你一句,你的母亲还在世吗?”

    程漓月的脸色微微一变,她惊讶于席锋寒会打听她母亲的事情,她握着精致的茶杯,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怎么了?我是不是触到你的伤心事?”席锋寒有些自责的寻问,即便他有足够的权利,但他也没有去打听她的身份。

    因为私自探听别人的身世,这是一个侵仅的行为。

    程漓月深呼吸一口气道,“倒是没有!只是,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母亲,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在不在世!也许还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不在了。”

    程漓月的声线有了几丝悲伤。

    席锋寒深邃的眼底闪过一抹震惊,这么说,事情的发展还是和他想像的一样?

    “那你父亲呢?他是什么样的人?”

    “他去世了,五年前就去世了。”程漓月垂着眸,悲伤不减。

    席锋寒立即敛了敛眉宇,“那你父亲有没有跟你说过,关于你母亲的事情?”

    程漓月虽然奇怪他为什么一直寻问着关于母亲的事情,但她还是实话回答他,她摇摇头道,“没有!没说过,他很少在我面前提母亲,也许在我小时候说过,我不记得了。”

    席锋寒眼底闪过一抹心疼,从小缺少母爱,这对一个人的成长是不利的,而她的命运也多有坎坷。

    程漓月反而主动的抬起头看向他,“你为什么对我母亲的事情好奇呢?难道你知道我母亲是谁?”

    席锋寒微微一怔,刚才见她的语气里,似乎对母亲个角色多有一丝不满和怨恨,他轻声问道,“如果你有一天找到你的母亲,你还会认她吗?”

    程漓月突然有些激动起来,“你真得知道我母亲是谁吗?”

    席锋寒皱了皱眉道,“我只是猜测,因为你的长相,的确像极了一个女人年轻的时候。”

    程漓月立即惊得瞠大了眼,望着他,一眨不眨的问道,“真得?我像什么人?”

    席锋寒望着她,抿唇一笑,“我母亲。”

    这下,程漓月立即吓住了,同时,她直接感觉这种事情不可能,她摇摇头道,“不可能的,我妈生我的时候,听说还很年轻。”

    席锋寒仔细了想了想道,“我妈生下我的时候十九岁,她失踪过两年,我想,那两年会不会和你父亲在一起?”

    程漓月原本不相信的事实,此刻,经他这么一说,她瞬间又屏住了呼吸,看着他,不知用什么言语形容心情,像是希望是真的,又害怕这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么她和眼前这个席少爷不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了吗?

    “应该不可能吧!”程漓月不想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只要你愿意配合我,很快就能出结果。”席锋寒准备做dna检验,这是最有效,最快证明的办法。

    他只是担心程漓月对母亲有心里阴影,不愿意配合。

    程漓月当然也知道他指得办法是什么,她立即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的确,只要验dna,是不是立即就有结果了。

    “我…”程漓月突然犹豫了,她害怕结果,如果不是真的,不是空欢喜一场吗?

    而且,对母亲这个角色,她曾经有很多的怨言,真得见到了她,她该怎么面对?

    如果她真得是他母亲生的,那么,她不是私生子的角色吗?

    “你可以考虑,我不会逼你。”

    “如果我和你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你不恨我吗?因为我是你母亲背叛了你父亲出生的。”程漓月有些担忧的问道。

    席锋寒看着她,一时没有说话,剑眉微拧了几许,他才启口道,“我妈有一种遗传病,她的脑子里长了东西,有时候会短暂失忆,最长的一次,就是那两年,我爸爸一直在寻找她,可是,无果,最后,她恢复记忆回来了,我爸只要求她不再离开,也原谅她犯下的错,并且,要我母亲答应和失忆之中遇见的人和事不要再有瓜葛纠缠。”

    “那你父亲现在…”程漓月好奇的打听,如果她真得是他母亲的私生女,他父亲肯定会很生气吧!

    席锋寒摇了摇头道,“他三年前去世了。”

    程漓月立即捂了一下嘴,道歉道,“对不起!”

    “没事,即便他还在世,他爱我母亲,也不会在意你的存在。”席锋寒说完,那眼神望着程漓月,好像就确定了她是他的妹妹一样。

    程漓月放在桌上的手紧张的握了握,她在考虑着,要不要做这个dna,其实,她根本不用考虑,她的内心已经有了强烈的答案,她想做,  她想要试试,席夫人是不是她的母亲。

    “你母亲是皇室的人?”程漓月突然有些紧张,她一直生活在平民的世界,对尊贵的皇室有一种说不出的惧畏感。

    席锋寒知道,她此刻的内心是紧张,而不是因为母亲是皇室的人,她就感到惊喜激动。

    “别担心,这不会防碍到你的生活,我还可以告诉你,我妈,是当今总统的妹妹,是这个国家的公主。”

    程漓朋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一时竟接受无能,琳达一直说这个席夫人是皇室中人,皇室那么大,肯定有很多盘根错节的宗情关系,她以为席家,只是皇室的一个远端亲戚。

    没想到席夫人是国家的公主?这个身份,完全超出了她的想像范围。

    “你又紧张了?”席锋寒看着她绷紧的脸色,不由扑哧一声笑起来。

    “太…太难于置信了,我从没有想过你母亲是公主。”程漓月有些结巴道,她是真得惊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