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紧张担忧
    国内,a市。

    宫夜霄动身前往r国,他从一座私人机场出发,没有在国际内登录出行记录,飞机直冲云霄。

    即便熬了一个夜晚,此刻的他,依然情绪紧绷,一刻也不得放松。

    直到保镖建议他先休息一下,因为到达r国,可能是更紧张的搜救活动,必须要保持体力。

    宫夜霄才闭上眼睛打算休息到r国。

    世爵珠宝设计公司,简云出卖公司设计稿的消息不胫而走,而琳达已经请好了律师,打算打这场国际官司,简云被抓,她在警局打了一个电话给霍嫣然,让她来救她,然而,令她失望的是,霍嫣然冷淡的跟她讲,她不会出面,更不会救她,直接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她。

    简云才翻然悔悟,霍嫣然这样的大家小姐,只不过是利用她来玩一玩,根本不可能真心的把她放在眼里,这次只要凯琳那边一指认,那么这场抄袭嫖窃案子就直接落在她的头上,简云此刻,后悔莫及。

    然而,事情还没有如此轻易结束,琳达也不会放任凯琳那边器张,收集证据,要在国际上还给程漓月一个名声和公道。

    再说,这件事件,直接可能导致程漓月的名声受损,即便真得简云和凯琳告上了法庭,对世爵公司也无损其名义,反而博了一个公正的好名声。

    一场春雨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城堡的花园旁边的大厅里,开着暖气,夏候琳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有闭眼,也没有吃东西,她一直在祈祷,一直在等着消息。

    哪怕现在已经有了女儿暂时平安的消息,她的心也没有落下来。

    程漓月端着一碗鸡肉粥走到她的面前,轻声的安慰道,“伯母,先吃点东西吧!身体要紧。”

    夏候琳抬头看着她,强颜欢笑了一下,“好,放这吧!”

    “让我陪着你吃好吗?夜霄把你们托附给我照顾,我就必须把你们照顾好。”程漓月目光心疼的看着她,即便还没有嫁给宫夜霄,在她的心里,夏候琳也已经是她的亲人一般。

    夏候琳听她这么说,只好端起了粥,“漓月,谢谢你,替我生了一个孙子,还那么的爱我的儿子。”

    程漓月抿唇一笑,“是我要感谢他,给了我一个家。”

    “你放心,以后,这个家永远是你的家,我们也一直会是你的亲人。”

    “嗯!”程漓月点点头,打心底欢喜。

    “小泽呢?”

    “在楼上练钢琴,我一会儿就去陪他。”

    “现在去陪着他吧!我想他也一定吓坏了。”

    “好!”程漓月起身去了二楼的钢琴室,只见小家伙已经能准确的弹出一些简单的曲子了。

    “妈咪,奶奶喝粥了吗?”小家伙拧着剑眉,过来抱住他。

    “放心吧!你爷爷奶奶都没事。”

    “姑姑也会没事的,干爹和爹地一定会成功的把她救出来的,我相信他们能做到。”小家伙的声音十分的坚定。

    程漓月笑着抚摸着他的小脑袋,“对,他们会救出你姑姑的。”

    r国。

    李锐坐在他的私人别墅里,他点燃着一根雪茄,享受着金钱带给他纸醉金迷的生活,他深吸一口,吐出烟雾,看向对面的手下。

    “人都按排好了吗?”

    “按排好了,这次交货地点,我们寻找到了十分隐秘的地方。”

    “很好,按计划行事。”李锐又吐了一口烟,他知道,夜凉宬一定在他的四周,侍机想要救宫沫沫。

    他伸手拿起手机,按了一串信息给夜凉宬的手机上,“想要救你的女朋友,给你一个小时赶到一百公里的苛基小镇,慢了,你女朋友可就惨了。”

    很快,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夜凉宬的,他没有接,扔到了一旁,他想要跟夜凉宬玩一个你追我赶的游戏,只有这样,才会把夜凉宬诱得越来越远,破坏不了他的计划。

    三天之后,就是他一场大生意的谈判时间,夜凉宬在这里,只会碍他的事。

    夜凉宬此刻正在一驾黑色越野车上面,当他连续打了几个电话给李锐,他都未接时,夜凉宬立即调转车头,脚下油门猛踩到底,朝苛基小镇的方向狂奔而去。

    即便他不相信李锐,也绝对不会错过任何救她的机会。

    在黑暗的地下室里,宫沫沫的精神十分的差劲,她没有吃也没有喝,从被绑架到现在,她一直在饿着自已,因为她实在吃不下去,太过的担忧。

    而且,这里一直开着灯,外面又全是那些粗旷的男人,她根本不敢睡。

    “小妞,你的午餐,如果再不吃,你可就要饿死了。”男人有些粗鲁的把一份午餐扔到她的餐桌上。

    宫沫沫看了一眼,并没有动。

    一个小时之后,夜凉宬赶到了苛基小镇,他立即打电话给李锐,而这个时候,李锐的信息又来了,“你来晚了,我的手下把你的女朋友带到了下一个小镇,你赶紧追过去吧!追到了,你就能救她了。”

    “混蛋。”夜凉宬觉得此刻,他最好杀了这个男人。

    宫沫沫此刻正和他的手下在一起?想到她一个柔软的女孩,竟然跟着一群男人奔波在车上,他就眼眶猩红的想杀人。

    但是,他不能停,他必须追下去,哪怕被李锐当猴耍着,他也不能放弃。

    他原本想着去找李锐,直接让他放人,可是,他担心惹怒李锐,把宫沫沫当成泄恨之人。

    他的身心一下被牵制着,哪怕他空有一身的本事,此刻,他依然什么也做不了。

    宫夜霄的飞机在一个私人机场降落,飞机落地,提前按排好的几辆黑色轿车已经停下,宫夜霄与八名保镖立即上车。

    上车后,宫夜霄拔通了夜凉宬的手机。

    “喂,夜霄,你到了吗?”那端,夜凉宬的声音嘶哑不已。

    “我到了,你在哪?”

    “我被李锐一路引导着出了市区,我现在在离市区三百公里外的地方,他说他的手下带着沫沫要去一处地方,但是,我知道沫沫一定还在市区某个地方。”

    “你能肯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