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私会照片
    席锋寒接了电话回来,他便要走了,他的目光落在程漓月的脸上,嘴角勾起笑意,“我先走了,设计稿我收下,会送入皇室设计室去打造珠宝,给你们的价格一分不会少。”

    程漓月点头微笑,“好的!”

    “席少爷,能否留个电话号码给我们?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联系你。”简云虽然知道这样很失礼,可是,她就是不想把最后一丝机会掐断。

    她想,有了电话号码,总是可以发展更多的关系。

    程漓月也觉得简云这样做,显得太唐突了,同时,她也担心席锋寒会拒绝她,让她难堪。

    席锋寒微怔了几秒,勾唇一笑道,“不用,有什么问题,我会直接单独联系程漓月小姐。”

    这已经是他十分绅士的拒绝方式了,可是简云的脸还是瞬间涨红,她难堪之极的看着席锋寒离开的身影,胸口起伏不定起来。

    程漓月此刻,真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了,她轻轻的出声道,“简云,我们回去吧!”

    简云突然冷笑一声,扭头看向她,“程漓月,你到底用了什么方式把席少爷勾引到手的?”

    程漓月惊震了一下,看着她,“简云,你在说什么?”

    “我们同时遇上他的,为什么他的眼里只有你一个人?为什么他连看都不看我?”简云直接寻问。

    程漓月怔愕的看着她,简云想太多了,她不由冷静的盯着她道,“简云,我和席少爷只是工作关系,你别想太多。”

    “工作关系?我看你是嫌宫夜霄不够满足你吧!所以,你还想要勾引皇室的成员?谁知道这个席少爷未来会不会是总统的人选呢?”简云的声音充满了嘲弄。

    程漓月的脸色刷得气红了,她咬了咬牙,不由用话语敲醒她,“即然你也知道席少爷身份尊贵,那你更不要枉想和他有机会了,至少我没有对他抱有任何幻想,随便你怎么想。”

    程漓月丢下话,她拿起包从旁边越过离开。

    她也是真得被气死了,简云完全疯了,面对一个才刚刚见面的男人,她就意乱情迷到这种地步,她真得无语。

    就算席锋寒的确很优秀,可是,感情这种东西,讲得是缘份,还要讲相厢情愿。

    程漓月一走,简云坐在位置上,一时之间冷静不下来,她看着席锋寒的位置,想到他坐在这里和程漓月谈笑风生的样子,如果对面坐得是她,那该有多好?

    “小姐,您的咖啡打包好了。”服务员刚才一直没敢上前,此刻,她还是把打包好的咖啡放在她的身边。

    简云喘息了一下,咬了咬牙,她拿起手机拔通了霍嫣然的号码。

    “喂!”那端霍嫣然慵懒的声音传来,像是正在享受着假期。

    “霍小姐,我送你一个礼物,是关于程漓月和别得男人私会的照片和视频,你要吗?”简云直接寻问道。

    “什么?程漓月竟然敢背着宫夜霄私会男人?我当然要,赶紧发给我看看。”霍嫣然在那端也十分惊喜能收到这样的礼物。

    简云连电话也没有挂,就直接把照片和视频传给了她。

    那端的霍嫣然在看完照片和视频之后,有些惊讶的问道,“和程漓月约会的是什么人?看照片,这个男人长相不错。”

    “那是一个皇室成员,总之,身份不低,完全可以做宫夜霄的情敌。”简云冷笑出声。

    “程漓月走了什么运?怎么她遇上的男人,都这么优秀?真不公平。”那端霍嫣然阴恻恻的说。

    “那你打算怎么做?”简云好奇的问。

    “还能怎么做?发邮件给宫夜霄,宫夜霄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不用我多说,他肯定会醋意大发的。”

    “那我等着看好戏。”

    “程漓月的好戏还不止这一出呢!我这边已经设计好了,这设计不错,我直接送给我一位超级明星朋友,她很快就要晒上她的朋友圈,到时候,连国际的报纸周刊都会发表出来。”

    简云没想到霍嫣然这么大方,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把项链晒出来,不过,这比流入市场的打脸方式强多了,到时候,看程漓月怎么善后下台,到时候,席锋寒发怒还来不及呢!

    程漓月从咖啡厅回到办公室里,琳达正好找她有事情商量,看她一脸郁闷的表情,便好奇的问起来,“怎么了?和席少爷的面谈不胜利。”

    “很胜利,他母亲很喜欢我的设计,但是,我不知道简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咖啡厅里!好尴尬。”程漓月有些无语道。

    琳达震惊了一下,“简云突然出现?”

    “是啊!她说喜欢那家咖啡厅的咖啡,在那里打包,但是,我们四周都是咖啡厅,会这么巧合吗?”程漓月很怀疑,她怀疑是不是简云故意跟踪过去的。

    琳达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了,“如果她真得是跟踪了你,也太不知趣了。”

    “我跟她吵了一架,她说我故意不让她见席少爷的。”

    “什么?这件事情我跟她说去。”

    “算了,琳达,我不想你夹在中间难做,即然我和她闹翻了就闹翻吧!”程漓月感觉和简云的误会,一时半会不会消除。

    再说,她也觉得自已并没有做错,结束了和席家的订单,她和席锋寒也不会再有瓜葛,清者自渚,浊者自浊,她没必要多说什么证明自已,多说无益。

    “那太委屈你了。”琳达叹了一口气,然后,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道,“哦!我刚刚受到了一场国外的珠宝秀的邀请卡,我走不开,我派你过去,也散散心。”

    程漓月对珠宝秀很感兴趣,她笑道,“真的?”

    “嗯!我每年都参加,已经没有兴趣了,让你们小辈去学习学习就好了,你可以跟你家宫夜霄商量,看看他会不会陪你过去。”

    “他不知道,晚上问问他。”程漓月抿唇一笑。

    琳达离开之后,程漓月呼了一口气,简云的话令她有些烦燥。

    宫氏集团会议厅。

    一场例会在开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