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哀悼
    程漓月一直在阳台上站了好一会儿,她尽量努力的压抑住内心的情绪,却还是抑不住泪水落下,她即沉痛于宫老爷子的去世,也心疼着宫夜霄此刻所承受的痛苦。

    程漓月坐在床上,她知道,今晚宫夜霄不会再回来。

    医院里,宫老爷子的离去,令整座医院,气氛,冷凝,沉痛。

    医院的休息间里,夜凉宬的怀里搂着悲伤的女孩,他的俊脸也绷得很紧,宫沫沫此刻承受的亲人离别的痛苦,他没办法替她做些什么,唯一能做的,便是一刻不离的陪伴。

    宫严和宫旭的家人都在,父亲的离世,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亲人离别之外,也意味着宫老爷子手里的那份股权,撤底的没有再更改的可能性。

    而他们都知道,那份遗瞩里,也许有他们的财产,但也只是一些不动产之类的财产,而那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却只属于宫夜霄。

    宫圣阳夫妻虽然哀痛,但是,他们承受得多,情绪相对的稳定,宫圣阳推门走进了休息室里,宫夜霄一直沉默的坐在那里,刚毅的面容覆上浓浓的哀痛。

    “夜霄,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来处理。”宫运圣神情悲恸的出声劝道。

    “我再陪爷爷一个晚上。”宫夜霄的眼眶有些发红,字句间透着沉重。

    宫运圣知道,从小这个儿子和父亲的关系是最亲近的,这种时刻,再劝也无用。

    休闲室里,  夜凉宬将宫沫沫泪流满面的小脸按在怀里,从小到大,第一位亲人离世,令宫沫沫痛哭失声,她哭了多久,夜凉宬就抱了多久。

    如今,哭了几个小时的她,声音哭哑了,人也哭累了,伏在了夜凉宬的怀里半晕半睡过去了。

    清秀的眼睑处还挂着泪水,夜凉宬伸手将她打横抱起,这医院里也有房间入住,他打算把她抱过去睡一会儿。

    推开一间卧室的房门,夜凉宬将她放下之际,宫沫沫似是知道睡在床上,闭着眼睛,却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夜凉宬俊颜安慰的贴在她的小脸蛋上,“我不会离开。”

    这句话,才令宫沫沫安心的抱着他,但似乎在梦里想到亲人永隔的悲痛,两行眼泪又情不自禁的从眼角落下来。

    夜凉宬轻叹一声,从桌上拿过纸巾,轻轻的替她把眼泪擦去。

    宫老爷子的去世,明天肯定会轰动政商界,而随后的葬礼只怕也要办上几天。

    第二天,各方媒体新闻报纸都已沉痛的情绪报送了这一条新闻。

    宫老爷子的灵堂设在一处大礼堂里,这位曾经商界传奇一般的人物,结交广泛,来送他的人,也陆绎不绝的前来,灵堂设三天。

    宫沫沫情绪平复之后,她想让夜凉宬把小泽带到家里去玩一天,让程漓月过来陪陪大哥,  因为父母在这里忙碌走不开,他们的意思不让小泽来葬礼,因为他太小,怕吓着他。

    夜凉宬联系了程漓月,他的车子会到楼下接小泽,小家伙其实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但他没有多问,把他抱进夜凉宬的车里,他没有以往的高兴,他扭头看向程漓月,“妈咪,你去看太爷爷吗?”

    “嗯!我去看他。”程漓月点点头。

    “太爷爷去了天堂吗?”小家伙又问。

    程漓月的胸口敲击了一下,小家伙竟然想到了?

    “嗯,他去了天堂。”程漓月牵强的笑应一声。

    这三天,灵堂太多人,是敌是友都还不知道,所以,小泽自然也不能在灵堂上露面,只能等办完这三天的灵堂,等下葬之后,再带小家伙过去祭拜。

    在夜凉宬把小家伙带走之后,程漓月便马不停蹄的赶去灵堂,她今天穿了一身的黑衣,身上全是沉重的黑色,到达灵堂设立的地方,程漓月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只见宽大的灵党上摆满了花圈,一群宫家的人分别站在两排,而最正央的中间,宫老爷子的黑白遗像让人哀伤。

    程漓月看着宫夜霄站在第二排,在这种时候,自有宫老爷子的儿子儿媳们招呼客人,他算是孙子辈,只能默站在身后。

    他一身黑色西服,在她进来的时候,两个人的目光便触上了,两个人眼神里的沉痛伤感都清晰,程漓月接过了夏候琳拿来的三柱香,她重重的朝老爷子行了一个大礼,跪在地上,把香插了进去。

    插完了香,程漓月走到宫夜霄的身边,袖下的手握住了他的大掌,宫夜霄感觉到她手掌的冰凉刺骨,眸光略透着心疼看着她。

    程漓月抬头与他对视着,她抿唇摇头,从下车走过来,已经是寒冬腊月的天气。

    第一天人流不绝,第二天依然如此,直到第三天,送礼磕头的人才渐渐的少了,第四天的早上,宫老爷子下葬,送他的人,都是他身边亲近的人,下着毛毛的细雨,一排一排站了六排的亲人目送着老爷子的灵柩缓缓的送入了地下,庄严而肃穆的气氛,经过四天的时间,所有人的情绪都平复了不少,程漓月和宫沫沫并排站在一起,她抬头看着由保镖撑着伞,黑伞下的男人,高大的身躯,挺直孤傲,像是一个狐身奋战的王者。

    程漓月心疼他,今后,任何的战场,都只有他独自的面对。

    下午,终于,宫家的人都散了,宫夜霄却没有立即离开,宫严宫旭的目光在临走的时候,分明狠狠的盯着他一眼,站在旁边的程漓月瞧得清楚,她的心弦绷紧了起来。

    回到城堡里的所有人,都身心疲倦,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招待客人,加上心情又沉痛,  每个人都累到了极致。

    小家伙也回来了,夜凉宬带了他三天,出奇了,他没有哭闹,没有缠着要找人,连夜凉宬都觉得奇怪,小家伙似乎很懂事,知道这个时候,宫家面临着什么。

    一回来,他也没有缠着任何人,独自带着球球在花园里玩,在二楼的一间卧室里,程漓月伏在宫夜霄的怀里睡着了,两个人都累了,宫夜霄也不是铁打的身躯,这几天他已经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刚才,程漓月钻入他的怀里,抱着他的时候,他所有的神经都因她的拥抱而变得松懈下来,困意也袭上来,两个人都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