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被命令回国
    后背灼伤的一片肌肤,还有五脏六俯受到的冲击力量,令夜凉宬的俊颜绷紧,他近距离以肉躯迎接暴炸,还能支撑不倒,足可见他的毅力惊人了。

    夜凉宬不能倒下,他不敢确定那些按装爆炸的暴徒是不是就在附近,那些暴徒可以是任何人,可以是酒店的保安或是服务员,在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已倒下的。

    他的人,正在从军区住驻地往商场这边赶来。

    “跟我上楼。”夜凉宬拉她进入了电梯,却并没有回到他的房间,因为他不知道他的房间是否安全。

    电梯一楼上升至十层,夜凉宬拉着宫沫沫走到一间房门前,他一脚揣开了房门,把她拉了进去。

    宫沫沫跟着他进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一张小脸惨白着,看着他黑绿色的军装一片焦黑,她立即哽咽道,“夜凉宬,你怎么样?”

    “沫沫,我没事,我们必须在这里等到我的人过来。”夜凉宬紧咬着牙,仔细的打量着房间四周的墙面,他带着她蹬下来。

    “沫沫,你必须立即离开这里。”夜凉宬觉得这个城市不在安全了,至少,对他来说,已经危机四伏。

    那些暴徒的报负心十分强烈,他可以应付,但他绝对不允许她出事。

    “为什么?”宫沫沫现在哪里也不想去,她只想陪着他。

    “因为这里不安全了。”夜凉宬警惕着四周的动静,他朝宫沫沫道,“你在里呆着,我去门口看看。”

    “不要…”夜凉宬说完,走到门口,静听着四周的动静,他想,刚才人群纷乱四逃,却不能断定里面有没有暴徒的同党在里面。

    只要任何人敢靠近这间房门,他必杀之,他绝对不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女人。

    夜凉宬的后背此刻,火辣辣的痛感,然而,他依然感到脊背发寒,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后怕感,如果他真得离开了这里去了驻军区,万一暴徒找到他的房间对他进行报负,而房间里只有宫沫沫在,那后果不堪设想。

    十五分钟后,夜凉宬的手机响起,他的人马到达商场门口,十二个特种兵着装的士兵冲酒店,士兵们在十楼找到夜凉宬,其中为首的队长立即关心道,“首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夜凉宬说完,立即快速推开房门,把里面脸色苍白的宫沫沫交给他们,你们几个先护她上车。

    宫沫沫立即朝为首的那个男人道,“赶紧送他去医院,他的后背炸伤了。”

    “首长,你跟宫小姐一起上车,我们垫后。”为首的男人手持枪警惕的注视着四周,十二个人形成了包围圈,护送着他们两个出了酒店。

    进入了四辆黑色装甲越野车,直奔领事馆。

    领事馆里,夜凉宬突然遇袭事件,备受重视,一般来说,城区属于安全地界,而x国国宾馆是历来招待贵宾的地方,像这样遇袭,却还是头一次发生。

    夜凉宬立即进入了医务室里进行包扎,他的后背肌肤灼伤较严重,幸好的是,这场暴炸只造成了他的外伤,而没有伤及内脏。

    然而,宫沫沫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那一片炸伤的肌肤,眼泪依然忍不住的溢出眼眶,如果不是他以身躯挡住她,她肯定也要受伤,而这个男人,当时根本不顾一切的把她护在怀里。

    夜凉宬背上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纱布,再加上手上的这一层,简直有些触目惊心,浑身都是伤了。

    他坐起身之际,看着身边眼泪没停的女孩,他立即笑着伸手拭了一下她的眼泪,“别哭了,我不是没事吗?”

    “我会立即打电话给你哥,让你哥的飞机过来一趟,把你接回去。”

    “要走一起走,你不走,我也不走。”宫沫沫握住他的手,一脸坚决道。

    “我没有命令,不能擅自离开。”夜凉宬摇摇头,做为军人,面对任何事情他都不能退缩,哪怕他浑身是伤。

    而就在这时,病房里,一个年过五旬的威严老者走进来,他是一级上将,也是夜凉宬现在的顶头上司,并且,这个男人还是他的姑父。

    夜凉宬看着走进来的老者,立即从床上起身行军礼。

    “好了,这个时候就别拘于礼数了,刚和你爷爷通了电话,他让你回去。”

    夜凉宬在这个男人面前,只是一个年轻小辈,他立即绷紧了脸色道,“没有命令,我不能离开。”

    “我的话,就是命令,回去!”老者立即严肃看着他。

    夜凉宬只好叹了一声,“姑父!我还能执行任务。”

    宫沫沫立即瞠大眼,姑父?眼前这个威严的老者是夜凉宬的姑父?宫沫沫立即恳求道,“伯伯,你说得是真的吗?他真得可以回国了吗?”

    上将先生看着她,笑道,“不错,我还给他请了一个月的假。”

    “姑父,不能因为爷爷的话,你就对我格外对待。”夜凉宬有些懊恼的说道。

    上将先生有些没好气的看着他,“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再说,你这次原本就是强行插队过来的,本没你什么事情。”

    的确,这次夜凉宬请令过来,就是为护宫沫沫而来的,如今,阴差阳错,他还为她带来了生命危险,他的内心也备感自责。

    “飞机今晚起程,你们两个人都给我上飞机去。”上将先生说完,看着他们,眼神里流露着的,不是上将的目光,而是慈爱的长辈的目光。

    夜凉宬只好行了一个军令,“领命。”说完,夜凉宬勾唇笑问道,“姑父,我真得有一个月的假期?”

    “不要?那我立即收回。”

    “不不,伯伯,求你不要收回,给他假期吧!”宫沫沫立即双手合什,恳求着,“你看他全身都是伤,他什么也不能做了,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吧!求你了,伯伯。”

    “伯伯?你不是该跟着他叫我姑父的吗?”上将先生幽默的说道。

    宫沫沫立即羞得俏脸飞霞,最后,却还是嚅嚅的叫了一声,“是,姑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