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她受罪了
    怎么办?她还能找借口吗?

    程漓月就算是这会儿,她还是想着能推就推,因为她一点儿也没有期待着和这个男人更一步的发展。

    当然,如果他不会每天都有事无事的逗她就更好了。

    程漓月正在等着电梯关门,眼看着电梯就要关上的时候,突然横空冒出一只男人的手臂,将电梯门用力一扳。

    程漓月吓得心脏跟着急跳起来,以为遇上抢劫的,哪知道,电梯门扳开之际,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宫夜霄。

    程漓月深呼吸一口气,瞪着他,然而,才发现这个男人不正常。

    灯光下,他的俊脸泛着不自然的红潮,额头上还冒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而且,他那双眼睛,灼灼的,仿佛有两团火在燃烧,浑身散发着一种野兽一般的危险。

    “你…”程漓月瞠大眼看着他,这个男人怎么成这样了?

    宫夜霄低喘一声,大步迈进来,喉咙干涩沙哑道,“我喝错了东西了。”

    程漓月吓得再瞠大了眼,宫夜霄将电梯按上,门叮得一声关紧,电梯上升。

    程漓月这会儿感觉脑袋还在嗡嗡作响,喝错了东西?

    一看他这样子,不用问,看他浑身那野兽出笼般的样子,都知道是喝错了什么。

    天哪!哪个女人干的?

    宫夜霄一双目光烫出火一似的盯着她,他在等,等着电梯停下,出门,因为电梯里有监控。

    因为他怕自已一旦碰上他,就会失控的。

    电梯一停,叮得一声开启,程漓月脑子还有些空白中,手臂被男人用力一扣,她就被他拉出了电梯。

    电梯门关起,程漓月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被男人给抵在电梯旁边的墙上,吻落下来。

    程漓月身子激颤了一下,她的内心涌起一阵莫名的慌乱,这个男人似乎没有什么理智可言了。

    她想说,这里不行,可是男人。

    吻得她快窒息了。

    “宫夜霄,回家里去。”程漓月低吼一声。

    宫夜霄喘息着,一双墨眸散发着腥红气息,他强拉扯回那根冲动的弦,牵着她大步走向了门。

    程漓月被他拉得只能小跑跟上,指纹解锁声响,宫夜霄推开门,再度将她抵在门口,难受之极的恳求,“漓月,帮我,我快爆炸了。”

    程漓月慌了,也感觉到他难受之极,她喘息着道,“我…我怎么帮你啊!”

    宫夜霄此刻叹了一声,沙哑出声道,“不要拒绝我就行。”

    程漓月只感觉腿有些发软。

    程漓月要疯了,她想逃了,她是真得想要逃了。

    这个男人危险得令她害怕。

    她还真得从他的身边钻出来,宫夜霄立即扯住她的手臂,俯下身将她一扛,程漓月立即捶打着他的肩膀,“宫夜霄,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然而,被控制了理智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听得进去。

    霍嫣然这次选得药水,正好就是最烈的那一种,她就是要让宫夜霄无法拒绝自已。

    加上宫夜霄这一路上忍了过来,还能指望着他有理智吗?

    这是不可能的。

    即便他知道此刻对这个女人有多粗暴,也想着温柔对待,可是,身体就是处于失控的状态之下。

    他最后的温柔,就是没有直接来。

    程漓月的眼角涌出一层水雾。

    “漓月。”宫夜霄低喘一声,过分英俊的面容再次凑近。

    程漓月本能的推他,可是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坐大山,她完全没想到,她期待的第二次,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而且,和第一次一样,这个男人没有理智。

    只是这次,她必须清醒的承受着。

    疼得她冷汗直冒。

    她蜷缩着,像朵飘摇在风中的花儿,细白的牙齿紧咬着唇瓣。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气息,久久不散。

    在一阵狂风暴雨之后,程漓月终于经不起晕死了过去。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宫夜霄也有一种筋疲力尽的感觉,而他的理智回笼,当他低下头看见晕睡在怀里的女孩,他整个人瞬间震惊醒悟,他温柔的将她揽到身边,眼底里满满的疼惜。

    该死的,他到底对她干了什么?昏黄的灯光下,程漓月秀脸惨白,额头的发丝汗湿的粘在脸颊,脆弱的仿佛奄奄一息。

    宫夜霄此刻,真恨不得给自已一巴掌,而同时,也想杀了霍嫣然这个蠢女人,竟然敢给他下这种药,还让他的女人承受这样的痛苦。

    宫夜霄掀被下床,走近了浴室里,对浴缸注满了水,他必须给她洗一个澡。

    宫夜霄不忍心让她这么的睡到明天。

    程漓月这会儿早已经累得没有知觉了。

    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此刻,有一个人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那就是霍嫣然,她以为今晚会是她的好日子,没想到,却是成全了程漓月。

    而她呢!只能独守空房,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宫夜霄和程漓月在一起的情景,想到他们会在干什么?

    越是想,她越是不甘心和愤怒,也懊恼于失去这次的机会。

    现在,她还要恐惧于这个男人的报负,他一定不会放过好吧!

    霍嫣然此刻想着,如果宫老爷子知道了,肯定,也再也不会维护她了吧!

    今晚男人有多狂猛,她想,程漓月今晚一定狠幸福,原本这是属于她的,是她创造的机会,如今,叫她怎么能接受?她最恨的女人代替着她?

    然而,她现在脑子一片乱,即恐惧宫夜霄日后的惩罚,又气恼今晚错失良机。

    而她却不知道,程漓月自从四年前被宫夜霄到现在,她根本未经人事,哪里来幸福?她快死过去了好吗?

    宫夜霄即便再累,现在他也丝毫没有睡意,他望着清洗干净的女孩,安静沉睡的样子,却令他心疼之极。

    宫夜霄平静下来,还能回忆起从进门到现在的记忆,那个时候,他就像是一头不可控制的野兽,一丝也没有顾及她,他好像听见她的哭泣声,他竟然我行我素。

    该死的。

    他现在浑身全是内疚,恨不得时机倒流,他宁愿去医院接受治疗,也不愿再度伤害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