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章她关机了
    宫氏集团,宫夜霄正在批阅着一份文件,颜洋走进来给他倒了一杯咖啡,然后,鼓起勇气问道,“宫总,请问我可以请一个星期的假吗?我想休息一下。”

    “可以,想要什么时候?”宫夜霄好心情的回答。

    颜洋立即怔了几秒,今天一早过来,好像宫总的脸上总是不时的扬溢着笑容,好像有什么喜事在等着他似的,果然,在这个时候提放假,是最好的时机。

    “三天之后,我会让宋伟来接替我的工作,他的能力,您是信得过的。”颜洋再说道。

    宫夜霄挑了挑眉眉道,“好,准了。”

    “宫总,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看您的心情很不错啊!”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宫夜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下午去医院拆线,拆了线之后,他的行动力就更灵活了,所以,有件事情他等了很久了,也是时候了。

    颜洋识趣的没敢往下问,她想,宫总开心的事情,一定和程小姐有关吧!

    程漓月在花园里坐了十几分钟之后,她拿着手机,一气之下她就定了下午三点半飞往r国的两张机票,她定完之后,她没有回公司,假装平静的朝琳达再要了一个星期的假期,然后,她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公寓拿了她的所有出国证件之后,赶紧去儿子的学校。

    她是以母亲的身份登录在学校的,所以,她有权在任何情况下接走她的孩子。

    程漓月说了一个慌,让老师把程雨泽小朋友领出来,老师并没有任何的怀疑,把正在上美术课的程雨泽领出来了。

    “妈咪,妈咪…你怎么来了?”

    程漓月为了骗小家伙跟她走,她只能在急忙之中,利用阿姨生病这种事情来骗她了,“小泽,立即跟妈咪出国看望姨奶奶好吗?”

    “姨奶奶怎么了?”小家伙立即关心的问道。

    “你姨奶奶病重,我们得赶紧坐下午的飞机过去看望她,快点跟我走,我们现在立即去机场。”

    “可是,爹地知道吗?他会和我们一起去吗?”

    “他不去,你爹地最近很忙,他没空。”程漓月提到宫夜霄,就有些咬牙切齿的气愤了。

    说完,程漓月和老师说了一句,牵起小家伙就出了学校,她拦得的士还在等着她,她带着儿子坐进去,直奔机场。

    路上,程雨泽小朋友急得直问,程漓月只能不断的骗她,假装阿姨病重到必须立即赶过去看她,小家伙一路上也又急又担心,姨奶奶对他来说,可是比亲奶奶还要亲的人。

    到达机场,离机检只有十几分钟了,程漓月牵着小家伙在机场急忙的跑着,终于赶到了。

    在迈向了飞机的通道口,程漓月的心弦才放松了一些,这会儿,她才感受到心原来还是那么疼,疼得钻心。

    坐上了飞机,小家伙乖乖的坐好,他坐下来才发现妈咪的脸色不太好看,眼眶还是红红的,“妈咪,你哭过了吗?”

    “妈咪听到消息之后,很难过。”程漓月抹了一下眼角。

    小家伙立即将小脑袋靠在她的手臂上,“妈咪,别伤心,姨奶奶一定会没事的。”

    “嗯!我知道,我相信她没事。”程漓月低下头,轻轻的吻着他柔软的细发,她的心再疼,再恨,也绝对不会让儿子看见。

    飞机在平地上滑行了一段时间,终于直冲云霄,在午后的晴朗天空里,仿佛一只白色大鸟,飞向了高处。

    感觉飞机不断的升高,程漓月的心也终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到现在,也没有一刻平静下来想这件事情。

    她不太相信宫老爷子的话,也不相信宫夜霄这些日子和她的相处,就是为了有一天抢走她的儿子,那他的录音还握在她的手里,那又是为什么?

    不管怎么样,程漓月如果不把儿子带走,她的心始终是难于安定的,只有把儿子带在身边,离开国内,离开宫夜霄,她此刻才能安稳一些。

    大概小家伙没有认真午睡,飞了一个多小时,小家伙就靠在她的怀里睡着了,程漓月抱着他,望着窗外一望无垠的天际,眼泪悄悄的滑落在脸颊,她轻轻的擦试掉,把这份悲伤压在心底。

    下午四点十五分,宫夜霄今天必须要去接儿子了,因为受伤,他已经好久没去学校接过他了。

    他想约程漓月一起,他抓起他的手机拔通了程漓月的号码,刚凑到耳畔,就听见机械女声在说话,“对不起,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拔。”

    宫夜霄剑眉一拧,关机?

    这个女人是糊涂到连手机关机了也没有充电吗?

    宫夜霄咬了咬唇,看来他只能去她的公司直接找人了。

    十分钟后,宫夜霄的豪华轿车停在卡曼公司的门口,他修长的腿迈进了大厅,前台看见他,都惊得捂住了嘴,不敢置信,竟然可以看见宫夜霄。

    宫夜霄目光专注的走到了电梯门口,想着一会儿一定要好好提醒这个女人,以后不许随便关机。

    找不到人,会令他的心突然发慌,好像就会去想她会不会遇上危险之类的。

    宫夜霄迈进办公室里,整个热轰轰的办公室,立即诡异的静止下来,宫夜霄知道程漓月的办公室,他直奔而去。

    刚到她的办公室门口,坐在旁边办公桌的唐维维站起身,激动道,“宫先生,您找漓月姐吗?我刚才听琳达说,漓月姐请假了。”

    “她今天没来公司?”宫夜霄明明亲自送她来公司的。

    “上午来了,但中午好像有人约她出去吃饭,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

    宫夜霄一听她和别人吃饭,立即剑眉不悦拧紧,“她和谁吃饭?”

    “我也不太清楚,就知道她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

    “她请假干什么?”

    “也不太清楚,琳达说,她又请了七天假,下午就没有来上班了。”唐维维知无不言的回答。

    宫夜霄英俊的面容上透露着一丝疑虑,转身他拿起手机继续拔通程漓月的电话,显示依然是关机。

    宫夜霄坐到车上的时候,便想,她不管在哪,和谁在一起,她肯定会去学校接儿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