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对薄公堂
    第242章对薄公堂

    在沙发上,程漓月和男人拉扯争斗出了一身的细汗来了,宫夜霄趁着机会,在她的身上姿意的过占了一把手瘾,也把她逗得浑身酸软。

    程漓月争脱之后,便去了厨房了,俏脸还泛着潮红色,胸口处浑身热臊的,这个男人还真是坏极了。

    下午,医生过来亲自给宫夜霄检查伤口,裂开来的地方,又重新的愈合着,只要他不乱跑动,一个星期后,就可以拆线了。

    程漓月,只觉得这个男人最好把医生的话记在心里。

    下午,程漓月接回了小家伙,一家人开心的渡过每一刻,程漓月随时的看着儿子,坐在宫夜霄的身边,不许他爬到宫夜霄的身上去,所以,更是贴近了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晚上,程漓月坐在桌前,整理着父亲的资料,从查明的资料来看,陆海当年手段凶狠残忍,他故意找到了欠下巨大堵债的王豪,在他被高利贷的人追杀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利用他,在他只要他能完成这场事故,他会给他堵上五百万的高利贷,并且保证,他一旦坐牢,他会尽快花钱将他救出来。

    当年的陆海,也是陆氏集团的副总,身份上给人一种无所不能的权势人士,王豪的录音里,便说明他当时是十分信任陆海的,所以,他才会犯下了这种弥天大错,利用酒驾,踩足了油门,撞上了程漓月父亲的车子,造成了他重伤,送去医院之后,重伤不治而亡。

    程漓月在房间里,一边看着这些各种各样的资料,眼泪夺眶而出,父亲的命,就在这些人为了贪图金权利益之中,谋害了。

    这一次,她绝对要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父亲的权益,要让所有谋害他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和报应。

    宫夜霄高大的身躯轻倚在门口中,看着悲伤得暗暗抹泪的女孩,他的心紧紧的揪住了。

    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陆海。

    这一夜,宫夜霄只安静的搂着她睡觉,希望她休息好,明天在法庭上好好应付,必竟陆海心思深沉,她需要打起精神,像庭审这件事情,他不能插手帮她了,只能靠她自已。

    陆海回到家里的时候,便看见了那份传换单,他愤怒的拿着回家来看,果然是第一法院的传换单,他成了被告,要求明天一早九点之前出席审判厅。陆海气得恨不得立即撕了这份传唤单,程漓月一个小辈竟然敢起诉他。

    陆海脸色狰狞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他拔通了胡强的电话,“强仔,我被扣压在国内走不了,你赶紧给我想个办法,看看我有什么办法离开国内。”

    “陆爷,您为什么走不了?”

    “我被禁止离境了。”陆海气急败坏的朝他说道。

    胡强也吓了一跳,“陆爷,这是怎么回事?”

    “总之别问了,立即给我想办法,我要出国。”陆海现在焦燥得只想离开这里,而且他的心,越来越恐慌了。

    到底程漓月的手里撑握了他多少的证据?令她敢如此自信的起诉他?不管怎么样,明天早上的庭审,他是绝对不会出席的。

    清晨。

    程漓月比往常起得更早,她梳妆打扮好之后,正好把小家伙送去学校,也省得宫夜霄去送,送完小家伙,程漓月联系到了两名律师,直奔第一法院,等着陆海出席。

    只是,等到了十点多,陆海的手机不接,人也未出现,第一天的庭审只能被迫取消,但是,律师已经起诉利用警方力量押迫陆海必须在第二天到场。

    第一天,程漓月虽然气愤难当,但是,  她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她必须打起精神奋战到底。

    第二天,程漓月依然来到了法庭,而在九点半左右,陆海被两名警方以手拷扣押的方式进场,只见陆海神情冷漠,十分傲慢的站在被告席上,他的身边,他的律师陪着他。

    程漓月看着陆海,眼神射出一抹愤怒之色,陆海则淡淡的看着她,微仰着头,好像无罪似的挑衅着她。

    而就在这时,法院的门口停车场上,三辆黑色轿车霸气停下,一个保镖快速拉开中间豪车的后座车门,一抹挺拔高大的身影优雅迈出,深色的西装衬出他狂野伟岸的身形,棱角分明的五官宛如神衹一般,他看了一眼法院的大门,缓缓眯起一双幽潭般深邃的狭眸,步履沉稳的迈上去。

    庭审大厅,审问还没有开始。

    这时,原本已经关起的大门,倏地又推开了,在两个保镖的伴随下,宫夜霄冷峻霸气的身影迈步进来。

    场内的人纷纷倒抽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场官司,竟然惹来了宫氏集团总裁宫夜霄的观看。

    程漓月原本有些紧张的心弦,在看见这个男人之后,瞬间平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有他在,她的心更加安定。

    而陆海,他的眼神瞪大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完好无损出现在他眼帘的宫夜霄,心头震惊骇然,怎么可能?宫夜霄怎么可能无事?

    他分明上了那辆车,而他的车就是车队里爆炸的那一辆,他怎么可能完好无损呢?

    只见宫夜霄冷若阎王的眸,阴鸷肃杀的盯着陆海,眼底的杀意隐隐流露。

    陆海的心瞬间惧怕了起来,看来,宫夜霄已经知道他买通杀手的事情,陆海刚才进场之前,还打着死不承认的想法,可现在,他的这份想法动摇了。

    如果换一个对手,他也许可能赢这场官司,可是,他的对手是宫夜霄,那根本不可能有赢的胜算,他甚至已经看见了自已人生即将在结束。

    一种恐惧渐渐弥漫在陆海的四肢百骇之中。

    庭审开始,由两双律师交战,宫夜霄的律师果然名副其实的金牌杀手,辩得对方律师几次结巴无语,而且程漓月手里的证据明确,加上律师巧舌如簧的力辩,第一场舌战下来,陆海那边,已经陷入了败局。

    最终,陆海的律师请求休庭,三日之后再审训。

    法官答应了陆海律师的要求,虽然程漓月气得恨不得立即把他送进监狱,但她知道,陆海不会这么坐于待毙,所以,她要有足够的耐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