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陪他入睡
    “现在,你什么都不许想,好好把伤养好。”程漓月命令一声,就担心这个男人连伤都不好好养。

    “你先出去,让阿成他们进来。”宫夜霄朝她道,他有事情要和保镖谈。

    程漓月出来,朝两个保镖道,“宫夜霄让你们进去。”

    两个保镖立即进去了,在里面呆了十几分钟才出来,像是宫夜霄命令他们去办什么事情,阿成告诉程漓月,半个小时之后,颜洋会过来。

    程漓月回到房间里,看见宫夜霄明明很疲倦,可是一双眸子却透着精明算计的光芒,她立即皱眉道,“这个时候,你该好好休息。”

    宫夜霄根本不想睡,即便体能消耗过大,他还是能挺住,他在等颜洋过来。

    半个小时之后,颜洋震惊得难于置信的提着包走进来,看见程漓月,她立即急问道,“宫总呢?”

    “在这里。”程漓月迎着她走进主卧室里。

    “宫总,您没事吧!”颜洋立即惊吓住了,跟着宫夜霄三年多了,也没见他这么虚弱躺床上的样子。

    “我没事,现在外面什么情况?”宫夜霄目光冷静的看着她。

    “我来得时候,翻看了今天早上的新闻,看来新闻媒体还没有追踪报道这件事情,不知道出事的是您的车队,您伤得严重吗?”

    “挺重的。”程漓月回答她。

    “宫总,您为什么不去宫家的私人医院养伤?”颜洋不解的问道,那里的医疗设施是顶级的。

    宫夜霄俊脸蓦地一寒,沉声命令道,“这件事情除了我们几个,不许让任何人知道,我要你时刻关注新闻动态,一旦播出对我不利的消息一律警告删除。”

    颜洋沉着应对道,“宫总,您放心,如果这件事情真得暴料出来,我会向外界透露您还在b市会客,没有在出事车队之中,同时我尽量争取几天时间,几天后,恐怕还是要您出面澄清这件事情。”不宫夜霄眸光闪过一抹倦色,“你尽管做好这件事情。”

    “那宫老爷子那边问起呢?”颜洋担忧道。

    “我会应付。”

    “好的。”颜洋说完,朝程漓月道,“程小姐,麻烦您照顾宫总,有事尽管打我电话。”

    程漓月点点头,宫夜霄剑眉微拧看着她,“我受伤的事情你没有告诉小泽吧!”

    “我哪里敢让他知道?”程漓月摇摇头。

    “在我养伤期间,你就尽量先骗着他。”

    程漓月点点头,她也同意瞒着儿子,她记得自已有一次切菜割伤了手指,伤口很深,一时之间流了很多血,儿子吓得脸色都白了,心疼了好几天,如果让他知道,他的父亲腹部那么大一个血洞,他肯定得吓坏。

    即便连她,昨晚也差点接受不住要吓晕过去。

    “饿吗?想吃点什么?我给你煮。”

    宫夜霄现在输了营养液倒也不饿,他看着她一双眼睛黑眼圈都熬出来了,他心疼的张开了手臂,“过来,躺下睡会儿。”

    程漓月是真得又累又困了,昨晚她熬了一整夜,到这会儿,她是真得快熬不下去了。

    床很大,宫夜霄躺一侧,她掀开另一边的被子,侧身躺进去,宫夜霄命令道,“靠近点。”

    “我怕压伤你。”程漓月不想。

    “我没你想得这么弱。”说完,固执的来揽她。

    程漓月怕他移动身体,立即主动的挪到他的身侧,枕着他的臂弯睡觉,宫夜霄这才满意的唇角轻扬,欣慰和搂着她一起睡觉。

    医生进来查看的时候,看见他们都睡着了,便又悄然退出了,只是,定时进来给宫夜霄量一下体温。

    像他这种伤口,最可能表现出来的病发症状就是高烧发热,宫夜霄一直没有出现并发症。

    程漓月沉沉的睡了两个小时,便从梦中惊醒了,睁开眼看见宫夜霄沉睡的睡颜,她的的心才安了下来,她看了看时间,今晚准备五点半去接儿子。

    小家伙的学校也设有托管,程漓月想明后两天把小家伙一起送去学校,这样,她才能抽出时间照顾他。

    新闻媒体对于任何赚取点击率的事件,都不会忽略,果然,中午的新闻里,就播送了这起车群遭遇危险杀伤性武器火箭筒袭击事件,只是,新闻里并没有写明遭遇的车队身份。”

    不过,即便这样,下午的时候,还是有一些不明参于者暴料出,这是富豪家族的车队遇袭事件,立即轰动网络,一片猜测质疑声沸腾起来。

    网络上的沸腾,不过是好事者的围观。

    而有些人,在看见网络上网友拍摄出来的照片,却显得别有用心了。

    其中,宫严就是一个,他是助理送过来的资料,宫严原本就密切关注着宫氏集团的边边角角,自然,也不会遗漏这一件事情。

    他命令助理立即去查,助理在半个小时之后,递给了他一份资料。

    资料显示,昨晚从a市到b市的路段上,宫夜霄的车队出行记录,回程的时间,地点,和照片里出事的地点基本吻合,而且,那车牌也查到是宫氏集团公用车牌,更加确定昨晚遇袭的车队,就是宫夜霄的车队。

    “我要你立即去查我侄儿昨晚是否在车上。”宫严面色严谨的朝助理命令,“我要最祥细的资料。”

    “是,我立即派人去b市调查。”助理领命去了。

    宫严眯了眯眸,那深沉的眸底闪过一抹狂喜,没想到有人对宫夜霄下了如此狠手,这根本就是在要他的命。

    而宫夜霄如果在车上,他现在还有命活在世界上吗?

    还是,他现在正躲在什么地方苟言残喘?命悬一线?

    宫严立即意识到,这是这四年来,宫夜霄最薄弱的时间,即便他还留着一口气,那么,他一定要趁机把他最后一口气给掐灭掉。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他人在哪里,他打电话到了宫氏集团私家医院他的内线手里,确定宫夜霄没有去医院。

    宫严冷笑一声,没想到命都快没了,宫夜霄还如此懂得防备,果然,他从来都不敢低估这个侄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