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宫沫沫哭了
    第213章宫沫沫哭了

    外交部,庄严的办公大楼,显得格外的低矮,同时,却也透着一种国家的威严。

    宫夜霄豪华的轿车驶过喷泉泉旁,在守卫岗亭处,司机递交了进入许可证,轿车缓缓驶向了大厅门口的方向。

    宫沫沫一身职业装站在那里等着,上身白色严谨的衬衫,下身是修身黑西裤,标准的翻译官的着装。

    她看见大哥的车过来,宫沫沫立即弯起了笑容,拉开车门坐进去。

    刚坐进去,宫夜霄便赞许的打量着她,“不错,真得长大了。”

    宫沫沫得意一笑,“那当然,以后我也是能自已赚钱养活自已了。”

    “钱还够用吗?要不要再给你卡里打一点?”宫夜霄低笑着问。

    “还打?哥你再打我卡里,我都不敢带卡出门了。”宫沫沫抱怨了一声。

    “为什么?”

    “谁敢带着几个亿的零花钱上街啊!”宫沫沫直接回了一句。

    宫夜霄只好摇摇头笑了,朝前面的司机道,“去学校。”

    “哥,你最近和夜凉宬联系了吗?”宫沫沫好奇的问。

    “没有,怎么了?”宫夜霄扭头望过来。

    “他的手机这两天打不通,不知道为什么。”宫沫沫假装随意的问。

    宫夜霄有些讶然问,“你打他电话干什么?”

    “就是…就是上次小泽说还想去他家里看模型,我就想着什么时候带他去看看,然后联系他了。”宫沫沫有些心虚的说。

    宫夜霄没有怀疑其它,他拿出手机,找到夜凉宬的号码拔通过去,他按得是免提,一旁宫沫沫的心弦立即提紧了,她这两天打夜凉宬的手机都是打不通的。

    可此刻,宫夜霄的手机却是打通了,她有些惊愕。

    “喂!”夜凉宬低沉磁性的嗓音从话筒那端传来。

    宫沫沫的心立即急跳几分,宫夜霄将手机拿起问道,“还在市里吗?”

    “我昨天刚回基地。”

    “这么快就回去了?你爷爷的病情怎么样?”

    “稳定了。”

    “那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了?”

    “年前吧!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了?想请我吃饭?”

    一旁的宫沫沫立即朝他猛挥手,意思让宫夜霄千万不要说是她让打这通电话的。

    “是啊!最近忙,连回请你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即然你回基地了,年前回来我请你。”

    “好!”夜凉宬回了一句,“我先去训练了。”

    夜凉宬挂了电话,宫夜霄扭头看向宫沫沫,“这不是打得通吗?他现在加基地了,要年前才回来。”

    “哦!那我只能跟小泽说一下了。”宫沫沫咬着唇应了一声。

    扭头看向窗外的风景,她的眼眶泛起了一丝水雾,怎么可能?她从那天晚上过后,到现在,她都没有打通过夜凉宬的手机,而大哥一打就通了?

    这是什么原因?难道夜凉宬把她设置成了黑名单吗?或是设置了不接的状态?

    没一会儿,到达学校,接了小泽,宫夜霄要来接程漓月,程漓月电话里说琳达会送她一程。

    五点半,程漓月下楼,琳达正好去餐厅附近和朋友见面,把她送到了宫夜霄预约的餐厅门口。

    程漓月心思重重的走进了电梯,今天霍嫣然的那些话,对她影响很大。

    到达餐厅包厢门口,听见里面宫沫沫和小泽开心的说话声,程漓月立即弯起眉宇,把心思掩盖住走进来。

    “妈咪,你来啦!”

    宫沫沫亲热的朝她打招呼,“漓月姐。”

    程漓月笑着坐到她的身边,却不敢看对面宫夜霄的脸色,想到今天在办公室里发生的,她想想脸就热。

    “漓月姐,借你的手机给我用下好吗?我马上还给你。”宫沫沫朝她道。

    “好啊!”程漓月拿出手机,解开指纹锁递给她,宫沫沫拿起手机就走到旁边沙发坐下来,不知道在干什么。

    程漓月朝身边的宫夜霄看了一眼道,“点菜了吗?”

    宫夜霄一双深邃的眸落在她的脸上,点了点头,“点了。”

    小家伙立即凑到宫沫沫身边,好奇的问道,“姑姑,你在干什么呀!”

    “没什么,姑姑手机坏了,想要试一下。”宫沫沫说着慌道,她已经在程漓月的手机设置好了,然后,再拔打了一下程漓月的手机,果然对方提示,“对不起,您拔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宫沫沫的眼泪瞬间涌上眼眶,她赶紧垂下头掩饰住了,把手机设置回来之后,递给小家伙,“拿给你妈咪。”

    小家伙立即拿给程漓月,宫沫沫起身道,“我去躺洗手间。”说完,她推开门,快步迈向了洗手间的方向,一边手,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眶里冒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夜凉宬要把她屏蔽她的电话号码?

    宫沫沫推开洗手间的门,慌得推开一间格子间,打下隔板坐下来,她环着手臂,眼泪如珠子一般猛掉下来。

    如果今天不是用大哥的手机试一下,她还以为夜凉宬的手机坏了,没想到,不是坏了,而是他不接她的电话了。

    为什么?为什么一声不吭就回基地,还要连联系的方式都设置了?那几天的相处对他来说,又算什么?他不是说,她害怕就可以随时打他的电话吗?他的保证又算什么?

    菜已经上来了,程漓月还没有看见宫沫沫回来,她不由出来找了,而宫沫沫也洗了一把脸从洗手间出来,眼眶已经发红了。

    “沫沫,你怎么了?你的眼睛怎么红的?”

    “没什么,刚刚掉了一些沙子进去,我擦了一下,就红了。”宫沫沫一边说,又去揉眼睛。

    程漓月立即阻止她,“别揉了,越揉越红,回去的时候,买瓶消炎的眼药水吧!”

    “嗯!好的。”宫沫沫点头。

    在饭桌上,宫沫沫说进了沙子,宫夜霄仔细的打量她几眼,宫沫沫和小泽的互动也十分有爱,令人看不出她心里有什么秘密,倒真以为她眼睛进沙子了。

    吃过饭,送宫沫沫回宿舍休息,现在她进入了外交部之后,就被分到了宿舍,宫沫沫很喜欢这种平静而充实的紧凑生活,她一点儿也没有小姐架子。

    在宿舍楼门外,宫沫沫朝他们挥了挥手,便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