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好好说话不行吗?
    第203章好好说话不行吗?

    程漓月在一旁听得鸡皮直冒,尴尬之极,她真得很想让裴子轩停止查问了,怕他得知他的身份之后,会下不了台,因为裴子轩的家境,她是知道的,根本不可能和宫氏集团相提并论。

    “子轩,聊聊你这次去南极冒险的事情吧!你真得见过活生生的企鹅吗?还有极光你也亲眼看见了吗?”程漓月巧妙的叉开他的话题。

    裴子轩有些怔愕程漓月叉开了继续探问宫夜霄的话题,他眯眸一笑,“当然,我还在可以看见极光的酒店,住了十天,那极光,漂亮极了。”

    “真令我向往,我也想去看看世界之南是什么样子的。”

    宫夜霄扭头低沉笑道,“如果你想去,我可以立即按排时间。”

    程漓月怔了怔,摇了摇头笑道,“目前走不开,小泽还小呢!”

    “可以送我父母那里住一个月。”

    裴子轩继续好奇好听宫夜霄,棕眸复杂的看着他,“看来宫先生挺闲的。”

    宫夜霄突然健臂一搂,亲呢的搂着程漓月的肩膀,眸光含笑,透着溺爱道,“陪她的时间还是有的。”

    程漓月的身躯僵了几秒,暗暗的挣了一下,宫夜霄收回了手臂,对面的裴子轩俊颜有些难看了,他这次回来,的确专程为了她过来的,才会向父亲提出要来这里寻找商机的借口,可他没想到,程漓月的身边,已经有了这么一个气势不凡的男人,而且,他还是小泽的亲生父亲。

    这时,服务员上菜了,程漓月赶紧招呼对面的裴子轩,“来,偿偿这个,你不是很喜欢吃吗?”

    宫夜霄剑眉骤拧了几分,这个女人竟然连他爱吃什么都知道,而且,还是她为他点的。

    裴子轩眼神里有几分失意,不过,没怎么表现出来,他笑着夹筷子过去夹程漓月推来的菜。

    一顿饭,吃得程漓月压抑症都犯了,桌上,宫夜霄没怎么吃,裴子轩也吃得不多,更别说有什么话题可聊了,而且,宫夜霄还亲呢的往她的碗里夹菜,和她情热的仿佛真情侣。

    “都吃饱了吗?吃饱了那我们就走吧!”程漓月擦了擦嘴角,觉得早点离开比较好。

    “结帐吧!”程漓月朝服务员道。

    “这位先生刚才已经结了。”服务员指了指她身边的宫夜霄。

    程漓月扭头看着他,“你怎么把帐结了?”

    “说好我请的,就必须是我请。”宫夜霄的眸深邃透着据傲。

    程漓月无语之极,两个男人站起身,都是出类拔粹,惹眼注意,宫夜霄和裴子轩属于完全两种不同的类型,宫夜霄沉稳深沉,气势逼人,生人勿近,而裴子轩阳光迷人,活力暖男,极好亲近。

    程漓月走在前面,身后跟着这两个男人,立即成为服务员低声热议,羡慕之极的女人。

    一路到了停车场,程漓月扭头朝宫夜霄问道,“你开车了吗?”

    “没有!我让司机送的。”宫夜霄挑眉。

    程漓月又朝裴子轩问道,“你一会儿去哪?我送你。”

    裴子轩想了想道,“我一会儿打车过酒店,晚点联系。”

    “好的!晚上有时间小泽想见见你。”程漓月说道。

    “好啊!正好我也想这小子了。”裴子轩勾唇一笑,极是期待。

    这时,正好有一个客人下车,裴子轩拦下了的士,朝身后的程漓月挥了一下手坐进去离开了。

    的士车一走,程漓月呼了一口气,回头看向身边,触上男人黑曜石般深沉的狭眸,那里面深沉的怒意,令她的心尖儿不由颤了颤。

    “跟我来。”阴沉沉的一道命令,宫夜霄的手臂一扣,扣住她就往旁边的停车场走去。

    “我的车在那边。”程漓月指了另一个方向,而这时,一个保镖从旁边的车里出来,把车钥匙递给了宫夜霄,宫夜霄按开了停车场上,那辆最霸气的豪车跑车,拉着她到了副驾驶座上,将她迁怒的塞了进去。

    程漓月想要推门下车,他已经上锁了。

    “喂,宫夜霄,你放我下去,你干什么呀!”程漓月低叫。

    驾驶座上,宫夜霄的身影坐进来,他拿起手机打开播放的视频递给她,声线冷冽的沉声警告,“程漓月,你以后要是敢再主动抱男人,还敢让人亲你,后果自负。”

    程漓月看着他视频里,自已和裴子轩见面的画面,竟然被他的人拍下来了。

    “你…”程漓月有一种**被侵犯的气恼,“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做了,我和谁见面,这是我的自由。”

    宫夜霄的大掌突然伸到她的额头用力的搓揉了一下,她饱满白晳的额头被裴子轩亲过,他要擦去他的痕迹。

    程漓月的额头被他搓得有些生疼了,她立即有些恼火的推开他的手,“你干什么呀!”

    宫夜霄擦完之后,沉着脸凝视着她,“今后不许私下和裴子轩见面。”

    “为什么?”程漓月捂着搓疼的额头,有些气呼呼反问。

    宫夜霄俯过身,整张俊颜逼近她,霸道的理直气壮,“我不喜欢。”

    “你不觉得你太霸道了吗?”程漓月没好气的反驳。

    “我的霸道只争对你一个人,而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满足你。”宫夜霄的声音格外的沙哑。

    程漓月的呼吸微微一窒,这个男人的霸道常常令她喘不过气来,可是,为什么她又恨不起他?又讨厌不起来?她原本想说什么,声音还是软了下来,“下次别这样了,我和裴子轩不是你想得那样,我只当他是朋友。”

    宫夜霄轻哼一声,“你以为在他的眼里,他只把你当朋友?男人永远不会单纯的对一个女人好,除非他心怀不轨,别有目的。”

    “他不是你想得这种人,他尊重我。”程漓月替裴子轩鸣一声不平。

    宫夜霄的视线一下子深沉,危险迸射道,“还敢替他说话?”

    程漓月动了动唇,他的身躯就从驾驶座上直压过来,他结实的胸膛压着她柔软的上半身,程漓月被他的靠近吓得伸手推他,“宫夜霄…说话就好好说话…你…”

    话还没有说完,男人霸道的吻已经盖了下来。

    虽然和他接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程漓月第一次都无法坦然接受,呼吸一顿,手本能的推他的肩膀。

    然而,这样,只会加深了男人吻她的力度。

    吮着她的唇,带着占有和惩罚的气息,每次初初的拒绝,到渐渐的投入,程漓月推他的手,便下意识的揪紧着他的衣襟,被迫得不得不回应他的吻。

    狭小的车厢里,空气仿佛要燃烧起来似的,程漓月脑海里一片空白,一颗心,乱跳着,直到男人抽了身,她才猛地大口呼吸着。

    宫夜霄把空调开大,清凉的冷气吹进来,驱散着一室的高温。

    这个吻,令他满意,至少,这个女人的身体是诚实的接受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