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抱着他不撒手
    “不,我今天真不睡觉,我就熬夜到天明。”宫沫沫嘟着小嘴坚定的说,因为她是真得睡不着。

    夜凉宬眯了眯眸,这丫头是认真的?他突然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一翘,从睡袍下面显露了出来,他眯眸道,“那我陪你,今晚也不睡了。”

    宫沫沫的目光在触到他那双修长笔直又透着力量的腿时,她立即长睫慌乱的眨动着,她咬着唇道,“你为什么不睡啊!你去睡吧!”

    “不了,我在这里陪你。”夜凉宬的目光也落在她的身上,打量着。

    她穿着牛奶白的两件套睡衣,从里衣的里,她胸口突出来的形状看,她除了睡衣,没穿其它。

    夜凉宬性感的喉结不由滚动了一下,这丫头一点防备意识都没有?

    这会儿宫沫沫有些羞赫起来,突然把ipad递给他道,“要不,你看这个,我回房间拿笔记本电脑?”

    他总要看点什么打发时间吧!不然,他的目光要是一直盯着她,她多尴尬啊!

    夜凉宬接过,他并没有什么想看的**,只是,夜晚漫长,陪着她坐在这里,的确需要点儿东西打发时间。

    宫沫沫从房间里抱出了电脑,同时,也拿着一条小毛毯子,因为她穿着睡衣,一会儿蜷坐在沙发上,没有东西遮住不太方便。

    接着,房间里就一片空静了,宫沫沫带着耳塞在看综艺频道,而对面的夜凉宬不知道在看什么,一双眸光盯着ipad看着。

    宫沫沫却还是能感觉,空气里,有些尴尬的气氛在澎胀着。

    她这会儿,早把今天晚上遇见的事情给忘了,她看着综艺想笑也不能笑出来,只能抿着唇忍着。

    时间,不知不觉安静中流走,到了凌晨三点了,宫沫沫一双眼睛眯紧着,她感觉浓浓的困意笼罩过来,她想要坚持,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夜凉宬,他不知道在看什么,目光依然晶亮有神,而她,上眼皮和下眼皮已经打架了。

    她这会儿正半躺着,背靠着靠枕,睡姿舒服,她悄悄将电脑关了,然后窝了一个睡姿就睡着了。

    在她睡着的时候,对面的夜凉宬墨黑的眸抬起望向她。

    原本就困死的宫沫沫,这一睡就睡沉了。

    夜凉宬看着她这么睡着,皱了皱眉,想着要不要把她送回房间去睡。

    他走到她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娇嫩香甜的脸蛋,微微翕张的红唇,吐气如兰,夜凉宬的眸光深沉了几许,他感觉身躯里有一种疯狂滋长的情绪,令他震惊于自已的反应。

    他竟然会对这个小丫头产生想法?这怎么可能的事情?

    然而,不可能的事情,却摆在他的面前,他的的确确的产生了。

    “沫沫,回房间睡觉。”夜凉宬轻轻的蹬下身朝她说话。

    她这么睡的话,他也不能回房间睡,生怕她会半夜一个翻身就从沙发上掉下来,所以,把她抱回床上睡是最安全的。

    然而,宫沫沫睡死了,夜凉宬伸手轻触她宛如凝脂的脸蛋,只是轻微的碰触,也知道她的肌肤有多娇嫩。

    “我抱你回房间。”夜凉宬说完,也不管睡梦中的女孩愿不愿意,他伸手穿过她的细臂之下,另一只穿过她的膝盖之下,打横就把她抱起来了。

    “嗯…”宫沫沫在睡梦中,似乎知道被抱了,她纤细的手臂搂住了夜凉宬的脖子,小脸紧贴在他的胸膛处。

    宫沫沫被夜凉宬抱回了房间,他弯下身,轻放在中间,宫沫沫睡着了,一双小手握住他的睡袍带子,一拉…

    顿时夜凉宬的睡袍敞开,露出里面精健的身材,他眯了一下眸,如果不是她睡着了,他真得以为她是故意调戏他的。

    然而,带子还抓在宫沫沫的手里,夜凉宬俯下身,握住她的小手想要取回衣带,哪知道宫沫沫嫌姿势不舒服,小手有些作乱的一扯,她手里的衣带立即就要被扯直了,如果夜凉宬不配合着俯下身,那么肯定是要吵醒她的。

    所以,夜凉宬本能撑着手臂在她的脑袋两端,随着她翻身的动作,他此刻就仿佛在她的面前,做了一个低矮的俯卧撑一般。

    而刚刚侧睡的女孩,又平躺了过来,瞬间,两张面容只隔不到半只手掌的距离。

    宫沫沫一双粉嫩的娇唇轻嚅了一下,明亮的灯光下,她一张俏丽的面容,纤毫毕现,却是毫无瑕疵,美得叫人心动。

    此刻,夜凉宬就仿佛被困在她的面前,逼着他,不得不去欣赏她的美丽,而他,也心神悸动的厉害。

    这丫头还真是个麻烦,害得他如此狼狈。

    而就在这时,宫沫沫一双细眉突然拧紧,平静的睡容,立即出现了恐惧不安之色,她的眼睑在颤动着,似乎随时想要吓醒过来。

    她做恶梦了?夜凉宬俊颜一惊,此刻的他,整个健躯都是赤着的,他总不能就这么抱着她吧!

    可是,宫沫沫似乎在恶梦里挣扎之极,额头冒出了丝丝冷汗来,显然正受着恶梦的侵扰。

    夜凉宬一丝犹豫也消失了,他松开了手臂,侧躺在她的身边,轻轻的将宫沫沫的往怀里一搂,低声安慰道,“沫沫,别怕,别怕…”

    正在恶梦里的宫沫沫似乎感应到他,她纤细的手臂主动的抱住了他,一张小脸往他的怀里靠,脸上恐惧之色,也渐渐的退了下去。

    夜凉宬低下头,看着依偎在怀里,像个孩子一般无助的女孩,眉眼间流露出他自已也未发现的柔情,他伸出了手,不由自主的去撩开她脸颊上的乱发,露出她白蜤干净的一方侧脸。

    看着饱满洁白的额头,夜凉宬鬼使神差一般,低下了头,薄唇在宫沫沫的额头上烙下一个轻轻的吻。

    宫沫沫仿佛在恶梦里解脱了出来,但是,她紧紧搂着夜凉宬腰际的手,却是一刻也未放松。

    这让夜凉宬打算离开她身边,回自已房间睡觉的想法打消掉了,不过,他还是试了一下,想要扳开她的手,哪知道,她反而搂得更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