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没她的份
    第二天晚上,宫夜霄要走了最后一次晚安吻,宫夜霄依然忙飞节奏,暂眼离宫氏庆典只有三天了,小家伙很乖,不去吵他,这个时候,程漓月就把所有的时间陪在小家伙了,教他画画,算数,成语,反正,她感觉教什么,小家伙只要记住了,再教他,都不会太难了,大概这小家伙和他爹地一样,天生的记忆力强了。

    把小家伙哄睡,程漓月也不去打扰宫夜霄,她回到床上,想到这几天宫夜霄都不提庆典的事情,倒是她,总是心存一些介意,程漓月有些暗恼自已这点儿小心思。

    他不邀请一定有他的原因,算了,不想了,那天她就带儿子去游乐场玩一天,玩累了,晚上就睡觉。

    公司里,对于宫氏庆典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的,大家都期待着这一场盛典的到来,即便不能参与,但是,能讨论一下,也备感满足了,听说这次还邀请了一线明星,国际大腕,会在晚宴上表演,只是,想要进入参加宴会,除了是宫氏集团的员工,还有身份要求,特别的严格,但是无人敢有异言。

    程漓月就显得很尴尬了,整间公司上下的人,都在说她会参加,都在羡慕着她,希望她一定要录视频,到时候给她们看。

    可是,程漓月真得很想告诉她们,她根本没有受到邀请啊!

    这件事情,她只跟琳达诉苦了,琳达也觉得奇怪,宫夜霄怎么不邀请她出席?以她的身份,就算过去凑凑热闹的资格就有吧!

    “漓月,要不,你主动问问宫夜霄,会不会他太忙把你给忘了。”琳达朝她提议道,她是觉得宫夜霄大忙人,说不定就是忘了呢!

    程漓月却不这么认为,她每天晚上出现在他面前,他会把她给忘了吗?而且上次她还主动寻问他在忙什么,他都没有实话告诉她。

    “算了,我才不问呢!再说,我为什么要去?”程漓月有些闷闷的说。

    琳达却看出她的小心思,笑着看着她,“你真不想去?”

    程漓月被她看穿了,不由有些微窘,“好吧!其实我是想去的,就算不是陪他去,能去看看宫氏集团的热闹也是好的,而且,  听说还有我喜欢的国际大明星呢!我总能去合个照吧!”

    “你啊!在你的眼里,还有什么明星比得上宫夜霄?他是无论长相,还是财富,都比那些明星好太多了。”琳达又打趣着她。

    程漓月哭笑不得,却也无话可说。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琳达,你觉得他会提吗?”

    “如果不提呢?你会生他的气吗?”

    “我不知道,可能不生气吧!”程漓月摇摇头。

    “别执着了,宫夜霄是什么人,他行事做事,都有原则和道理,说不定宫家的人会出席,他不想让你碰上。”

    程漓月被她这突然一句话,给打醒了,对,一定是他的爷爷也会出席现场吧!所以,他不想让她过去?

    宫夜霄的父母喜欢她,妹妹喜欢她,可是,宫夜霄也说过,他的爷爷不会接纳她,只想要小泽,为此,程漓月对于这个宫老爷子真生不出好感度来。

    “你说得对,他不让我参加,大概是因为他爷爷会出席,他爷爷不喜欢我,也不想见到我。”

    琳达虽然不算上流社会的人,但是,上流社会的事情听得多了,此刻,她不由好心的劝道,“漓月,说实在的,你和宫夜霄在身份上相差真得太悬殊了,现在豪门联姻是常态,为了稳固自已公司的实力,结姻另一家实力相当的家族,绝对是对公司未来发展有利的。”

    程漓月的脸色微微一白,咬紧了下唇,琳达的话,无端的刺了她一下,有些疼。

    琳达说得是实话,她的的确确配不上这个男人,而比她优秀的名门千金多了去了,她又算什么?

    她不过是机缘巧合下和他结识,然后有了一个儿子罢了。

    这一场谈话,程漓月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心情更低落了,低落到连画稿的心情都没有,她就这么发呆渡过了一个下午,明天,就是宫氏庆典了。

    琳达的话打醒了她,宫夜霄不请她是对的,免得她过去了,惹他的爷爷烦感。

    她想,小泽应该会被带过去,所以,明天小泽被宫夜霄以任何借口抱走,她都要假装毫无意见的同意吧!

    晚上,是保镖过来接她去接的小家伙,宫夜霄今晚要在公司加班了,程漓月晚上陪着小家伙总出神,她就允许小家伙看一会儿动画片,她坐在一旁,盯着窗外那远处,隐隐约约最高的那座大楼,思绪有些乱。

    “妈咪,你有什么心思吗?你是不是不开u>陌。  毙〖一锱赖剿幕忱铮行┬奶鄣目醋潘br />

    “妈咪没事,妈咪只是最近工作太忙,有些累了。”

    “妈咪,今晚我陪你睡好吗?”

    “好啊!”程漓月笑着抚摸了一下他的小脑袋,低下头亲了亲。

    晚上凌晨一点多,程漓月还没有睡着,而她的怀里,小家伙蜷着身子睡得正香,倏地,她听见了关门声,她心头一怔,宫夜霄回来了。

    程漓月也知道,这个家很安全,指纹解锁的门也坚固,所以,除了宫夜霄回来了,应该不会是外人。

    听到门外传来结实稳健的脚步声,程漓月更确定是他回来了。

    她蓦地有些慌乱的闭上眼睛,佯装睡着,而这时,门轻轻的推开了。

    宫夜霄刚才去看了儿子的房间,小家伙不在,他便想到一定是来到她的房间了,果然,昏黄的壁灯之下,纤细的身影抱着小家伙睡在一起。

    刚才程漓月一急,连被子都忘了盖上来了,她的胸口一侧的被子还没掖起,程漓月闭着眼睛,听见脚步声。

    她不由暗想,有小家伙在她的身边,他也不至于干什么吧!

    蓦地,她感觉胸口一暖,宫夜霄竟然给她掖被子,她的心狠狠一颤。

    这时,男性气息盖下,宫夜霄吻了吻小家伙的额头,程漓月是侧着脸睡觉的,很快,薄唇也在她的侧脸蛋上亲了一下。

    宫夜霄亲完之后,站了几秒,就推门离开了。

    程漓月轻轻的掀开眉,迷离的眸光里,有一丝迷茫,这个男人刚才体贴的举动,的确惊到她了。

    还有那个轻轻的吻,就好像他爱着儿子,又爱着她一样,没有分别的对待感觉。

    程漓月有些想哭,现在,她完全被这个男人影响得快精分了。

    她这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