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请他午餐
    “你…”沈君瑶气结,现在,她的老公把所有的错都自已揽下了,处处维护保护着程漓月,叫她怎么能不气疯?

    但她想说什么,陆俊轩都强行把她拉出去了。

    吕樱也赶紧离开,现在,她是真怕了程漓月了。

    陆俊轩三个人一走,大厅里,所有人都看向程漓月,有同情,有心虚,有惊讶,总之,程漓月的形像,在他们的眼里,立即又高大干净起来了。

    陆俊轩的那几句道歉,才是最令他们震惊的,这意味着,程漓月才是最受欺负的人,沈君瑶母女就是一个泼妇。

    “漓月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好得很。”程漓月说完,推门进入了办公室里,而留给了员工们私底下窃窃私语,议论不停的时间。

    琳达也在她的办公室里看了这场热闹,她想,程漓月遇上宫夜霄,真是上天赐给她的福气,因为这个男人,她总能扬眉吐气。

    程漓月坐在位置上,一时心绪难平,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她脑子里只想着一个人,宫夜霄,她只想着他,感激他。

    程漓月冲动的拿起了手机,拔通了他的电话。

    那端,安静的背景中,传来他格外低沉磁性的嗓音,“喂。”

    “呃…你在开会?”程漓月立即窘了一下,没想到又打扰到他开会了。

    宫夜霄低笑一声,像是在移动,“你说吧!”

    “算了,我先不打扰你了。”

    “程漓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为你,我愿意抽出十分钟时间来。”宫夜霄反而不允许她挂电话了。

    “我…我想说中午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程漓月笑问道。

    “怎么?就不怕我吃穷你了?”宫夜霄笑得格外清朗好听,像是大弦琴的声音,迷人得叫人沉醉。

    程漓月握着手机,俏脸却泛起一抹红潮。

    “怕,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吃饭。”程漓月觉得,这会儿,她愿意倾尽口袋里的钱,只为请他吃一顿饭。

    “好,餐厅我就不选了,你选,一般高档的就行。”宫夜霄竟然好心的给她省钱。

    程漓月扑哧一声笑起来,“好,我选。”

    “十二点准时,我来接你。“宫夜霄落下电话,挂了。

    程漓月放下手机,伸手捧住自已发红发烫的脸颊,脑子还有点懵,宫夜霄的笑声还挥散不去。

    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二十了,天,她该选餐厅了。

    想到上次把他的肚子吃坏了,这次,程漓月可不敢大意了,这个男人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好像胃比平常人更加矜贵一些,不干净的食物不能吃。

    程漓月在网络上寻找价格能接受,也相对高档一点的。

    最后,选定了餐厅,时间也快到了,程漓月拿起包下楼等他。

    走出大厅,就看见对面的电线杆上,高高挂起得那一副道歉横幅,道歉的问题倒是忘一边了,只有对宫夜霄更加感激的心情。

    黑色的布加迪跑车如幽灵一般驶过来,程漓月的心立即悸动了起来,天哪!她这是对他动心了吗?

    打开车门,宫夜霄的身躯优雅慵懒的坐在里面,高端质感的豪华顶配跑车,再配上英俊迷人的男人,这绝对是最养眼的组合。

    程漓月一边绑着安全带,一边努力的平复下心底涌起的那股悸动情绪,小心的,不想被这个男人发现。

    宫夜霄的目光扫到那挂起的横幅,朝她问道,“沈家的人来道歉了吗?”

    程漓月点点头答了一声,“来了。”

    “怎么向你道歉的?”宫夜霄有些好奇的探问一声。

    程漓月扭头看向他,并不想多提今天那混乱的道歉场面,她轻声道,“宫夜霄,谢谢你。”

    宫夜霄见她这么乖乖的说谢谢,一时竟然有些措手不及,俊脸微诧的看着她,勾唇笑道,“这就是你突然请我吃饭的原因?想要感谢我?”

    “是,除了请你吃饭,我找不到其它的方式报答你。”程漓月老实的点头。

    宫夜霄倏地笑得有些危险,凑过了她一些,“报答我的方式有很多,你只选了其中最简单的一种。”

    程漓月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她立即窘得绞住了衣服,她是感激他,可是…

    宫夜霄收回目光,也不想强迫她现在就以身相许,这样也没有乐趣,他喜欢在帮完她父亲之后,她主动报答的那一刻,他想,为了那一刻,他愿意忍,愿意等。

    “好了,餐厅在哪!指路。”宫夜霄正经的坐回他的位置,目视着前方。

    程漓月微微松了一口气,指着路,餐厅不算远,也挺不错的。

    坐在餐厅的包厢里,宫夜霄挺满意的,他翻看了一下菜单,他爱吃的那几样价格也不底,算了,他今天就不吃这些菜了。

    “你点。”宫夜霄将菜单递给她。

    “你点吧!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程漓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水汪汪的清澈眼神里,少了几分底气。

    宫夜霄想笑,却还是忍着没笑话她,翻动着菜单,点了几样,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你怎么只点几样?”程漓月有些窘,他这是替她省钱吗?“你不用替我省钱,我带了钱。”

    “今天开会心情不太好,没什么胃口。”宫夜霄佯装烦燥的表情,“你呢?最近工作怎么样?”

    “还行。”程漓月抿唇一笑,气氛也活跃几分。

    “你父亲的消息,有了一点眉目,我的人找到了那个被提前释放的犯人,现在,正在向他审问,只要他交待了,背后的人也很快会有消息。”宫夜霄带给她一个好消息。

    程漓月眼神透着激烈的光芒,“我想确定是不是陆海,他是最有嫌疑的人。”

    “我的人在收集证据,如果真得是陆海,他会为他当年的所作所为做出代价的。”宫夜霄坚定的启口,虽然,他没有告诉程漓月,陆俊轩抖出这件事情,实质性的目的,还有另一个,那就是借她的名义,再借他的手,替他在陆氏集团除去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他当然也不会告诉她,否则,即便她的父亲沉冤得雪,她也不会开心的,因为她对陆俊轩的恨意也十分强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