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认了干爹
    而宫沫沫也不是当年那个胆小的小女孩,身高一米六五,纤细,时尚,文静中又带着甜美清纯的气息。

    “凉宬哥,好久不见。”宫沫沫在这个男人面前,浑身的细胞都不由的扩张,连气都喘不顺似的。

    “姑姑,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啊!你晒太阳了吗?”小家伙眼尖的发现,并且,说不出来。

    这下,宫沫沫的脸更红了,她只求小家伙别添乱了,她微微侧过了身,避开了夜凉宬打量在脸上的目光。

    夜凉宬的目光微微惊讶深暗的落在面前的小女孩身上,不,她已经不是小女孩了,而是长成了一个美丽又迷人的大姑娘了。

    “哥,我先带着小泽去接漓月姐,你是不是直接去机场?”

    “嗯!”

    小家伙立即扭头问他,“爹地,你要离开吗?”

    “爹地出差几天,这几天,你乖乖的陪着姑姑和妈咪,知道吗?”

    “嗯!我会的。”说完,挥着一只小拳头,“我会好好的保护妈咪和姑姑的。”

    宫沫沫感激的掂起脚,将小家伙抱到自已的怀里,然后在他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了几口,“哥,那我先走了。”

    “干爹,你什么时候送我坦克啊!”小家伙没忘这件事情,夜凉宬可是答应了会送的。

    夜凉宬眯眸想了一下道,“明天下午,让你姑姑带你到我家来取。”

    宫沫沫的俏脸微烫,“我…我恐怕没时间。”

    “我来接你们。”夜凉宬倒是爽快。

    “姑姑,求求你嘛!陪我去干爹家取坦克好吗?”小家伙可怜巴巴的对着小手手看着她。

    宫沫沫哪里能拒绝小家伙这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她弯起眉笑了一下,“好,姑姑明天带你去取,以后不许这么扮小可怜了。”

    小家伙立即搂着她的脖子,小嘴儿在她的脸上打啵,“小泽好爱姑姑呢!”

    “好,去接你妈咪喽!”说完,宫沫沫朝大哥和夜凉宬挥了挥手,抱着小家伙快步走向了保镖的车。

    她一走,宫夜霄和夜凉宬的车子也离开学校,宫夜霄五点半的飞机。

    五点左右,宫沫沫带着小家伙接到了程漓月一起回公寓。

    “漓月姐,你看起来很累,回去好好睡一觉吧!是不是昨晚上照顾我哥太晚了?”宫沫沫心疼的问道。

    “昨晚的确睡得比较晚,你大哥晚上发了一层高烧。”

    “真是幸苦你了。”

    “没事。”

    “妈咪…”小家伙也一脸心疼的趴在她的怀里,小手搂着她。

    程漓月打起精神,与她额头相抵,亲呢的撞了撞,“没事,妈咪不累。”

    在公寓旁边的商场,三个人买了今晚的菜上去。

    而在机场方向,一驾硕大的波音787私人飞机,直冲云霄。

    陆宅。

    陈霞叫回了陆俊轩夫妻吃饭,陆家到如今,也只有陆俊轩这一脉了,在四年前,陆家的竞争也十分激烈,陆俊轩的父亲当时病重在国外治疗,而陆俊轩的叔叔趁机想要抢夺陆家的继承权。

    陆俊轩一边和程漓月结婚占有她手里的股权,一边趁机和沈君瑶打得火热,为得就是双方得利,才让陆俊轩一举扫除障碍,稳坐上陆氏集团执行总裁的宝座。

    而他的父亲,也在他结婚之后,病逝,如今,陆宅,只有陈霞带着陆雅睛生活。

    沈君瑶的脸色在陆俊轩把她接回陆宅时,就不太好看,她一直压抑着不想提今天收到的那些照片的事情。

    她知道,提了,陆俊轩也只会找借口敷衍,所以,她决定今晚在婆婆面前,把这件事情抖出来,让婆婆给他施压。

    饭桌上,陈霞张罗了一桌好菜,沈君瑶一边心不在焉的吃着,然后,假装突然想起来,朝陆俊轩看来,“俊轩,下午我有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她说中午看见你和程漓月一起吃饭了,是吗?”

    这句话令陆俊轩的脸微微一变,主位上的陈霞和陆雅晴也一同拿惊愕的目光看着他。

    “俊轩,你真得和程漓月有联系?”陈霞的目光立即严厉了起来,“你怎么还和这个小贱人联系?”

    “对啊!哥,你难道忘了她上次逼我向她道歉的事情吗?那简直就是我这一辈子最丢脸的时候,我恨死她了。”陆雅晴气呼呼道。

    沈君瑶眼底暗闪过心机之色,她假装委屈道,“我倒不是想说什么,但是,我圈子大,交友广,难免会在一些高档场合被她们碰见,如果传出我们夫妻感情不合的事情,那就不好了。”

    “我只是找她谈谈事情。”陆俊轩绷紧着脸色道。

    “谈事情?俊轩,不会,你真得要施舍可怜她吧!”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施舍可怜她?”陈霞立即紧张起来,她也是一个爱财如命的人,哪里能让陆家的钱,白给别人?

    “俊轩对当年的事情,还对程漓月心怀内疚,想要通过一些金钱的方式补偿程漓月。”沈君瑶咬了咬唇道。

    “哥,不行,你不能这么做,当年她背叛你是真的,她和宫夜霄连孩子都弄出来了,你还要可怜她什么?”陆雅晴尖锐的叫道。

    陈霞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俊轩,当年我们不欠她什么,现在也不需要补偿她什么,陆家的钱,凭什么让她白拿?”

    “可是,当年我从她手里拿走的百份之十五的陆氏股权,的确是她的。”陆俊轩脸上有一丝懊悔之色。

    “不许这么想,她出轨,净身出户,现在四年前那一夜她孩子都这么大了,难道我们陆家还冤枉她了吗?”

    沈君瑶暗喜,她就知道婆婆和小姑比她更讨厌程漓月,她忙打圆场道,“妈,雅睛,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我们先吃饭。”

    陆俊轩的目光暗暗的盯了她一眼,沈君瑶的把戏,他全都知道。

    这越发令他心底懊丧,不由的把她和现在的程漓月做比较,程漓月自强独立显得多么的美丽迷人,而沈君瑶玩弄心机是令他多么的厌恶。

    “俊轩,你和君瑶结婚也有四年了,是不是该要一个孩子了?”陈霞建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