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爹地罩着你
    第99章爹地罩着你

    程漓月查觉到他在看她,她不免有些不自在了,这才想到,自已站在他身边干什么?

    “很晚了,该睡了。”程漓月扭头想走。

    男人却突然伸出了手把她拉住,程漓月有些慌乱的扭头看他。

    “留下,陪我一会儿。”

    男人的声线格外的低沉,语气不似平常那般的强硬,好像还有一丝恳求的意味。

    程漓月咬了咬唇,往日这个男人一直以强者自居,难得有这样求一个人,她想要拒绝的话在口中打了一个转之后,又咽了回去。

    她只是轻轻的挣脱了他握着的手,环着手臂带着一种防备式的身姿站在他的身边。

    不过,这对男人来说,似乎也足够了。

    至少,她在试着站在他的身边,这对他的意义深重。

    站了几分钟,这个男人也不说话了,程漓月不由有些尴尬,抬头看他,“你让我陪你发呆啊!”

    宫夜霄内心的心思一直处于复杂状态,被她冷不丁的一句话插进来,顿时扑哧了一声,他低沉笑起来,程漓月皱了皱眉,打算想离开了。

    因为她困了。、

    宫夜霄突然把她伸手一拉,将她的背部按压到了玻璃窗上,程漓月背靠着玻璃那一瞬,本能的伸手抱住了他。

    该死的,她恐高啊!这样让她贴在玻璃窗上,会吓死她的。

    “这么主动?”宫夜霄有些惊讶。

    “主动你个鬼,我恐高。”程漓月气得松开手,推开他。

    宫夜霄这才发现她吓得脸色发白,立即将她从窗户旁边拉到了怀里,紧紧箍住,“这样呢?还害怕吗?”

    程漓月推他,“别闹了,我要回房间了。”

    “难道你不觉得此刻非常的浪漫吗?不好好享受一下?”宫夜霄说完,他的身后就是沙发,他箍着她一起跌进了沙发里。

    程漓月微惊一下,他的一双长腿分开,她两条细腿被他困在两腿之间,腰上又是他的手掌用力,她就这么跌趴到他的胸膛上,好不狼狈。

    程漓月慌乱的想要撑到什么东西直起身,原本就脑子发热,小手慌乱用力一撑,手心里感应到咯手的东西,她吓得抬起头。

    只见男人俊脸有几秒的煞白,痛意在他的眼底流转着,一双注满着痛感的眼睛盯着她。

    “对不起…”程漓月当然知道男人那地方的脆弱性,而她用了整个上半身的重量去撑压,他不疼才怪。

    “你是想毁了你自已下半辈子的性福是不是?”宫夜霄低咒一声,该死的,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吗?

    程漓月的睫毛也颤抖得厉害,呼吸也乱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日后你要用的。”宫夜霄气恼之中松开了她,让她从他的身上站起身来。

    程漓月一张俏脸涨红,站直了身体,感觉掌上还烙了一些热度,是他的,她看着男人的脸色还是很难看,她有些心虚的咬了咬唇,“你没事吧!要不要上医院?”

    宫夜霄睇了她一眼,眯眸道,“要不要给我检查一下?”

    程漓月立即吓得后退一步,“我又不是医生。”

    宫夜霄笑起来,“有些事情,医生还做不来。”

    程漓月此刻,真得很想伸手捂住他的嘴,因为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令她羞窘死了,她咬着唇,不想理会他,“我去睡觉了。”

    “晚安吻是准备留到明天一起给我吗?”宫夜霄挑眉寻问。

    程漓月的背影一顿,深呼吸一口气道,“今晚不送了。”

    “为什么?”

    “因为你吓了我一跳。”

    “你不也弄伤我了吗?如果你是这么不守诚信的话,我真怀疑你的人品问题。”

    就一个吻,就上升到她人品问题了,程漓月咬了咬唇,转过身。

    宫夜霄微微一愕,就看见程漓月沉着小脸朝他走来,仿佛一头被惹怒的小野猫,宫夜霄坐直的身体立即被她伸手一推,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女子的香气袭下,薄唇上快速覆上一张红唇,用力触碰了一下就离开。

    他,被强吻了。

    程漓月快速的逃离现场,刚才她干什么了?

    宫夜霄怔了怔神,摸了一下唇,俊脸涌出一抹哭笑不得的表情。

    回房间之后,程漓月也凌乱了。

    清晨。

    程漓月想到宫夜霄要带儿子回宫宅,她故意起早了一些,在给小家伙穿好衣服之后,宫夜霄会带他去宫家吃早餐。

    程漓月替儿子整理着衣服,想要说什么,又叹了一口气,她总不能教这么小的孩子要讨厌什么人吧!

    这样有饽于她的教育理念。

    “小泽,记住,早点回来,妈咪做好晚餐等你哦!会煮你最好吃的虾仁好吗?”

    “嗯!妈咪,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呢?”小家伙有些好奇的问。

    “妈咪要工作,今天会很忙,没有时间陪你过去,你和爹地玩得开心一点。”

    “妈咪,你不要工作了好不好!让爹地养你。”小家伙心疼的看着她。

    宫夜霄早就站在他们的身后,听着这句话,他眼神落在背对着他的女人身上,想要听听她的回答。

    “不行,妈咪想工作,想自已赚钱,不想依靠任何人。”

    “爹地也不行吗?小家伙有些伤心的问。

    宫夜霄知道这个女人很艰难的应付着这些问题,他启口替她解围道,“小泽,爹地会养你妈咪的,她只是想要证明自已而已。”

    “证明自已?”小家伙不太理解。

    宫夜霄走到程漓月对面,凝视着她道,“她想要证明自已的优秀,证明自已不比任何人差劲。”

    小家伙虽然有些听不太明白,但是爹地的意思,他还是听懂了。

    程漓月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他说对了,她努力工作的意义,不止是赚钱养儿子,而是想要证明自已的独立自强,不依靠任何人,也能活得精彩。

    他抬起小脑袋朝妈咪道,“妈,你可以工作,但是别太累,你要知道,爹地永远会罩着你的。”

    永远两个字,让两个大人都怔住了。

    程漓月知道宫夜霄的目光盯过来,她假装没听到儿子这句话,推了推他,“好了,快走吧!早点吃早餐,别饿坏了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