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他被坑了
    第82章他被坑了

    送完了小家伙,程漓月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你想去哪里吃早餐?”

    她没忘记要请他吃一个月的早餐这件事情。

    “去昨天的那家。”宫夜霄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程漓月立即下意识抱紧了包,昨天那家?贵得要死。

    “那好吧!去吧!”程漓月笑得有些不自然。

    最好,他只是吃今天早上,往后,她还是选别家吧!不然,迟早把她吃成穷光蛋。

    高级早餐店里。

    这里即便是早餐,也推出了各种营养餐,价格比外面的小店贵二十倍不止,这里就是有钱人才消费的地方,讲求得是干净,营养,美味。

    即便只是四个虾球,都要价一百出头。

    程漓月翻看着菜单时,有些心惊肉跳,暗想着对面的男人,今天胃口不要太好。

    程漓月点了自已的那一份,将菜单递给了对面的男人,宫夜霄接过,眯着眸在上面挑惕的看着。

    服务员在一旁小心的侍候着,宫夜霄的手指到哪里,她就立即记住,程漓月根本不知道宫夜霄点了什么,直到那服务员收走了餐单。

    “点好了吗?”

    “嗯!”

    程漓月端起杯子看向对面大厦的风景,突然才发现,从这个方向,可以看见陆氏集团,她眼底瞬间闪过一抹怨恨光芒。

    宫夜霄的目光锐利如刀,自然捕捉到她的表情,看来,她对陆俊轩恨到骨子里了。

    可,越是恨得深,也证明当年他们爱得也不浅,否则,以她这样的性子,不会轻易选择一个男人把自已嫁了,想到这里,宫夜霄的眸光沉暗了几分。

    想到她和陆俊轩婚后半年的生活,想必也是浪漫缠绵,各种恩爱显摆够了吧!

    这令他有一种想要杀人的烦燥,明知道她的过去,他已经无法参与,可就是觉得烦闷得想要破坏什么。

    程漓月按下心底涌起的怨恨,端起精致的杯子喝了一口茶,这时,早餐陆续上来了,当一碗燕窝端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不由吃惊的抬头,“我没有点这个。”

    “是这位先生点了。”服务员甜美一笑。

    程漓月看向对面的宫夜霄,“你怎么点这个?”

    “我看你昨天比较喜欢喝,就点了,怎么了?”宫夜霄挑眉笑问。

    程漓月鼓着腮帮子,把苦往肚子里咽,“我喜欢喝啊!”

    紧接着,不u>仙侠吹脑绮停ㄑ嘀郑遥髦侄际浅汤煸旅豢垂模拢匆残“。br />

    鱼子酱?该不会是最贵的那种黑鱼子酱吧!

    程漓月见识不多,所以,早餐品种她完全细数不上,但是,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一顿价格不菲。

    “先生,您的咖啡。”服务员给他送上一杯香浓可口的黑咖啡。

    这早餐才算完整了。

    但不管怎么样,即然点了,就得吃掉,否则,不是浪费了吗?

    对面的男人,眼神里闪烁着一丝腹黑的笑意,他吃相优雅,浑身散发着贵族王室般的气息,程漓月也尽量的放慢步调,好好的品偿着这里的早餐,的确美味之极。

    用了一个小时吃早餐,程漓月终于吃饱了,她放下筷子,朝服务员招了一下手,“结帐吧!”

    宫夜霄用餐巾优雅的擦试着他性感的嘴角,餐巾遮掩下,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看好戏的笑容。

    “您好,小姐,您这一桌总共消费为二十七万九千元。”

    程漓月已经准备好拿卡刷了,在听到这个价格一瞬间,她的脑子嗡的一声,拿卡的动作都顿住了,她瞠大眼道,“什么?你…你再说一次?”

    服务员的表情耐心的微笑看着她,“小姐,您这一桌总共消费为二十七万九千元。”

    对面宫夜霄嘴角的笑意已经掩不住了,但他还是平静的欣赏着对面女人丰富的表情。

    “怎么会这么贵?”程漓月终于忍不住要问了,这早餐买得是黄金吗?黄金也没有这么贵啊!

    “小姐,这个…的确是这个价格,如果您有疑问…”

    “程漓月,没算错,就是这个价格。“宫夜霄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

    程漓月扭头看向对面的男人,快要晕了,“怎么会这么贵?”

    “因为我点得就是这家店里,最贵的食材,所以,价格自然要昂贵一些。”宫夜霄慢条斯理的解释着。

    程漓月听着,脑子空白了几秒,瞬间有一种被对面这家伙坑死的节奏。

    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世界首富啊!她这种平民老百姓,几块钱就能搞定的早餐,到他这里,变成了二十万以上?

    “我应该要提醒你一句,记得带够钱。”男人淡定的启口,好像他没提醒是他的错。

    千错万错,程漓月觉得都是自已太傻,昨天求她的时候,她就该想到,这个家伙不是那么轻易搞定的人物。

    “小姐,请问您是付现还是刷卡呢?”服务员如果不是看在对面宫夜霄的面子上,是绝对没有耐心这样招呼她的。

    要知道,敢来这里消费的人,哪个不是身家不菲?

    程漓月这下要糗大了,她现金不够,卡里也不够啊!她就算还有一张五十万的卡,也在家里存放着,不轻易带出来。

    “我…”程漓月的俏脸涨红如血。

    宫夜霄伸手进口袋,拿出他的钱包,从里面抽了一张卡出来,“刷我的。”

    “那怎么行,说好我请的。”程漓月觉得脸丢光了。

    “算了,我们换一种报答方式如何?”

    “呃?真得?你说吧!我还能怎么报答你。”程漓月心想,要是他顿顿这样吃,她哪里能够应付?一顿都成困难。

    “那就把一个月的早餐,换成一个月的早安吻,晚安吻如何?”宫夜霄薄唇性感启口。

    程漓月正准备喝杯茶压压惊,卟的一声,一口茶水喷到吃完的盘子上面,还有几滴溅到了对面男人英俊的面容上。

    宫夜霄皱了皱眉,拿起纸巾轻试干净,眯眸看着对面狼狈擦着嘴角的女人,“需要反应这么大吗?”

    “不行,我不答应。”程漓月摇头。

    “我还没有说完。”宫夜霄勾唇一笑,“我指得不是亲脸颊,而是亲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