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5章无法管制的表弟
    宫雨宁的嘴角扬起,感觉内心无比的满足了,“好,那我真挂了,你开车小心些。”说完,宫雨宁挂了。

    再不挂电话,就暴露出她过分想念他了,她才不想让他这么得意呢!

    宫雨宁挂了电话,贺凌初拿着手机,幽蓝色的中控台发出灯光,映着他俊美深邃的面容,他的嘴角一直在扬起,眸光里折射出晶亮的光芒,显然,心情好极了。

    这几天来,他的心情也一直处于压抑和担忧之中,如今,一切误会解开,听到她甜美的声音,这种心情真得非常美妙。

    贺凌初想到这一次的误会,全是表妹引发的,他内心懊恼又有些生气,看来,是他过于纵容她了,今后,一定要好好的教育她,不许她再这么玩劣生事了。

    在城区休息了两天,宫雨宁和安德鲁就在机场告别了,分别回到自已的国家,宫雨宁在半个小时之后,就踏上了飞回国内的航班,离家这么久了,她也很想念爸妈了。一座典雅的白色庄园里,贺凌初的跑车发出一声低吼声,线条流畅的驶入了花园的停车场方向,他推门下车,自后座里抱起了一束芳香四溢的百合花朝庄园的大厅方向走

    去。

    “贺少爷来了。”有佣人看见他,亲切的朝他打招呼。

    贺凌初颔首致意,脚步沉稳的迈入大厅里,刚到大厅的门口,自花园方向,传来了一句温柔的呼唤,“凌初,你回来了。”

    “丽姨。”贺凌初的目光带着柔和尊敬之色,看着一袭白色沙裙的女人走过来。

    她素雅的打扮,长发挽在脑后,插了一支古香古色的桃金钗,妆容雅致,这是一个气质高贵的夫人。

    她正是贺凌初母亲的妹妹,他的阿姨潘丽。

    贺凌初迎向她,把手里的花递给她,潘丽欣喜的接过,闻了一下,“你每次来,都给我带来百合花,我很喜欢。”

    “只要丽姨你喜欢,我每天都可以给你送来。”

    “别不需要,你来的时候,给我带一束就行了,平常花园里的花也很多,可以剪来装点屋子。”

    两个人一边走进大厅,潘丽好奇的问道,“这次你远行,有没有遇上什么有趣的事?有趣的人?”

    “倒是遇上一个女孩。”贺凌初一边说,嘴角已经上扬笑意了。

    潘丽的回头看他一眼,便心思通透,她笑问,“一定是一个让你喜欢的女孩子吧!”

    “对,她非常特别。”

    潘丽赞许的点点头,“嗯!什么时候有空带回国内,让我们认识一下。”

    在他们聊天进来的时候,在二楼的楼梯处,一抹身影正准备下楼,可她正好听见这些话,她的脚步一驻,扶着扶梯的手顿时抓紧了,女孩的面容也闪过一抹慌乱和无措。

    凌初哥找到喜欢的女人了?

    “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宫雨宁。”

    “姓宫?好少见的姓氏,单是听这个名字,就能想到一定是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吧!”潘丽说话间,神态举止,都非常雍荣优雅,带着一种皇室的贵气。

    这时,二楼一句声音不由笑着反驳道,“妈,怎么可以只凭着名字,就能断定一个人长得好不好看呢?我倒不觉得呢!”

    上官凝曼的身影扶着扶手迈下来,她的语气里,忍不住的泛着一股子酸味。潘丽笑了一下,“你又哪里来的意见?”

    贺凌初的目光看向走过来的苗条女孩,俊颜严厉的板了起来,“凝曼,你该学着懂事了。”

    “我怎么了啦!”上官凝曼鼓着腮帮子,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以后不准碰我的手机。”贺凌初警告一声,俊颜板起来。

    上官凝曼的目光眯紧了,刚才她偷听到的,凌初哥感兴趣的女孩,就是叫宫雨宁,而她上次骂得就是她,还把她的电话号码删了,所以,他现在是在生气这件事情吧!

    “凝曼,你又做什么胡闹的事情了?”潘丽的目光望向她。

    “我…我就是不小心删了凌初哥的号码,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以为那是一些不三不四的女孩在骚扰他呢!”上官凝曼一脸委屈的表情。

    贺凌初的目光沉了沉,“别嘴硬了,这件事情暂且饶了你,但没有下次了。”

    上官凝曼的眼眶涌上一层水雾,她红唇一扁,带着几份哭腔道,“凌初哥,我知道错了,我改还不成吗?”

    “好了,你凌初哥教育你,也是为了你好,让你懂事。”

    “晨旭呢?”贺凌初打听着表弟的下落。

    “他前几天说心情不好,出去散心了,我也没有问是去了哪里,今早打电话给他,说在国外。”

    贺凌初的眼底闪过一抹紧张,表弟难道背着他去了找古昊?他暗暗咬了咬牙,看着丽姨那毫不知情的表情,他的心弦有些沉重。

    “留下吃午餐吧!”潘丽问道。

    “好。”贺凌初没有拒绝,在这里,比在他自已的家里,更有一种家的味道。

    因为,他从小就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回忆。他出生在商界,父亲自母亲去世之后,就很少在家里,常年出差在外,把他扔在了这里生活,他的阿姨将他视若已出,给予母亲般的温暖和疼爱,即便她还有其它的两个

    子女,也未偏心一分一毫。

    贺凌初拿着手机出来花园里,他直接拔通了表弟上官晨旭的号码。

    “喂!哥!”那端,上官晨旭的声音透着一丝紧张。

    “你在哪?”

    “我在国外散心啊!”

    “和什么人。”贺凌初的声音透着一丝兄长的威严。

    “就一个人!”上官晨旭的声线里,透着一种男性刚硬,他只是年纪比贺凌初小,但在行为处事上,也是非常男人的。

    “你不要骗我,你是不是见古昊了?”

    “哥,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上官晨旭的声音透着一丝不奈烦了。

    贺凌初咬了咬牙,命令一声,“三天之后,给我回家。”

    “我这次不回去了,准备在国外呆上一个月。”那端上官晨旭的声音有着和他作对的成份。

    “你…”贺凌初气得沉默。“这一切都不关古昊的事情,你背着我威逼他,恐吓他,我不许你这么做,我的感情,我自已做主。”上官晨旭说完,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