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9章被逼表白
    气氛一时安静下来,甚至有些压抑。

    宫雨宁执着酒杯品了几口,她在等待着,等待着贺凌初说点什么。

    “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贺凌初低沉寻问。

    宫雨宁微微一怔,虽然没有等到她想要的那句话,但是,这个邀请,也令她开心,她笑着点点头,“好啊!”

    贺凌初从位置上站起身,伸手到她的面前,宫雨宁自然的把手放进他的大掌里,甘心被他牵起,走向了中间那星空般的舞池里!

    这里的光线昏暗,但是,如果两个人靠近足够的近,也是能看清对方的表情的,这大概就是灯光师故意这般调节的,让男人与女人之间拉近距离。

    宫雨宁的手自然的搭在贺凌初的肩膀上,而她的腰际,一只大掌亲呢的探来,箍住她纤细的腰,拉近。

    宫雨宁的呼吸微微一喘,身子紧贴上男人结实的身躯,令她的心跳加速。

    两个人都是富贵家族培养出来的人,跳舞,这是一种基本的社交礼仪,所以,不存在不会跳这种事情。

    宫雨宁和贺凌初配合得很好,旋转,摆荡,脚步节奏几乎一致,跳舞还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目光的对视。

    宫雨宁有些羞赫,好几次都是故意不看他,但她知道,贺凌初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脸上,她的脸颊早已经发烫了。

    正跳着,自然,也会遇上一些不太会跳的,或者碰撞,宫雨宁就遇上了,她的身后,一个女孩动作太大,就撞在她的背上。

    宫雨宁脚步一乱,整个人扑进了贺凌初的怀里,而她的额头处,男人的薄唇直接贴上了。

    那个女孩回头道了一声歉,宫雨宁笑应一声没事。

    贺凌初的目光眯紧,在宫雨宁笑着转头看他的时候,他突然俯下身,在宫雨宁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他气息微乱的吻在她的红唇上。

    宫雨宁瞠大了眸,脑子空白的炸了一下,唇上是男人停留过后的气息。贺凌初吻完,目光越发灼热的锁住她,在看着她的反应。

    “你。。。”宫雨宁抬头不知是羞,是恼,但,明显是措手不及。

    贺凌初嘴角弯起一抹笑意,“我怎么了?”

    “你。。。你为什么要吻我。”宫雨宁脱口而出的问道。

    贺凌初咬了咬薄唇,眸光星星点点,“因为你太迷人。”

    这个理由,算是理由吗?

    难道她太迷人,就要被他吻吗?这是什么罗辑。

    “不行!”宫雨宁突然有些气恼。

    贺凌初的眼神闪过一抹慌乱,“你生气了?”

    “那当然!”宫雨宁微挑着眉宇。

    贺凌初的内心真得慌作了一团,原来,她并不喜欢他的吻,这对男人来说,可是一件非常伤自尊和颜面的事情,大概,从小到大,都没有慌成这样吧!

    倏地,宫雨宁掂起了脚尖,在他的侧脸上直接亲了一口,“礼尚往来,总不能你吻了我就算了吧!”

    短短的几秒,真是要了贺凌初的命,原来是他误会了。

    她生气,只是因为她要反亲回来。

    “你真是淘气。”贺凌初禁不住的想要教育她一句。

    宫雨宁眨了眨眼睛,笑得有些迷人,“我淘气?难道我不是可爱吗?”

    贺凌初对她又怨又恨又爱,简直就是不可捉摸的小妖精,她的心思,直接影响到他所有的情绪起伏。

    “也可爱。”贺凌初不得不哭笑不得的承认这一点。

    “我们喝点东西去,休息一下。”宫雨宁牵着她的手,往沙发上走去。

    在坐进沙发里的时候,贺凌初的手往旁边的帘子一拉,一层淡淡的金色沙帘,把这一个沙发变成了较为私人的地方,至少外面看进来,是蒙蒙胧胧的一种画面。

    宫雨宁也喜欢这样隔绝出来的环境。

    贺凌初倒着红酒,把半杯送到她的面前,“会喝吗?”

    “能喝一点。”宫雨宁点点头,拿起来摇晃着品了一下,“口感不错。”

    “你家应该珍藏很多好酒吧!”

    “嗯!我爸的酒窖里,有很多年份非常不错的红酒。”说完,宫雨宁不由查户口似的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家有几口人呢?”

    “目前,只有我和我爸。”贺凌初回答。

    宫雨宁的脸色瞬间自责又内疚,她柔声问道,“那你母亲呢?”

    “她很早就过世了,在我三岁的时候吧!我是被我姨带大的,就是晨旭的母亲。”

    宫雨宁的眼睛里闪过心疼之色,难怪他对上官晨旭的事情如此上心。

    原来如此。

    “对不起!”宫雨宁道歉,因为提及他的伤心事了。

    “没事!”贺凌初微微一笑,这件事情,他早已经接受了。

    宫雨宁又想知道他的事情,又怕又触到他的伤心事,就捧着酒杯不敢再问了。

    “我对你家比较了解。”贺凌初挑眉笑了一下。

    “是吗?”

    “不过,是对你家的公司涉及的领域方面,我只知道宫家还有一位小姐,只是不知道是你。”

    “那你现在知道了。”宫雨宁撑着下巴,眯眸一笑。

    贺凌初的目光凝视着她,“不但知道了,还知道宫小姐漂亮又可爱,还很淘气。”

    宫雨宁有些暗暗无奈,她真得是一个乖乖女的,哪里淘气了?

    “那你一定不喜欢淘气的女孩喽?”宫雨宁挑眉反问,就要为难他。

    贺凌初眼底笑意加深了几分,“谁说我不喜欢的?”

    “那就是喜欢?”宫雨宁难掩内心一丝暗喜再问。

    “喜欢。”贺凌初非常认真的回答这句话。

    宫雨宁咽了咽口水,就这么逼着他说喜欢自已了,好像有些过于耍心机了。

    “那你喜欢我吗?”贺凌初非常直接的反问。

    宫雨宁眨了眨眼,要知道,承认喜欢一个人,还真得有些难的。

    贺凌初只等了几秒,便勾唇笑了一下,“看来你不喜欢我这样的!”

    宫雨宁忙不跌的抢着反驳一句,“谁说我不喜欢的,我喜欢。。。”

    说完,宫雨宁俏脸羞死,这个男人,也不省油,竟然就这么逼着她承认了。

    好窘,她忙瞪他一眼,“你故意的。”

    贺凌初笑得非常满足而迷人,还有些坏坏的意味,“我可没逼你。”宫雨宁想说什么,反还是甜笑出来,好吧!即然说喜欢了,那就喜欢了,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