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4章安然无事
    房间里的气氛不由的紧张了起来,宫雨宁坐在沙发上,坐卧不定,她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离刚才保镖打电话过去十分钟了,现在,他们正在外面追查那个杀手的下落

    。

    宫雨宁因为有些紧张,她不由站起身,打算去阳台上吹吹风,站在房门旁边的贺凌初看见,立即阻止她,“不要去阳台。”

    宫雨宁心弦一凛,赶紧阻止了脚步,贺凌初看着她被吓苍白的脸色,他微微一笑,“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宫雨宁咬着唇,她的确有些紧张,必竟从小到大,没有遇上这样直接而来的危险,宫雨宁眨了眨眼,贺凌初走过来,握住她的双手,深邃的眸凝视着她,无声的传递着力

    量。

    “放心,在我在,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他低沉坚定的说。

    宫雨宁的恐惧消失了,此刻,她脑子微微嗡然,她咽了咽口水,脱口问道,“贺凌初,你为什么要这么保护我?”

    贺凌初的目光不闪不躲,只是笑了一下,“大概是因为你需要人保护。”

    宫雨宁脑子一秒清醒了回来,这个男人,说句喜欢她,不会怎么样吧!还是,他根本不喜欢她?只是觉得她太需要保护?

    就在这时,宫雨宁的房门传来了敲门声,贺凌初和她对视了一眼,他朝她道,“你回房间去。”

    “那你呢?”

    “我去门口看一下。”贺凌初说道。宫雨宁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担心他,贺凌初坚定的牵着她的手走到了房门口,把她推进去,又把门关起来了,贺凌初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快速看一眼,门外是保镖阿段

    。

    他伸手拉开,阿段快步走进来,“贺先生,完全没有查到那杀手的行踪,游轮太大了,我们人手有限,现在,我会召集其它人,都守在房间里,保护小姐安全离船。”

    贺凌初自然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出去找杀手的可能性太小,他有心要躲的话,随意一个角落都可以让他消失行踪,现在,还是一起保护宫雨宁为主。

    贺凌初敲了一下门,推门进去,只见宫雨宁坐在床沿上,整个人都在绷紧着心弦的样子,这令贺凌初的心底涌上一抹心疼,让她承受这样的担惊受怕,好像成了他的错。

    “怎么样?”

    “阿段召集人手,一起在房间里保护你。”宫雨宁点点头,就在这时,门外面好像传来了什么动荡,紧接着,敲门声传来,阿段看清是自已的三个手下,立即开门,而这个时候,就看见在三个手下的身后,有警方

    快速出动来这边。

    “怎么回事?”阿段问道。

    “老大, 隔壁房间出了事,刚才警方拍摄到有逃犯跳海逃了,他有同伙把他救走了。”

    “看清楚那个逃犯的脸了吗?”

    “就是我们追查的那个男人,他的目标好像不是小姐,而是旁边的一个男子。”

    贺凌初和宫雨宁一起走出来,也正好听见了这个手下的话。

    “确定吗?”贺凌初拧紧着眉宇问。

    保镖点点头,阿段拉开了房门,就听见原来贺凌初所住的房间里,大门张开,有警方正在里面处理这件事情,贺凌初朝阿段道,“看好你们小姐,我去看看情况。”

    看着贺凌初离开,宫雨宁不由听见刚才看完了现场回来的保镖在低声道,“凶手开了八枪,看来是寻仇的,场面非常…”

    保镖说完,看了一眼宫雨宁也在偷听,他立即住了口,不想吓着她,宫雨宁只听见说开了八枪,背上就窜起一股冷意,不用想,场面有多恐怖了。

    而且, 就在隔壁,就是之前贺凌初所住的那间房间,宫雨宁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贺凌初在半个小时之后才回来了,他把一切事情都了解清楚了,也确定了他遇见的那个杀手,目标不是宫雨宁,而是一个欠了高利债逃难的大老板,那个杀手已经逃窜了

    。

    看来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刺杀事件,所幸,目标不是宫雨宁。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阿段带着手下先出去了,再深度的了解这件事情,房间里,宫雨宁的俏脸还是刹白着,甚至她还有些手抖,因为凶杀案就在她的隔壁。

    “你放心,警察都已经处理好了。”贺凌初安慰一声,递了一杯水给她,“喝一口水。”

    “你看了现场?”宫雨宁拿着水,深呼吸一口气问道。

    贺凌初点点头,他刚才就直接进去看了一眼,死者已经被运走了,不过,房间里还在处理之中。

    宫雨宁看着他镇定无事,仿佛根本没有一丝恐惧的表情,她真得很佩服他的心里素质,他看了现场,都没有一点儿事情,而她只是光听着,就感觉背上发毛。

    “你不怕吗?”宫雨宁好奇的问道。

    “这有什么好怕的!”贺凌初一脸淡定的笑问。

    “我好怕。”宫雨宁不由环紧了手臂,她的胆子还真不大,特别是这样血腥的事件,她会做几天恶梦的。

    贺凌初看得出来,她是真得害怕,他不由起身,坐到了她的身侧,目光望着她,“别害怕,我会在这里陪着你。”

    宫雨宁点点头,如果不是他在,她早就要惊叫几声了,她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水镇定一下,这时,门敲响了,贺凌初打开门,安德鲁走进来。

    安德鲁也才知道的,他是在楼下逛着的时候,听说六层出了事情,他又几经的了解了一番才回来的。

    看着坐在沙发上,紧缩着一团的宫雨宁,“你们都知道了吗?隔壁出事了。”

    说完,安德鲁也有些余惊未散,“太猩狂了,竟然敢这么光明正大的犯罪。”

    “死的人是一个卷款潜逃的人,这种事情,有因必有果。”贺凌初冷淡的说了一句。

    安德鲁看着受惊吓的宫雨宁,不由安慰道,“雨宁,别怕,我们还有两天就下船了。”

    “嗯!”宫雨宁点点头。安德鲁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宫雨宁连门也不敢迈出去了,只是,她脑海里还是脑补了一些恐怖的画面, 她除了沙发,都不想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