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1章索要报答
    “可能是我的保镖,也可能是安德鲁。”宫雨宁猜测着说,就准备去开门,而这时,贺凌初突然扣住她的手腕,身躯狠狠压下,“别去,也许是危险。”

    宫雨宁的手被抓住,身体又被这个男人紧紧的压住,如果灯光亮起来,可以看见她小脸,全是涨红的颜色。

    “贺凌初,你放开我。”宫雨宁有些气恼了,她不想和他这样暧昧下去了。

    贺凌初只好坐起身,伸手拉了她一把,宫雨宁坐在他的身边,听着还在敲响的门,她坚持道,“我要去看看是谁,也许就是安德鲁,她一定是担心我。”

    贺凌初见她非要开门,他还是担心的扣住她的手臂拉住她,“宫雨宁,你听我说,这个时候,你不能开门。”

    “为什么?”宫雨宁真不解了。

    贺凌初只好叹了一口气道,“好吧!我告诉你实话,我其实并不是因为错过下船的时间,才留在船上的。”

    “那你是因为什么?”宫雨宁的心微微揪紧,难道是因为她吗?不,肯定不可能的。

    贺凌初的声音,直接回答,“我是因为你才留下的。”

    宫雨宁的呼吸急促了几分,他真得为了她留下的?可是,他有女朋友,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因为我在下船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男人登船,有人不小心把他的包撞了一下,从他的包里滚出了一个铁圆筒,在别人眼里,那根本不算什么危险武器,可是我知道,那种

    铁圆筒是可以组装枪支的,而且那个人的手背上,出现了一个黑帮的火烈鸟纹身,这船上有非常厉害的佣兵杀手。”

    宫雨宁的心狠狠揪住了,她咽了咽口水道,“你认为那个杀手是冲着我来的?”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但是,我不能大意,必竟你的身份太显眼了一些。”贺凌初出声道。

    宫雨宁此刻,对于门外的敲门声,也犹豫了一下。

    “你不用担心,如果那个杀手的目标是你,绝对不会对你的保镖和安德鲁动手的,必竟,他也不想打草惊蛇。”

    宫雨宁听完这个消息,她坐了下来,黑暗之中,她的面容绷紧,目光里闪烁着感激之色,她扭头,第一次想要看清这个男人的表情。

    可是,昏暗的的光线之下,她只能看见他晶亮逼人的目光,也正在看着她。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宫雨宁突然很想知道,她和他之间,也只能算是萍水相逢吧!他却因为一个不确定的危险,而留在她的身边。

    “因为我不希望你出事。”贺凌初的声音低沉而坚定。

    “那你就不想回去见你的女朋友?她也许在等着你回去。”宫雨宁心想着,因为她,让他又停留在船上浪费了几天的时间,这会不会阻止了他们相会?

    贺凌初突然哼笑出声,不说话。

    “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吗?”宫雨宁眨了眨眼,有些懊恼,不好好回答她的话,还笑。

    贺凌初不笑了,昏暗之中,看不清他的神情,但是,他的语气,却绝对的认真了起来,“我还没有女朋友。”

    “什么?可你明明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宫雨宁微微瞠着眸逼问,这可是他亲口说的,别以为她没有听见。“是,我想要留在你的身边,我为了避嫌,必须说自已有喜欢的女人才行,否则,你会把我当成登徒浪子的,我只是说了一个慌。”贺凌初在昏暗之中的目光,依然在盯着

    她。

    宫雨宁的呼吸一窒,说慌?他没有喜欢的女人?更没有女朋友?他只是骗她的?

    “你…”宫雨宁真是气得不想和他说话了,“你竟然对我说慌。”

    “对不起,情急之下,我除了说慌骗你,我找不到其它的方式能安然留在你的身边,只有这样,你才不会把我赶出去。”贺凌初道歉了,必竟他说慌骗她。

    原本,宫雨宁是生气的,但是,听完这句话,她生气的情绪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于言说的感动,和难于名状的情绪。

    他所做的一切,最终的目的就是保护她的安全,而她,竟然嫌弃他,不信任他,还怀疑他是混蛋…

    “你…”贺凌初想问她,她是不是还要生气?

    而这时,贺凌初只感一道香氛袭来,下一秒,他的怀里就抱进了一个柔软的身子,搂着他的脖子,紧紧的抱住了他。

    贺凌初被这个突然而来的拥抱,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微微张着双臂,就感觉怀里的身子拥得很紧…

    “宫小姐…”

    “谢谢你!”清甜的女声在他的耳畔响起。

    贺凌初突然有些有些想知道,她要怎么谢,以是,脱口就反问一句,“怎么谢?”

    “以身相许你是别想了…”宫雨宁咬牙道。

    “呃!我没有这么想…”贺凌初赶紧澄清,然而,心里却想着,这样也不错。

    “不过…”宫雨宁在昏暗之中,笑了起来,下一秒,她捧着他的脸,红唇主动的吻在他的侧脸上,“这样可以。”

    贺凌初只感觉不够,他突然化被动为主动,不知安放的长臂,一手搂着她的纤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就这么将她重新压到了沙发上。

    宫雨宁还未反应过来,霸道的薄唇贴了下来,这个感谢礼物,还是要他自已来索取才对。

    宫雨宁的脑袋轰得一声空白了,唇上是令她陌生又不知所措的吻,不属于自已的气息,竟清冽而好闻…

    房门外,敲门声消失了,大概是以为她睡着了吧!

    然而,“啪哒…”一声,整个六层的船舱灯光亮起,电路抢修成功了。突然刺眼的灯光,射进了宫雨宁那微瞠着的清眸,刺得她脑子晃成了一片星光,同时,也看见了近在咫尺的男人眼睛,深邃而迷人,同时,散发着一种令她脸红耳赤的灼

    热。

    两个人依然唇瓣相触。

    如果在黑暗之中,宫雨宁的羞赫没有这么明显,那么此刻,她的俏脸红到不可思议,她也猛地推开了身上的男人,“报答够了吧!”

    贺凌初坐起身, 薄唇笑着轻咬,“不够。”“那也不行了。”宫雨宁扭头瞪他,这个男人还想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