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0章突然停电
    灯光明亮的大厅里,只有贺凌初坐在沙发上,宫雨宁则回到了她的房间,躺在床上,才意识到,房间里只有一个浴室,而且,还是在她的房间里。

    宫雨宁不由坐起身,有些头大的看着门的方向。

    这时,她听见了门铃声,她皱了皱眉,走到门口打开门,贺凌初站在门口,服务员将他的干洗的衣服全都送了进来。

    服务员离开,宫雨宁走出来,贺凌初也扭头看她。

    宫雨宁轻咳了一句,“浴室在我房间,你现在要用吗?”

    “可以用吗?”贺凌初反问一句。

    宫雨宁不由想笑,但却一脸正经道,“当然可以。”

    “好!那我现在进去洗个澡。”贺凌初说完,他拿起他换洗的衣服走到她的面前,“你真得不介意?”

    宫雨宁想说,介意有用吗?总不能让他几天不洗澡吧!那太为难他了。

    “你去洗吧!”宫雨宁说完,她转身走向了阳台的方向,她想去吹吹风。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二十分钟,宫雨宁听见了身后的房门推开,她咬着唇,有些羞赫的回头。

    只见贺凌初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西裤,墨发泛湿,不是披浴袍就出来的形像。

    “我洗完了。”贺凌初朝她勾唇一笑,衬衫有一些水渍紧贴在他腰背线条上,呈现出他结实迷人的上身,宫雨宁不经意的看了几眼,心跳微微急促起来。

    果然,房间里多了一个男人,就是不够方便。

    宫雨宁回到房间里,浴室方向,飘出一丝香氛,她俏脸微微一热,想到她的浴室里,贺凌初洗澡的事情,就感觉哪里有些羞窘。

    宫雨宁在房间里一直呆啊呆,呆到了十点半左右,她感到渴了,她推门出来,就看见沙发上,轩辕宸枕着手臂好像睡着了。

    宫雨宁不由一怔,他这么快就睡着了?她为了确定一下,她不由轻轻的迈步走到沙发旁边。

    就在她俯下身想要打量他的时候,贺凌初的目光倏地睁开,猝不及防的两双眼睛撞在了一起。

    “呃!我就是想看看你需不需要被子,晚上空调开得挺冷的。”宫雨宁有些慌乱的朝他问道。

    “有吗?”贺凌初忍着一抹笑意,认真的问。

    “有啊!我柜子里有毯子。”说完,宫雨宁赶紧走向了房间,没一会儿,抱了一个整齐的毯子过来放在他的身上。

    她则去了倒水喝,贺凌初并没有盖上,他一双目光凝视着她在大厅里走动的身影,穿着一套卡通睡衣的女孩,显得格外的可爱,透着少女的气息。

    宫雨宁查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在盯着她,她不由扭头看向他,“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贺凌初收住了目光。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想法。”宫雨宁挑眉说道,必竟,她还是不放心的。

    贺凌初不由低沉一笑,“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了,绝对会做到。”

    宫雨宁端着水就进了房间里去了,她躺在床上,原本这个时候,她也是会有困意的,现在外面多了一个贺凌初,她的困意都赶跑似的。

    她竟然会忍不住的想,他在外面干什么。

    突然,她头上的电压突然不稳,水晶灯发出了一阵明明灭来的光线来,宫雨宁的心弦立即绷紧,抬头看着那滋滋作响的水晶灯,她感觉一丝不安。

    她的心也跟着这灯光颤微微,突然,水晶灯还是直接暗了下去,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宫雨宁的心狠狠一扯,而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她又心弦一紧,“谁啊!”

    “是我!停电了!”贺凌初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宫雨宁这会儿也赶紧摸黑到了门口,她打开门,大厅里还有一盏安全应急灯,但不亮,却还是不至于全黑暗。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停电?”宫雨宁的内心浮上一层不安来,如果在陆地上停电,那还不算害怕,可现在,是在海里啊!贺凌初的内心也涌上很多种猜测,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停电,那肯定也伴随着莫名的危险而来,他想到了那个黑帮的佣兵,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人,还是有同伙一起登船

    了。

    “别担心,我们先在房间里等一会儿,看是不是电路问题,如果是,肯定有人抢修了。”贺凌初的想法是,不要出门,不要让那些人趁乱有机靠近她。宫雨宁也只能这么想了,突然,平静的船身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起伏,仿佛遇上一波急浪,骤然的不稳,令两个人直接失去了平衡,贺凌初快速搂着宫雨宁直接倒进

    了旁边的沙发上。

    宫雨宁只感天覆地翻之间,整个人就被男人给重重的压在身下了,柔软的沙发撞在后脑勺,没有多疼,但也够令她晕呼呼一阵。

    黑暗之中,两个人的呼吸瞬间紧挨在一起了,宫雨宁瞠大着眸,应急灯的光线不足于令她看清这个男人的表情,但,能令她感觉到他灼热的目光凝视着她。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传来,一声比一声急促。

    突然,船身又起伏了一下,贺凌初的身躯轻轻撞在宫雨宁的身上,直接令宫雨宁一张俏脸羞红到极点。

    “让我起来。”宫雨宁要求道。

    “不行,现在船身不稳定。”贺凌初不答应,这样的时候,每个人都知道,立即要找到一个固定身体的方式。

    “可是….”宫雨宁急得不由抬头,她才刚刚直起了一些上身,昏暗之中,她柔软的红唇突然就主动的贴上了男人的薄唇。

    她眼睛瞠大到了极限,她赶紧往后一仰,而男人的薄唇又顺着她的红唇,烙印在她精巧的下巴…

    错乱了,要疯了,这都在发生什么?

    贺凌初怔了几秒,昏暗之极的光线之下,她几乎能感觉到宫雨宁那抓狂的心里。

    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有些急的敲门,把宫雨宁吓了一跳,她的手摸黑一抓,就抓住了贺凌初的手臂,“是谁?”“不管是谁,这个时候都不要开门。”贺凌初不理会门外的敲门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