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自作自受
    宫雨宁看着霸道走进她房间的男人,她微微瞠着眸,她关起门,有些惊讶道,“你怎么没有下船呢?”

    贺凌初在来找她时候,他就没打算要告诉她,有杀手潜伏上船的事件,免得吓着她,必竟,他现在也还没有确定,那个杀手是不是争对她的,以免让她惶恐不安。

    “错过了时间。”贺凌初转过身,目光晶亮的看着她,“我只能在下一个码头下船。”

    “这怎么可能,广播催了一遍又一遍,每个角落的人都听得见的,你怎么会错过呢?”宫雨宁还真得不相信他这套话,就算他不想下船有其它的原因,可她不希望被骗。

    “我可以付你这几天的房租,我要求不高,有一个地方落脚就行。”贺凌初说完,看了一眼大厅的沙发,他指着沙发道,“我可以在沙发上凑合睡。”

    宫雨宁想到上次他轻薄的事件,她立即心神了一丝警惕,做为一个女人,她该有这样的提防,必竟这个世界,知人知面不知心。

    再说,她对这个男人也没有完全的了解,万一他想要干点什么坏事,她可怎么办?

    似乎看穿了她的内心,贺凌初的目光一凛,眯紧,“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碰你,更不会侵犯到你,我只是暂时借住。”

    “你…你可以再续房。”

    “没办法,被别得客人订掉了。”

    “那你可以去住普通房。”宫雨宁再问道。

    贺凌初现在想在她的身边,就是近身保护她,如果他去住四层或者三层的普通房,那么,她遇上什么危险,他是没有办法快速赶来的。

    所以,他放弃这个打算。

    “你就不相信我?”贺凌初微微挑眉凝视着她,假意露出一抹失落来。

    宫雨宁咬了咬唇,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我曾经为你挡过一颗子弹,你知道那颗子弹如果再偏离几分,就直射我的心脏,我宁愿拿我的命来救你,这样的恩情,你竟然不相信我,太让我失望了。”贺凌初现在无

    论如何也要住在她的房间里。

    宫雨宁眼神里的防备果然因这句话,消散了一些,她认真道,“这件事情,我很感激你…”

    “很好,你会感激我就行,那么我在你这里住下来了。”贺凌初立即截了她的话,把这份恩情变成她的报答。

    “可是…”宫雨宁想说,男女授受不亲。

    贺凌初立即直接打断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

    “我怎么证明…”宫雨宁眨了眨眼问道。

    贺凌初的目光抬起,非常笃信的看着她,薄唇启口道,“我有喜欢的女人。”

    这句话,加上他的眼神,绝对可以证明,他不会对任何女人产生兴趣。宫雨宁微微一愕,内心复杂的情绪涌上。

    贺凌初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上次我醉酒的那一次,我很抱歉,那是在我醉酒不理智的情况下侵犯了你,我保证这几天,我绝对不会碰酒。”

    宫雨宁的脑海里,却还是停留在他刚才那句话,他有喜欢的女人。

    这句话,果然非常令她冷静之极了,她指着沙发道,“好,你想住就住吧!沙发给你睡。”

    贺凌初微微吁了一口气,终于取得她的信任,不会再赶他走了。

    只是,他突然有些后悔,刚才那句话,可是,为了博得她绝对的信任,他不得不说这个慌。

    “你住我房间里,就不怕你的女朋友吃醋?”宫雨宁突然问他,这个时候,该误会的,应该是他的女朋友吧!

    贺凌初微微一怔,他只好继续往下演了,“没事,她非常相信我。”宫雨宁胸口微微一窒,突然想到之前和他在赌场里相处,又想到他送给她一只粉色娃娃,这一切,已经过于暖昧了,还有,她整夜照顾了他,又送了他一副亲自画的画像

    。

    而她竟不知道,他竟然是名草有主的人了,看来,她今后该对这个男人保持绝对安全的距离才行。

    她可不想,落得被人误会的下场。

    贺凌初看着环着手臂,站在门口处,一脸沉思的女孩,莫名的,他有些紧张,她又在乱想什么了?

    “那个…上次我送你的那副画,你还给我吧!”宫雨宁突然想到这件事情,那画的一角,她还落了款的。

    这绝对不能让他的女朋友看见。

    贺凌初墨眸微瞠,他第一个想法自然是不肯,他低沉道,“即然你送给我了,为什么要还回去?”

    “因为那副画的角落里,我写了我的名字,如果让你的女朋友看见,肯定会误会你的,我不想给你惹麻烦。”宫雨宁一脸正色的说道。

    贺凌初莫名的急了一下,“没事,我可以跟她解释。”

    宫雨宁见他的意思不会还了,她只好呼了一口气,“好,你自已看着处理吧!”说完,宫雨宁走进了自已的主卧室里,瞬间,她只感觉胸口处好像有什么埂着,有些难受,她的脑海里竟开始在想像着,贺凌初喜欢的那个女孩是什么身份?长什么样?

    一定是某富家大小姐吧!

    她同时也有些自责,早知道他有女朋友,那么,她一定不会和他走得那么近。

    贺凌初坐在沙发上,看着沙发上独独只有一个粉色的布娃娃,那是上次他送的。

    他微微一怔,明明那一天安德鲁也送了两个给它,难道特别的珍藏了起来?

    贺凌初目光四下一扫,就看见那两个放在柜子处,一个装饰台上,两个娃娃并肩坐着,而且,更像是被冷落的一方。

    贺凌初是一个心思敏锐的人,他的心弦扯了一下,他看着沙发上放着的粉色布娃娃,这意味着,宫雨宁坐在沙发上,喜欢抱着的,就是他送得这个。

    明明只是一种猜测般的想法,贺凌初的心情竟说不上来的,有些愉悦感。

    贺凌初除了手机和钱包在身上,他连一件换洗的衣物都没有,这几天,他必须去置办几套衣服才行。

    而这时,房间里,宫雨宁也意识到这一点,这个男人想要住在她这里,那么,这里只有她的一套用品,他们总不能共用吧!只要想到他竟然是有女朋友的人,所以,她更加顾及着他们之间的东西共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