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3章误会加重了
    宫雨宁的嘴角微微弯起一抹笑意。

    贺凌初扶了一下额头,醉意还是令他的头疼了起来。

    宫雨宁眼底的笑意一收,转变成了担心,走过来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贺凌初依然扶着太阳穴,神情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宫雨宁俯下身问道,“你怎么了?”

    “头疼。”贺凌初回了一句。宫雨宁不由伸出手,纤细的柔指在他另一侧的太阳穴处轻揉,贺凌初的俊躯直接绷紧,此刻他身体里,有酒精产生的热度,还有本身发热的热度,此刻,宫雨宁碰触的手

    ,也莫名的添上了一丝热意。

    他感觉身体有一种快要爆炸的感觉,甚至,他感觉内心里还有一头被唤醒的野兽在嘶吼,挣扎着想要脱离理智的囚禁。

    宫雨宁的存在,令他在酒精的帮助之下,产生了一种男人最直接,最原始的生理反应。

    仅仅只是这个女孩此刻的轻轻一触,就令他产生了如此惊人的反应,贺凌初呼吸微微一促,伸手就扣住了宫雨宁还要揉按的手,声线嘶哑了几分,“可以了,你回去吧!”

    “要不要给你叫医生?”宫雨宁感觉他这是真头疼,挺担心他的。

    贺凌初这会儿要命的,不是头疼了,他拧着眉,声线透着一种克制,“不用。”

    可是,他这样紧绷的样子,在宫雨宁的眼里,就是头痛的症状,她没有离开,温柔道,“你放心,今晚我会留下来照顾你的。”

    宫雨宁想要离开的身影,令男人突然一扯,宫雨宁的身后就是沙发,她身子直接跌在沙发上,下一秒,男人危险的上半身欺压了过来,“你确定要照顾我?”

    宫雨宁这才看清楚他的眼睛,他的眼睛蛰伏着一头困兽般,男人眯着眸,抿着薄唇,看着她的视线,像是下一秒就要吞了她。

    宫雨宁全身的神经不自觉的绷紧了。

    贺凌初伸手捏上她小巧的下巴,令她强迫触上他的眼,他深沉的瞳孔里,映着她慌乱又戒备的小脸,他扬起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你确定晚上要照顾我?”

    这声音里,透着非常明显的危险气息。

    宫雨宁几乎本能的伸手推他,然而,贺凌初还是俯下了身,在她微翕动的红唇上,偷了一个腥,解一解他此刻身体里那头被唤醒的兽。

    红唇上烙下来的那一抹微凉触感,令宫雨宁脑子空白了几秒,要疯了,这个男人太混蛋了吧!她好心照顾他,他竟然…

    宫雨宁气得伸手推开他,出力之下,根本没顾及他左肩还受过伤,贺凌初被伤口的疼意弄得闷哼了一声。

    捂着受伤口坐直了身体,宫雨宁赶紧从沙发上站起,一双眼眸燃着火焰般,一张俏脸像带刺的玫瑰花,“贺凌初,你…”

    贺凌初知道自已自作自受了,他原本就是要赶走她的,免得她呆在他的身边,让他更不好过。

    “我这是给宫小姐上一趟课,以后,离醉酒的男人远一点儿,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贺凌初似笑非笑的冷嘲,修长遒劲的长腿慵懒的交叠在一起。

    从头到脚,都在彰显着一种雄性气息,他微微挑了眉,“如果宫小姐不介意献身,今晚我奉陪。”

    宫雨宁咬了咬唇,气呼呼的骂了一句,“可恶,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说完,宫雨宁羞得不想理他,转身就走向了门口的方向,拉开门,又狠狠的砰的一声关上。

    听着重重的关门声,贺凌初脸上的一切表情像是挖解了一般,顿时变成了一种面无表情的无力,他有一种预感,宫雨宁绝对不会再理他了。

    宫雨宁回到房间,把门一关,一张俏脸红通通的,小手也紧握紧了拳头,可恶,太过分了。

    宫雨宁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捂着红唇,脑海里那一个冰凉的触感清晰涌上。

    算了,她为什么要照顾一个,对他有非份之想的男人?

    这一夜,宫雨宁失眠了,满脑子都是贺凌初那张危险又张狂的面容,她有些生气,也有些失望,原来男人都是这副德性吗?

    清晨。

    宫雨宁和安德鲁约了早餐,她脸色不太好看,安德鲁不由关心的问道,“雨宁,你睡得不好吗?”

    宫雨宁摇摇头,“大概是没运动。”

    “那一会儿我们去健身房。”

    “好啊!”

    两个人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一道身影往这边走来,贺凌初也来这里吃早餐了,这六层楼的自助早餐就这么一家,碰上也是很容易的。

    宫雨宁此刻满脑子都是他昨晚危险可恶的脸庞,两个人的眼神直接触上,贺凌初深褐色的眼眸里有一丝怔愕。

    “你朋友。”安德鲁立即朝她出声,生怕她没有看见。

    宫雨宁当然看见了,此刻,她小脸一撇,假装没看见。贺凌初近一米九的身段,高大迷人,深色的衬衫令他浑身散发着男性的魅惑气息,这时,一个妖娆性感的女人扭身走到他的身边,眼神媚惑的盯着他,经达他身边的时候

    。

    贺凌初的胸口,就这么被这个女人的摸了一把。

    贺凌初一怔,看向突然碰他的女人,而那个女人火热的手掌贴在红唇上,朝他送了一个飞吻,“谢谢你昨晚请我喝酒。”

    宫雨宁恰好就看见这一幕了,她咬了咬牙,还真让她猜对了,这个男人昨晚在酒吧里都招惹了什么女人?

    然而,贺凌初却根本没有记忆,昨晚在酒吧他心情不好,的确有女人过来撩他,他正眼未眼,就让酒保送一杯酒打发了,原来是这个女人。

    贺凌初的目光莫名闪过一抹急促,他看向宫雨宁,宫雨宁正好给他一个冷眼,她微抬着小脸,就离开了。

    明显,这个误会越来越深了。

    贺凌初回头看着宫雨宁的背影,他闪过一抹无奈,他转身走向了餐厅的方向。

    “雨宁,你怎么不和你朋友打招呼?”安德鲁好奇的问道。“我和他已经不是朋友了。”宫雨宁有些生气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