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管着他
    宫雨宁带着保镖在几层的医务室里走了一圈,并没有找到贺凌初的身影,时间也有些晚了,她让保镖送她到了房门口,就让他们离开了。

    宫雨宁坐在沙发上,拿着那只粉色的娃娃发了一会儿愣,思来想去,宫雨宁还是想确定他有没有回来,她推门出来隔壁,她伸手按响了房门的门铃。

    依然按了半天也没有人开门,她想,如果贺凌初在里面的话,没可能不见她的。宫雨宁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听见电梯方向叮得的一声传来了电梯开启的声音,宫雨宁不由转身走向了走廊拐角的位置,望着电梯门方向一看,只见两个保镖架着一个身

    影啷呛的男人出来。

    不是贺凌初是谁?

    “他怎么了?”宫雨宁不由急得走过去寻问道。

    贺凌初抬起头,一双深沉又染着醉意的眼睛盯着她,宫雨宁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她立即挰着鼻子后退一步,有些生气道,“你怎么喝酒了啊!”

    贺凌初站直了身体,挣开了保镖的扶持,他神情仿佛无事般道,“你们都离开吧!”

    “少爷,我们还是留下来照顾你吧!”保镖不放心他,必竟贺凌初喝得不少。

    “不用。”贺凌初说完,看着捂着鼻子站得离他稍远的女人,剑眉拧了拧。

    贺凌初的保镖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不由扭头,冷眸扫向二人,“我的话,你们不听了?”

    “少爷!”

    “走。”贺凌初的声线透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保镖只好相视一眼,按开电梯走进去,离开了。

    贺凌初睨了宫雨宁一眼就朝他的房门走去,身后,宫雨宁不由跟着他,寻问道,“喂,你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你为什么喝酒?”

    “不关你的事。”贺凌初头也不回的回答。宫雨宁又感觉他身上那份冷漠气息回来了,这个男人真得令她看不透,又奇怪的很,明明前一刻他可以对她温柔,对她笑,还送了礼物,转眼就无缝对接的转变一张冷漠

    脸。

    他是演员出身的吗?

    “我只是关心你。”宫雨宁在身后有些气恼的反驳。

    贺凌初这会儿正走到他的房门口,他身影还是有些不稳,他扶了一把门,一双淡漠琉璃的眸子盯着她,“那你把你泛滥的关心,拿去关心别人吧!”

    “喂,你…你怎么这样。”宫雨宁还真不知道自已哪里又得罪他了,他难道是有双层人格的男人?

    “我就是这样,你不喜欢,可以离开。”贺凌初咬了咬牙,眼神里透着驱逐气息。

    宫雨宁再怎么好心肠,面对着他这样冷漠的一面,自尊心也会受不住,她看着他一会儿,想到他昨晚不是发热吗?这会儿喝酒没事吗?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贺凌初拿出卡刷开了房门,他推门进去,身后,见他就要关门了,宫雨宁立即心头一急,赶紧把半个身体挤进他的门里,朝他道,“等一下。”

    贺凌初赶紧把即将撞到她的门拉开,有些生气道,“你不要命吗?”

    宫雨宁刚才也没有多想会不会挤压到自已,她就是想着,贺凌初要是关了门,她就进不来了。

    “你还在生病,你喝这么多酒,很危险,今晚我守着你。”宫雨宁关切的说道。

    “宫小姐,你是做慈善的吗?”贺凌初勾唇寻问,但语气里明显有嘲弄意味。

    宫雨宁还真得就是做这一块的,她抬头看向他,“你怎么知道。”

    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

    贺凌初怔了几秒,冷笑道,“你这么关心我,到底是为什么?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宫雨宁俏脸一热,她还真得没有这个意思,她只是单纯的关心而已,她咽了咽口水直接摇头,“你不要误会,我关心你,就是站在朋友的角度的。”

    “哦!那你知道关心一个喝醉酒的男人,有多危险吗?”贺凌初说完,长臂往门框上的一按,整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就笼罩在还伫在门口的女孩身上了。

    宫雨宁的心不由吓得急跳了两下,此刻的贺凌初给她一种危险而侵略的气息,她微微瞠着眸,背部紧贴着门,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啊!”

    “你听过酒后乱性这四个字吗?”贺凌初俯下了一些身,灼热的气息喷洒下来,幽深的眸迷离而魅惑。

    宫雨宁触上他的目光,心跳速跳又在一节节升高,她止不住的直咽口水,“贺凌初,你清醒一点。”

    “你还要照顾我吗?”贺凌初哑声寻问,他此刻,并不没有醉到失去理智。宫雨宁纤长的睫毛下,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有些无措的眨巴着,她看着他俊颜泛着一丝红晕,不知是还在发热,还是醉了,她伸出白玉般的小手,就覆盖在了男人的额头上。

    烫意传递到她的手掌心里,她立即吓了一跳,该死的,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把自已的病情当一回事,这会儿还热着呢!

    贺凌初拧了一下剑眉,拂开她的小手,转身无趣的走向沙发方向。

    “你还在发热,你该吃药。”宫雨宁在身后出声道。

    贺凌初这会儿累了,他修长的身躯就躺在沙发上,单手枕着手臂,闭上眼睛在休息了。灯光下,他一张面容宛如雕刻般,立体分明,睫毛长得连女人都要羡慕,浓蜜的覆盖在眼睑之下,傲挺鼻梁下,一张绯薄性感的唇紧抿着,下巴,喉结,锁骨,连接着一

    条完美优雅的线条,没入了他微敞的衬衫领口之中。

    宫雨宁的目光望了他一会儿,默默的去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又把医生留下的药片拿过来放在沙发旁的桌面上,她坐下来,朝闭眼的男人道,“把药喝了。”

    贺凌初仿若未闻。

    宫雨宁有些气恼,明明这么大一个人了,为什么还要像一个孩子般不听话呢?这身体是他自已的。

    “贺凌初,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孩子气,把药喝了。”宫雨宁声线透着一丝怨气了。

    贺凌初长睫一掀,幽深,晶亮的眸光,又黑又沉,虽有醉意,但看着还很清醒,他斜睨着对面沙发上的女孩,眸光莫测。

    宫雨宁也不畏惧他,一双清澈似水的目光,就直瞪着他。两双目光像是在对抗似的,互盯了半天,贺凌初坐起身,把桌面上放下的药拿起,往嘴里一扔,喝了一口水吞咽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