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9章关系缓和
    这一晚上,宫雨宁每过一个小时就会去量贺凌初的温度,最终,他的温度定在三十八度就没有增加了,也没有退下来,看来得继续吃药。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五点多了,宫雨宁虽然年轻,可经不住这么的熬了,她不由打了一个哈哈,眼神里有了浓浓的困倦,她不由躺下来,她强撑着眼皮看着对面睡着的男人,她实在受不住了,才缓缓的睡过去。

    宫雨宁这一睡,就不知道时间了,她更不知道半个小时之后,贺凌初就醒来了。

    他看着旁边放着的体温计,而旁边还有每隔一个小时宫雨宁记下的温度,最后一个记下温度的时间,是凌晨五点十分。

    贺凌初坐起身,拿起桌面上的纸看了一眼,再看对面沉沉睡着的女孩,他的俊颜闪过一抹错愕,她才刚睡?

    贺凌初看着宫雨宁环着手臂,明显在睡梦中感觉到了冷意,他赶紧抓起身上的毯子走到她的身畔,敞开,轻轻的盖在了宫雨宁的身上。

    那还留有温度的毯子盖在宫雨宁的身上,令她果然舒展了眉心,睡得更加的安心舒服了。

    这下,轮到贺凌初来打量着她了,宫雨宁无疑是漂亮的女孩,五官精致,肌肤细腻,连红唇都是透着少女般的粉嫩,在灰色的沙发上,她安静的就像是一副美丽的画卷,令人忍不住想要拿起手机,把这一幕留下来。

    贺凌初的脑海里,也是闪过了这个念头,他抓起沙发对面的手机,打开了摄影功能,对着沙发上沉睡着的女孩,他轻触拍下了两张宫雨宁的睡颜。

    宫雨宁也完全不知道自已被拍了,她现在正沉浸在花海的世界里呢!

    宫雨宁这一睡就睡到了早上十点,等她睁开眼睛,窗外一片大亮,她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一眼时间,她立即弹坐起身。

    什和?十点了?她抬头四望,贺凌初呢?

    宫雨宁扶着有些晕的脑袋起身,来到主卧室里的阳台上,贺凌初正坐在那里喝茶,手里拿着ipad在处理工作。

    “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啊!”宫雨宁有些没力的倚靠在门框上问道。

    贺凌初放下ipad站起身,望着她明显缺觉有些苍白的脸色,剑眉微拧,“你要不要回房间继续睡一觉?”

    “嗯,我没事,你怎么样?温度降下来了吗?”宫雨宁说完,走到他的面前,非常自然的伸出手掌,掂起了脚尖贴在他的额头上。

    贺凌初的身躯一僵,就仿佛野兽突然被顺毛了一般,安静的看着探手摸他额头的女孩,眼底有复杂的光芒在敛动着。

    宫雨宁摸了一会儿,贺凌初的额头已经没有发热了,她笑了一下,“药吃了吗?”

    “嗯!”贺凌初应她一句。

    宫雨宁突然想到什么,“哦!我昨天答应送你的礼物,你等一下,我去我房间拿给你。”

    贺凌初看着她转身就出门的身影,目光里闪过一抹期待,她准备了什么礼物要送给他?

    就在这时,他的房间内线电话响起,他接起,那端是游轮服务员,在寻问他是否在下一个码头离船,贺凌初沉思了几秒,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他确定的回应了对方。

    他该回去了。

    他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宫雨宁背后隐藏着什么东西,笑着关门走进来。

    贺凌初看着她一脸神秘的表情,静等着她宣布礼物。

    “我这份礼物,可全是我的心意哦!非常有意义的。”宫雨宁笑着说完,然后,小心的把身后的礼物拿出来,“当当!”

    贺凌初的目光触到她手里展出来的画面,瞳孔微微瞠大,只见宫雨宁的手里拿着的,赫然是一副他的画像。

    一张他神情慵懒,手里捻着一张牌的画像,神情,眉宇,皆是神似他,把他画得可谓是栩栩如生。

    “你画的?”贺凌初有些不敢置信,她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嗯!我画的,喜欢你吗?我觉得你在赌桌上的样子好帅气,所以,就画了一张,送给你。”宫雨宁微笑着,把画送到他的面前。

    贺凌初伸手接过画,表面虽然淡定,但内心里,却是翻涌着一种感动,能够把他画出来,这意味着他在这个女人的心里,已经非常深刻了,仅凭着想像力就把他画得这么好。

    “喜欢吗?”宫雨宁不由歪着脑袋,想要讨一句谢谢。

    贺凌初抬眸看着她,“喜欢,谢谢。”

    声线一如即往的低沉,没有过多的波动。

    “你喜欢就好。”宫雨宁说完,手机就响了,她看了一眼,是安德鲁打来的,她笑着接起,“喂,安德鲁。”

    “雨宁,你不在房间吗?”

    “不在,怎么了?”

    “我想下去逛一逛,你有时间?”

    “呃!”宫雨宁扭头看了一眼贺凌初,贺凌初的目光眯紧了几分。

    “我朋友生病了,我得留下来照顾他,你去逛吧!我明后两天陪你。”

    “好。”安德鲁没有怪她,便挂了电话。

    贺凌初拿着画转过身,嘴角微不可查的勾起一抹笑意,走向了他的主卧室里,他把画放在桌面上,俯下身, 仔细的看了一眼,画面上他,拿着牌,眼底流转着自信从容的样子,全被这个女人画了来了。

    宫雨宁收了电话站在门口,“中午要不要叫餐?还是准备去外面吃?”

    “你想吃什么,我请你。”贺凌初好心情的说。

    “真的?那我想吃西餐,我知道五楼有一家非常好吃。”宫雨宁说道。

    “好。”

    “等我一下,我回房间洗一个澡换身衣服。”宫雨宁昨晚在他这里熬了一夜,连澡都没有洗呢!

    “嗯!”贺凌初应她一声。

    宫雨宁走出他的房门,脸上也流露出轻松气息,终于,把和他的关系又缓和了。

    宫雨宁回房间里,换了一条时尚的红裙,一头长发披散在脑后,她画了一个淡妆,令她更加显气色。

    站在化妆镜面前,宫雨宁转了一个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已,脑子里突然涌上一种感觉。

    她怎么打扮得像是要去约会似的?宫雨宁轻捂着脸蛋,想把这个想法压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