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3章 跟他作对
    宫雨宁就把昨晚的全部经过交待了,她的项链和被抢的手机,警方稍后送上来。警

    方一走,宫雨宁的保镖阿段带着五个手下上来,昨晚他们追踪到她的定位一直在地下两层的陈放品处,他就带着人手赶过去了,最终,就看见追踪定位在一处保险柜里,他们就意识到她出事了,手机也未通,昨晚一晚上,他带着人在整座船舱寻找他的踪影,古昊也不在房间,古昊昨晚去了酒吧!原本打算报警的,他们去保卫室调出了她回房的视频,他们才结束了一整晚的行动。

    “小姐,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阿段不由好奇的问一句。

    “阿段,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那请小姐小心,如果要出行,请让我们随行。”

    “好,我接下来的出行,都会按排你们随行的。”宫雨宁抿唇一笑,假装无事。昨

    晚的事情,她不能说,即然平安渡过了,今后她出行小心就是了。

    阿段离开,宫雨宁昨晚没有睡好,这会儿头痛得很,她继续跑回去睡觉。她

    这一睡,窗外就黑下来了,又是一个夜晚降临了,她看了一间外面的房间,灯亮着,古昊应该还在。宫

    雨宁洗刷出门,古昊窝在沙发上正在看电影,见她起床,摘了耳机看过来,“雨宁姐,你醒了。”

    “嗯!”宫雨宁睡得有些昏头转向的,坐到他的对面。

    “有没有人来找我?”宫雨宁问道。古

    昊摇摇头,“没有,除了服务员寻问要不要打扫卫生,没有人来找过你。”

    宫雨宁也是意料之中的,她莫名的就有些郁闷,也不知道贺凌初的伤势怎么样了。“

    雨宁姐,别苦着脸了,我们出去走走,去甲板上吹吹风吧!”

    宫雨宁点点头,“嗯!好吧!”

    两个人就走出了六层楼的甲板,这一层的安全防护非常严格,所以,不用担心有危险。两

    个人走到甲板上,古昊的眼尖,一眼就看见在甲板旁边的水吧旁,休闲椅上,坐着贺凌初和聂君顾。“

    看,他们在那里。”古昊朝宫雨宁道。宫

    雨宁的目光立即看向背对着他的那个男人,贺凌初一身深色的衬衫,坐在灯火之下,仅仅只是背影,就给人一种强势气息,对四周的一切散发着浓浓的距离感。宫

    雨宁的心微微一怔,如果不是经历了昨晚的那一场事件,她也只当这个男人生来就是冷冰冰的,可是,昨晚所发生的一切也是真实的呀!不是她的错觉!

    “雨宁姐,我们要不要…”古昊正问出声。宫

    雨宁就非常淡定的走向了那两个男人方向,她一定要过去的。

    “雨宁姐…”古昊在身后有些紧张。

    聂君顾看着走过来的宫雨宁,目光玩味的扫过贺凌初,朝他低笑一句,“宫小姐来了。”

    贺凌初的俊颜微微一变,扭过头来,宫雨宁就已经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来了。“

    hi,可以让我们加入吗?”宫雨宁的目光微笑看向贺凌初。贺

    凌初的目光闪烁了两下,没有拒绝,但也没有欢迎。宫

    雨宁脸皮厚的坐下来,古昊从旁边讪讪一笑,“雨宁姐,我好像有事,我先走一步啦!”

    古昊的脚步刚挪,一句冷冷的男声命令着他,“过来。”

    语气透着浓浓的怒意。古

    昊的俊颜一白,止住脚步,有些心虚,宫雨宁回头看向古昊,古昊有些惧怕的坐到了她的身边。“

    我的警告,你是不是当耳边风?”贺凌初的目光仿佛x射线一般,直盯古昊。

    宫雨宁拧了拧眉,朝古昊探问过去,古昊有些委屈道,“我们不过是通了一场电话。”“

    我说过,让你单方面向晨旭提分手,你提了吗?”贺凌初的目光继续锁住古昊,充满了压迫和危险。

    古昊在他的目光之下,像头可怜挣扎的小动物,咬着唇,“我…”“

    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内我没有听见你提分手,我就拿你的家人开刀。”贺凌初直接警告上了。

    一旁的宫雨宁听完,直接反驳道,“不行,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为什么要拿他的家人开刀?”

    贺凌初的眸光流转,落在宫雨宁的脸上,“这是我的事情,宫小姐还是别插手。”宫

    雨宁毫不畏惧的对上他深沉泛寒的眸,轻哼一声,“古昊是我的干弟弟,那你应该知道,我和她姐的关系有多好,你觉得我能坐视旁观吗?”贺

    凌初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眯了眯眸,咬牙道,“宫雨宁,你不是欠我的人情债吗?我要你在这件事情上,不得干涉我的任何决定。”

    宫雨宁一怔,她欠他的一切债务,他就用在这里了?莫名的,心头竟有一种跌落的感觉。

    “别得我可以答应你,但你要是对付古昊的家人,我不答应。”宫雨宁不想退缩,古昊家里,也是经商的,如果贺凌初的身份真得太霸道,他一出手,倾势辗压之下,古家的产业肯定要遭秧。贺

    凌初的声线轻哼一声,“你是一定要和我作对吗?”

    对面的聂君顾也感觉气氛僵硬,空气里有火花在滋生,随时可以点燃爆炸。古

    昊很感激宫雨宁的维护,他真得不希望牵连到家人。宫

    雨宁的目光望着贺凌初,那平静却又充满了暗潮的声线,好像只要她说是,那么他们之间就立即分化出了敌对的立场,变成真正的敌人。古昊的爱情,不管是有多天理不容,或者,只是贺凌初过于强势霸道,站在上帝位置,棒打这对鸳鸯,总之,他要恃强凌弱的对付整个古家,她身为古悦最好的姐妹,她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的。

    “只要你不争对古家的人,我们还是朋友。”宫雨宁还是不想和他站在对立面的。

    必竟,他救命之恩是真的。

    “我们从来就是不是朋友。”贺凌初哼笑一声,笑容里泛着冷光。

    “那也不至于要成为敌人吧!”宫雨宁叹了一口气反问。“

    这取决于你,你想成为我的敌人,还是和我无关的陌生人。”贺凌初咬牙反问她。

    “凌初,宫小姐,你们没必要这么争分相对吧!”聂君顾有些看不下去了。

    “闭嘴!”贺凌初警告他一眼,只有聂君顾才是最了解他的,所以,他不希望这个朋友这个时候出卖他。

    宫雨宁不想选择,她看了一眼他的伤口位置,柔下声线问道,“你伤口怎么样?”

    贺凌初那眼底绷紧的光芒,微微一散,好像寒星被打碎了几片,他哼了一声,“我的伤和你没有关系了。”“

    非要这样吗?”宫雨宁也有些生气了。

    贺凌初咬了咬牙,不说话。

    “好,那我告诉你,你要对付古家,我不同意。”宫雨宁说完,牵起古昊。“我们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