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5章危险暗伏
    她当然不敢随意给她做决定,她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这么笨,笨死了,看了这么久,你还没有看懂吗?”贺凌初轻嘲出声。

    宫雨宁咬着唇瞪他一眼,竟然敢当众骂她笨,她哼了一声,“真得?你真得让我做决定?”

    “嗯!全权交给你了。”贺凌初深邃的眸落在她的脸上,神情认真了几分。

    宫雨宁就冲着他骂她笨这一点,她就要笨给他看,让他知道,让她来做决定,他才是蠢的。

    “那就跟吧!”宫雨宁做了决定。“好!跟。”贺凌初把盘子里的所有筹码推到了桌面上,而这时,那个得意的男人立即惊愕的看着他,他生气的拍案而起道,“这位先生,我们赌牌,你竟然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来决定,你到底会不会

    赌牌啊!”

    宫雨宁不由被他突然的凶狠给吓了一跳,她眨了眨眼,脸色闪过一抹无辜。

    贺凌初眸光寒意一闪,“我爱让谁做决定是我的事情,你只管开你的牌。”

    “这小丫头是你小情人吧!这么小就出来卖啦!”男人冷笑一声。

    宫雨宁不由气得俏脸一红,怒斥一声,“你胡说什么!”

    贺凌初的目光也跟着盯向那个没有嘴德的男人,“你再说一遍试试。”

    那个男人原本就气势汹汹的,可此刻,他看向贺凌初的目光,突然就有了几丝的畏惧,他感觉如果他惹怒了这个男人,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他立即离桌走人,而这时,旁边有一个男人手快的翻开了他最后盖着的那张牌,顿时揭露了他的老底,他根本不是什么同花顺,五张牌加在一起,就是一个散牌。

    旁边几个男人不由遗憾的捶胸顿足,“太可恶了,竟然敢吓我们。”

    而最终的赢家,就是贺凌初,他拿着一千万,直接赢了两个亿回去。

    宫雨宁气呼呼的跟在他的身边,她现在明白了,那个骂她的男人,就是气不过她赌气式的跟牌,导致他的计谋失败,才会出口骂人的。

    可是,骂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说她是贺凌初的小情人?还说她是出来卖的?可恶,宫雨宁跺了一下脚。

    贺凌初兑换完了现金,收回了他的那张卡,回头看着身后气鼓鼓的女孩,他把卡递向她,“给你补偿。”

    宫雨宁看着他送来的卡,这是他今晚所有的盈利,她摇摇头,“我不要你的钱。”

    “那你还在生气?”贺凌初一边说,薄唇难得掀起一抹笑意。

    “你还笑。”宫雨宁没好气的瞪向他。

    贺凌初把卡收起来,“即然你不要,那就算了,我们回去吧!”

    宫雨宁见终于要回房间了,她倒是忘了,自已还身处危险之中,她忙跟上他的脚步。

    出了赌场的大门口,宫雨宁的目光四下一扫,这会儿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就到了十点半了,果然玩得时间过得太快了。

    “咕噜…”有人的肚子在叫,宫雨宁立即窘得按住了小腹,她忘了,她连晚餐也没有吃呢!好饿啊!

    贺凌初的脚步一顿,扭头看着她,正好看见她咬着唇拧着眉挨饿的小表情。

    “你要回房间还是吃东西?”贺凌初挑眉寻问。

    “如果我去吃东西,你会陪着我吗?”宫雨宁恳求似的问道。

    贺凌初眯眸沉思了几秒,“好,我陪你。”

    宫雨宁怔了几秒,然后,扬唇一笑,“谢啦!我想吃中餐,我知道有家非常好吃,我带你去。”

    宫雨宁和他上了电梯,到达三层楼,宫雨宁左右看了一眼,人是比较少了,也没有看见那个刺青的男人,她在想,是不是这群人已经放弃跟踪她了?

    这个时候的中餐厅几乎没有什么人,不过,还在营业,宫雨宁坐到一个靠窗的位置,点完了菜,等着开吃。

    贺凌初的目光透过船窗,远眺在远处的海面上,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宫雨宁看了他几眼,突然想到对于上次骂了他的事情,有些小内疚,必竟是她一直错误的理解了他们的关系。

    “那个…之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是我弄错了,我以为你是古昊的…”宫雨宁没好意思说出来。

    贺凌初当然知道她误会了,他脸色微微一沉,“我接受你的道歉。”

    “如果你还想要什么补偿的话,你说,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做到。”宫雨宁也很少这般的误会人,所以,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贺凌初的目光眯着眸,盯了她几眼,“先欠着,等我有空再想让你怎么补偿。”

    宫雨宁不由从他的目光盯得有些心惊肉跳的,她下意识的环了一下胸口,“我指得补偿是物质上的,或者礼物上的,你可不要乱想。”

    贺凌初被她这种防备性的动作,气得扬眉,“放心,我没有想要叫你肉偿的意思。”

    宫雨宁直接被他这两个字弄得羞涩起来,“那好,说定了,等你想好再说。”

    贺凌初突然才发现,还根本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其实看她独自一个人,还能住得起第六层的豪华套房,应该不是一般家境的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贺凌初有兴趣的问了一句。

    宫雨宁想到上次在他的朋友面前已经说了李佳这个假名了,她总不能在他面前说真名,这样不就是拆穿了她说慌了吗?她非常自然的回答道,“我叫李佳。”

    贺凌初拧了拧眉,即便宫雨宁语气自然,可是,他还是觉得这个名字不是她的。

    宫雨宁也暗想,反正等这次游轮靠岸之后,他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谁还会记得谁?所以,说假装还是很有必要的。

    宫雨宁两个人并没有发现,在餐厅的窗户处,有一个男人偷偷的看了一眼离开。

    宫雨宁预测得没有错,她被人盯上了,并且,的确是绑匪,有人在她上船之前,就偷偷的打听好了她的身份,所以,准备在游轮上绑架她,等到了下一个渡口下船,直接向宫家要钱。只是没想到,宫雨宁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还进了赌场,他们只能等待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