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4章陪他一起玩
    宫雨宁以为他没发现屏幕显示的结果,她的手立即激动的扯了扯他的衬衫,“你看,是大!”

    贺凌初淡哼一声,“我看见了,收你的筹码吧!”

    “那我还能再玩一次吗?求求你了,就最后一次,赢得都给你。”宫雨宁双手合什,她是真得还想再玩一次,保证最后一次。

    贺凌初也不信她的运气这么好,宫雨宁一看就没进过这种场所的人,她现在能赢,全靠运气支撑。

    “好!再玩一局。”贺凌初应了她。

    而一旁的两对情侣见她还要押,两个女孩对视一眼,都赌气似的看着她,“好啊!我们也继续,我们就不信次次都输。”

    当然,她们也是忌妒宫雨宁运气好。

    宫雨宁真得就是运气的,她眨了眨眼,想了想,把一个筹码放在了小的位置上,其实她也知道最后这次不一定能赢的, 就当是再玩一次吧!

    一旁的女孩们暗暗咬了咬牙,偏就跟她做对似的押了大的,荷官开始震动骰子了。

    宫雨宁的撑着下巴,盯着那在筒子里来回撞击的骰子,眼神很是专注。

    贺凌初的目光微微扫她一眼,也对这次的结果感兴趣起来,她的运气该用完了。

    很快,骰子停下,屏幕上显示,小。

    宫雨宁都没有想过会赢的,而这更显得让她惊愕激动,她伸手捂住了嘴,不敢置信的看着屏幕上,“我又赢了?”

    贺凌初在一旁也不得不相信,这个女人的运气的确好得令人忌妒了。

    “你还要玩吗?”贺凌初扭头朝她问道。

    宫雨宁已经玩够了,三次的机会,证明她运气不错,她笑着把筹码放回他的盘子里,摇摇头道,“不玩了,赌钱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玩上瘾了。”

    贺凌初看着她这副认真的表情,不由有些想笑,刚才是谁玩得不想撒手的?

    “跟我去下一场。”贺凌初还没有玩够,其实对他来说,他也不过就是图一个乐子,并没有赌瘾,以他的财力,一千万的筹码也不过就是玩一玩的小赌局。

    宫雨宁打算替他端筹码的时候,贺凌初的手拦了她一下,“不用端了。”说完,朝身边走过的服务员道,“替我服务。”

    那服务员立即就明白要她做什么,她微笑走过来,把满载着筹码的托盘端在手里,宫雨宁微微一怔,他不要让她端了?接下来,贺凌初又去了几个玩牌的地方,无一不是胜利赢钱, 宫雨宁也算见识到了赌场里玩得心机了,有两次贺凌初只是镇定的表情,就让那些玩家自动弃牌,最后,他的牌却并不是最好的,然而,却

    大获全收。

    宫雨宁才发现,这个男人真得看不透,并且,他聪明之极,任何表情都做得滴水不漏,连那些比他年纪大,更加老成的老赌徒,还要攻于心计呢!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宫雨宁坐在贺凌初的身边,也看得津津有味,然而,像贺凌初这样年轻俊美,又逢赌必赢的男人,简直就是在场所有女人关注的焦点,加上即便在场的人,都是有钱人,可他身上

    却有一种凌驾以他们之上的高贵气息,显然,他绝对不是泛泛家族出身的人,也绝对不是暴发富的公子。

    在这样的场合,也绝对不缺性感的女人,她们精致优雅,浑身散发着万千的风情,只要是男人,她们勾勾手指就能上手,而其中一个自然就大胆的向贺凌初出手了。

    在一个穿着红裙性感的女人站在贺凌初的身旁的时候,一股非常浓郁的香水气息令宫雨宁非常敏感,她对香水不感冒,所以,她不由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出现的女人。

    不过,这个女人可没有把她当一回事,大概,在她们的眼里,宫雨宁身上还散发着年轻女孩的懵然无知气息,哪能和她们的性感成熟相比?“这位先生,你可真是太厉害了,赢了这么多,介绍请我喝一杯吗?”女人双手撑在牌桌上,故意俯下了一些身,露出那一对快要跳出来的风光,宫雨宁微微瞠着眸,看着这个女人几乎在贺凌初的面前,把

    整个上半身都映在他的眼底了,不过,宫雨宁不由好奇的想,那是真得还是假的?有这么大吗?

    贺凌初的目光,目不斜视,仿佛对于眼前女人的诱惑不存在似的,他目光懒洋洋的盯着荷官面前的牌。

    “先生…”被冷落的女人非常委屈了,连语气都很是娇滴了。

    贺凌初的手伸手旁边的筹码盘上,随意的抓起了两个放到她的面前,同样连正眼也没有看她,“拿去喝吧!”

    这种手法,简直不能再羞辱这个女人了,这根本就是打发叫花子的手段嘛!

    即便放在这个女人面前的筹码,也是五十万一枚的大面额,可是她却高兴不起来,她要真得拿了这两个筹码的话,那她就真得成了被他打发的乞丐了。

    “先生,我的意思是,一会儿陪您喝一杯。”女人不由撒娇的靠近了他一些,试图让他注意到她精致美丽的面容。

    贺凌初浓密的睫毛一垂,幽暗的眸光泛着森冷寒光,薄唇透着浓浓拒绝,“没兴趣。”

    女人不由感觉到一种心寒,在这里,她深深明白一个道理,有些男人可以招惹,而有些男人,是惹不得的。

    眼前这个俊美的年轻男人,就是惹不得的那一类人,她只好识趣的,拿起了那两个筹码离开了。

    宫雨宁在一旁看完了热闹,撑着下巴好奇的打量着身边的贺凌初,他真得对女人没兴趣?

    这时,赌桌上的一个男人突然全押了,他牌面上连成一片的同花顺,这令旁边三个男人都有些胆颤着,不敢继续跟注了,纷纷按了弃的按扭。

    只有贺凌初还没有做出决定。

    “这位先生,您还跟不跟?”荷官绅士礼貌的看向他。

    贺凌初的目光看着那个非常得意的男人,突然勾唇一笑,扭头看向了宫雨宁,“你来决定。”“呃?”宫雨宁眨了眨眼,这个男人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让她决定?现在,他所赢的已经有一半在台面上了,如果全押的话,那牌面上就超过两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