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接捧花的女孩
    宫雨宁看着砸过来的花,她吓了一大跳,但是,没办法,砸到面前了,她能不接吗?以是,她伸手一接,就把捧花给抓住在手里了。

    她傻了几秒,脑袋一嗡,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她接到了?她没有想要啊!

    然后,她悻悻的拿着花,朝前面几个失落的女孩子们问道,“你们谁要吗?你送给你们。”

    “小姐,这是不能送给别人的,即然是你抢到了,就代表你和你的未来一半马上就要步入婚礼的殿堂了,恭喜啊!”

    “呃?未来的一半?我没有啊!”宫雨宁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们,捧花就在她的手里。

    台上,欧阳梦悦的目光笑望过来,在她的身后,宫雨泽和季安宁也相视一笑,替她感到欣喜。

    只有宫雨宁一边笑着,一边在心底犯嘀咕,这可怎么办啊!

    她坐下来的时候,程漓月的目光望过来,她忙凑了过去,“妈,你可别对我期望太高哦!我至少几年之内是不会结婚的。”

    “谁知道呢!你也不小了,缘份是很奇妙的。”程漓月温柔的说。

    一旁的古昊笑着推了推她,“雨宁姐,你马上就要找到男朋友了哦!”

    “胡说。”宫雨宁笑骂他一声。

    欧阳梦悦在后台换了敬酒服出来,和季天赐开始敬来宾的酒,这样的喜宴,宾客们都是非常的绅士有礼的,都是点到为止,没有灌酒的事情发生,但这样,季天赐还是喝了不少。

    因为他今天开心,吃完饭,欧阳步荣就让人送他们这一对新人回去休息了,因为晚上还有一场。

    宫家一家人就在旁边的茶餐厅里相聚,宫夜霄夫妻谈论着回程。

    “爸,妈,我可能没有办法陪你们回去了,因为我订了明天下午皇家游轮号,我还要去下一段旅行呢!”宫雨宁有些心虚的说道。

    “不许去了,你也不累啊!回我们身边呆着吧!”程漓月对于女儿这好玩这一点,还真得有些头痛。

    “没事!女儿现在可以趁着年轻的时候多见识一下,多走走。”宫夜霄宠爱的说。

    而这时,一旁的老婆大人眼神杀了过来,宫夜霄立即揽了她一下,朝女儿故作严厉道,“就这次了,等你这次回来,就好好的回家陪你妈,不能乱跑了。”

    “遵命,我的父亲大人。”宫雨宁笑咪咪的说。

    晚宴继续开始,非常的热闹,一直闹到了晚上九点半,一对新人回到了他们的婚房,这是季天赐名下的一处独栋别墅,在他们回来之前,佣人就点好的烛火,整间别墅都笼罩在红烛之中,非常的喜庆。

    季天赐抱着穿着中式晚礼服的欧阳梦悦进来,在桌面上,还摆放着一对交杯酒,欧阳梦悦笑着牵着季天赐的手,“这是我让他们准备的,来,我们再喝一杯。”

    季天赐宠爱的低笑一声,“好。”

    两个人喝了交杯酒,欧阳梦悦伸手搂着他的脖子,有些醉意迷离的说道,“我想要一个孩子了。”

    “今晚不行,今天我们喝了酒,再推后一些吧!”

    “嗯!那好吧!”

    “不过,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季天赐的目光闪烁着沉沉的黑色,欧阳梦悦触及他的眼底,她娇羞一笑。

    今晚,自是颠龙倒凤,彻夜不休的时间。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宫雨宁告别了家人,带着古昊和四名保镖就出发了,因为登船的时间在六点半之前,她可不想错过。

    皇家游轮是一个专为富贵家族订制的旅行游轮,宫氏家族是这家游轮的顶级vip,所以,宫雨宁中间插队买票,也是非常容易的。

    接下来的这次旅行,她即将和古昊结伴,因为古悦现在身陷一场进修之中,抽不出身来。

    古昊对于这次的旅行非常的期待,他也是一个游乐派,喜欢四下游玩的人。

    五点半,两个人登上了游轮,来到了他们的专属无敌海景房,这可算是顶层的最好待遇了,能入住在这里的,除了财力,还要非常尊贵的身份。

    “雨宁姐,我们下去吃点东西吧!我饿了。”古昊朝她道。

    “好啊!我们可以好好的玩了。”宫雨宁放下行礼之后,她让古昊在门外等她一下,她准备换套衣服出去,因为在爸妈面前,她必须穿得保守款式,但她本身是喜欢穿清凉装的。

    她换了一件吊带式的卡其色束腰裙,衬得她整个人纤细曼妙,当然,这裙子除了吊带之外,设计得也是非常保守款式的。

    古昊正在门外等着,他正靠在旁边的墙壁上,突然他身边的门突然拉开,把他给吓了一跳,他忙回头看一眼,只见从门外面迈出一抹高大凌厉的身影,直接把他给吓得脸色发白。

    天哪!是他!

    男人看着他,俊美不凡的面容,猛地一沉,“你还不死心?”

    古昊吓得说不出话来,这个男人怎么阴魂不散啊!

    男人眯着眸,一脸危险的盯着他,好像随时又要给他一顿暴揍似的,古昊吓得紧贴着对面的墙壁,免强解释了一句,“我没有!”

    宫雨宁拉开房门,以为古昊等久了,有些抱歉,然而,一推开门,就看见古昊可怜的贴着墙面,而在他的面前,站着一抹气势盛人的身影,即便只是一张侧脸,宫雨宁就认出他了。

    他不就是在机场那个混蛋?玩弄了古昊,又把他给抛弃的无耻之徒?

    宫雨宁立即挺身站到古昊的面前,伸手拦住了这个男人,“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许欺负他。”

    “怎么又是你?”男人的目光一沉,薄唇紧抿。

    “就是我,怎么了?”宫雨宁挑眉,虽然矮了他一个头的身高,但是,她气势在。

    男人幽深的眸眯了眯,落在她这张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哼了一声,“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的干姐姐。”宫雨宁哼了一声。

    “雨宁姐,我们…我们走吧!”宫雨宁想到他在机场对古昊那么无情的贱踏,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喂,我说你们这些男人怎么这么混蛋,玩弄了人家,好好分手就算了,你还要作贱别人,你以为你有多高贵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