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2章 更加严峻
    欧阳步荣看着父亲这份坚定的表情,他还真得有些担心,不知道父亲又要想出什么样的计划来考验季天赐。季

    天赐出来之后,他打电话给了欧阳梦悦,他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只是约她中午一起出来吃饭。欧

    阳梦悦答应了。

    中午,餐厅里,欧阳梦悦一身简约的米白色套装,季天赐已经在等着她了。

    “又让你久等了。”欧阳梦悦真不好意思,好像一直都是在等她。

    “没事,你别自责。”季天赐安慰她,看着她有些没睡好的面容,“一会儿吃完饭,就回公司休息一下,睡个午觉。”欧

    阳梦悦不由捧着自已的脸蛋,“我现在的气色是不是很难看?我是不是很丑?”

    季天赐不由轻笑一声,“你不丑,一点也不丑。”

    欧阳梦悦的确很想休息一下,她点点头道,“好,吃完饭我会休息一下的。”两

    个人也比较快速的吃完饭,季天赐以为她要回公司里睡一个午觉,哪知道她说要做他的车上休息。“

    车里地方比较小,你不好睡。”“

    有你在,我依靠着你睡就行了。”欧阳梦悦在有限的时间里,也要和他在一起。季

    天赐打开车的空调,把前排座椅调整好,让后排的空间更加的宽敞,欧阳梦悦已经坐进去了,他拉开后座门也坐了进来。欧

    阳梦悦立即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小脸蛋贴在他的肩膀处,抬眸笑着看着他。季

    天赐伸手一揽,将她揽入怀里,欧阳梦悦像一个孩子一样微躺在他的臂弯里,一双腿屈起在座位上。欧

    阳梦悦枕在他的手臂上,目光俏皮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那么的完美,令她心动。季

    天赐不由拿着手盖住她一双清澈灵动的眼睛,低沉道,“赶紧闭上眼睛睡觉,你下午还要回公司呢!”“

    我想看看你嘛!”欧阳梦悦抗议了一声。“

    以后有得是时间让你看,这会儿睡觉。”季天赐为了她的身体着想。

    欧阳梦悦只好乖乖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刷在男人的掌心处,令他的眼眸微微一眯,涌上一抹荡漾。欧

    阳梦悦真得困,又在这个男人的臂弯里,她很快就沉入了梦中,季天赐的手指轻轻的理着她耳畔的碎发,阳光从车窗外照射进来,正好投在她的脸上。季

    天赐就拿起手掌,替她遮挡,遮住她的小脸,令她安心的睡着。欧

    阳梦悦睡了一个小时,而男人就这么替她挡了一个小时的阳光,即便手举得有些酸了,依然没有放松。

    欧阳梦悦睁开眼睛,这一觉的质量非常高,令她的脸色红润有光泽,眼睛也清澈似水。“

    嗯!你得手酸了吗?我是不是睡得太久了?”欧阳梦悦有些歉然的问道。

    “没有。”季天赐摇头轻笑,伸手抚摸着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欧阳梦悦眨了眨眼,心头涌上一层感动和甜蜜。看

    了一眼时间,已经两点半了,她有些不舍道,“我该回公司了,下午还有一个会议,我爸不在,我必须主持大局。”

    “你去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随时打电话给我。”季天赐也不想占用她的时间。欧

    阳梦悦点点头,这个时候,她是真得很想拿出很多的时间和他谈恋爱的,她很想再拥有一段属于他们的快乐旅行时光,无忧无虑多好。但

    家族的担子她必须挑起来。

    欧阳梦悦回公司去了,季天赐也回酒店里,他现在都是在酒店里办工,远程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欧阳煅父子回到家里,欧阳步荣一直还没有猜到父亲接下来想要对季天赐做什么样的考验。

    “爸,您想好了吗?”欧阳步荣直接问道。“

    我想好了,但是需几天的时间,也需要你的配合。”“

    爸,我希望不要太为难天赐了,他可是安宁的大哥。”欧阳步荣不忍心。“

    只是一份考验,不是要他的命,如果他不爱小悦,那份合同我们可以随时撕毁,不要他的一分一毫,我这么做只想确定,他是不是爱我的孙女。”欧阳煅也是想得非常清楚。

    欧阳步荣点点头,“好吧!我答应配合你。”

    “我对他的考验的确很重,一般人怕是做不到。”

    “爸,您到底想要对他怎么考验?”“

    我需要一个肾,我要看看他愿不愿意捐出一个给我。”欧阳煅直接说出了他的考验。欧

    阳步荣不由吓了一跳,“爸,您这是干什么?”

    “我让我的主治医生配合我一下,对外宣称我需要换肾,而你必须要让季天赐知道这件事情,并且告诉他很紧急,如果不能及时换肾,我就会有生命危险,而且,我会让我的医生透露一下,如果有最新鲜又年轻的肾换给我,那我就生命无忧,暗示他,那个时候,就看季天赐的反应了。”“

    爸,这样做,会不会太危险了?”欧阳步荣还真得不敢肯定,季天赐会不会真得答应这件事情。

    有些考验,到了一个底限就足够了,过了界,他真得担心会损失女儿的幸福。“

    哼!别担心,只是一个考验,不要对他怎么样的,最多就是让他当场躺进手术室里,让医生装一个样子而已,只要他心甘情愿躺在那手术台上,我就相信他真得爱我的孙女。”

    欧阳步荣无奈,父亲坚定这么做的话,他也反驳不了。“

    不许私下告诉季天赐,我会让我的人全程录下他的表情,如果他有一丝提前知道的迹像,我就再也不会给他机会了。”欧

    阳步荣点点头,“好!我保证不会告诉他,但你这么做,小悦肯定会吓坏的。”

    “没事,到时候告诉她真相就好了。”

    欧阳煅打定主意要这么做的,只有过了这一场考验,  他才算撤底的对季天赐放心,否则,一个仇家的孩子,他怎么敢把整个家族交到他的手里?

    必竟以后他和儿子都不在了,他看不见未来,只能提前做一些考验了,只有这样,他才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