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 他的退让
    季天赐和欧阳梦悦离开宴会厅,也没有人阻拦,两个人一路从门口到了停车场,季天赐解开车锁,两个人坐了进去。

    这是这么多天来,第一次那么轻松的在一起,两个人的气息都有些喘。

    季天赐修长的手臂探到副驾驶处,轻轻落在她莹白的脸蛋上,“一会儿想去哪?”欧

    阳梦悦有些羞赫的看着他,“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吧!”

    季天赐的心蓦地拧了一下,她这些天在家里,都是吃不好吗?“

    好!我们去附近坐坐。”

    欧阳梦悦知道这短暂的相见,也仿佛是偷来的时光,现在宴会才刚开始,大概还会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她已经让助理好好的假扮着她,她暂时不用担心会被爷爷发现。

    宴会厅里,欧阳步荣端了一杯茶水来到窗前看一眼,找到了女儿的身影,只是,当看着这个女儿和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男人跳舞的时候,他立即吓了一跳。怎

    么会?梦悦怎么会和别得男人在跳舞?季天赐呢?

    欧阳步荣仔细的盯着看了几眼,不由心头一松,原来这个穿着女儿晚礼服的女孩,根本不是女儿,倒更像是他的助理莫尼卡。

    看来,女儿和季天赐已经离开宴会大厅了。“

    怎么样?小悦玩得开心吗?”欧阳煅问道。

    “看起来挺开心的,爸,你要不要回去了?我们先走吧!交给年轻人去玩,我怕我们在场,小悦玩不开。”

    欧阳煅想了想,“也好,再坐一会儿就走吧!”二

    十分钟之后,欧阳煅从窗前看了一眼在舞池里跳舞的孙女,他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欧阳步荣坐在车上,拿起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欧阳梦悦。

    此刻,正在餐厅里的欧阳梦悦收到了父亲发来的信息,打开,是一句比较温馨的提示,“小悦,我带着你爷爷先回去了,你要玩就好好玩,晚点回来也没有关系,但注意安全。”欧

    阳梦悦的俏脸微微一红,看来父亲是知道她已经离开宴会厅了。“

    谁的?”季天赐看着她的表情,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爸的,他说带我爷爷先回去了,让我可以晚一点回去。”欧阳梦悦抿唇一笑,“我爸真得很赞成我们在一起。”季

    天赐知道,那是因为他曾经经历过这样的爱情,所以,他更加明白被强行分开的痛苦,季天赐此刻的心情也已经非常理解当年的他了。欧

    阳梦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手里的勺子搅绊着,好像又想到令她沉重的心思。

    季天赐伸手拿过她的勺子,欧阳梦悦微微一怔,抬头,他就已经舀了一勺蛋糕送到她的嘴边,“别想太多,好好吃东西。”欧

    阳梦悦的心头一甜,张嘴就吃了,季天赐就开始一勺一勺的喂给她吃,直到到她吃饱了。

    时间也并不晚。“

    一会儿想去哪里?”“

    我想去街道上走走,最近在家里都闷坏了,我想去热闹的地方。”季

    天赐心疼的看她一眼,牵起她的手,从餐厅这一路出来,旁边就是一条非常热闹又悠闲的街道,欧阳梦悦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就像所有情侣那般亲呢的逛街,季天赐也时不时的揽她的肩膀,牵她的手,或是宠爱的抚摸她的头发。

    在这一刻,属于他们独自拥有的时间,没有人会去责备他们。走

    到一家咖啡厅门口,里面有弹唱的乐队,欧阳梦悦兴起,拉着他坐到了靠窗的位置,点了两杯度数不高的果汁酒,一边观赏着街边来来往往的行人,一边聆听着台上一对情侣弹着吉它,一边对唱情歌。欧

    阳梦悦伸手拿着杯子与季天赐的碰了碰,然后傻傻的笑起来,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眼睛流转着星辰光芒,在这个暄闹的咖啡厅里,竟令季天赐失了神。他

    咽了咽口水,压抑着心底那抹强烈的渴望,他眯眸也跟着笑起来。

    “这样的时刻好幸福啊!”欧阳梦悦感叹一声,然后,她眼神流转过一抹渴望,“要是我爷爷同意我们该有多好。”“

    我们耐心的等一等,我想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们一定会打动他的。”季天赐说完,心疼的看着她,“只是苦了你了。”“

    我不苦,一点也不苦,只要能让我爷爷同意我们在一起,让我做什么我都乐意。”

    “小悦,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你考虑一下。”“

    嗯?”欧阳梦悦喝了一点儿酒,这会儿眼神有些迷离起来。

    “你爷爷应该此刻最担心的,就是你们家族的财产会和我一起共享,所以,我需要你把我的意思告诉他,我不会夺走你们欧阳家族的任何财产,并且…我会把我公司的股份永久的转让给你名下,希望以此来消除他的疑虑。”季天赐认真的说道。

    然而,欧阳梦悦却惊呆了,她失声道,“不行,这样的话,那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季天赐抿唇一笑,“怎么会?我不是还有你吗?”

    “不…不行,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这简直对你的剥削,我不想这么自私的拥有你的东西。”欧阳梦悦摇着脑袋,非常不赞同这么做,“我爷爷那边,我会去求,我会去说,但我不能让你为我付出这么多。”“

    我心甘情愿。”季天赐的声音坚定而深情,“必须这么做才能打消你爷爷的顾虑,哪怕让我把合同签死,我也愿意。”“

    可是…不行。”欧阳梦悦就是觉得这样对他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要让他做出这么大的让步?这样他显得太委屈,太可怜了,她心都疼了。季

    天赐伸手握住她的手,目光笃定的看着她,“小悦,你爱我吗?”

    “我当然爱你。”欧阳梦悦的眼眶红了,眼神里的感情无比的真挚。

    “我只要你这句话就够了,明天回去,好好跟你爷爷提这件事情,就说是我说的,你不想说,让你父亲说。”季天赐的声音低沉,有力,更透着无怨无悔的决心。

    欧阳梦悦咬着唇,眼眶搐满了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