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 克制的爱
    季安宁的手激动的轻轻颤了一下,宫雨泽握得更紧。

    当宣读完了女方的誓言,季安宁也同样没有一丝的犹豫,她清脆的声音响起,“我愿意。”

    牧师微笑祝福道,“祝二位白头偕老,幸福一生,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宫雨泽松开了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掀起了身前妻子的头纱,季安宁含情脉脉的眼神正眨动着,嘴角含笑,宫雨泽将头纱轻放在她的脑后,他的大掌捧起她的后脑勺,在她的红唇上轻吻了一下。

    他知道她的脸皮薄,所以,即便此刻他很想吻久一些,却还是顾及着她。

    “接下来,请新郎为新娘戴上钻戒,以示这段感情的永恒美满。”

    宫雨泽拿起旁边托盘上的两枚对戒,将女方的那一枚轻轻的套进了季安宁的无名指上。

    季安宁也同样把另一只套进他的无名指里,下一秒,她的手就被男人的大掌握住了。

    两枚熠熠泛光的钻戒,相互辉映,宛如永恒。

    虽然大部分的婚礼都有陈诉相爱过程的环节,但是,宫雨泽省了,因为他不想再提过去,他爱她,也不需要向旁人说明如何爱上,他爱了就爱了。

    没有那么多的原因,也没有那么多的理由。这会儿,婚礼进行到这里,也该是酒宴的时候了,季安宁换了一身喜庆的敬酒服回到席间,宫夜霄和程漓月一起陪着这对新人敬了一番酒,季天赐和叶森跟在身后,在需要挡酒的时候,他们会出面替新人

    挡上。

    宫雨泽带着几个漂亮的伴娘坐在首席桌的位置上,旁边还有伊西,宫雨宁也是主,招呼着他们这一桌年轻的客人。

    敬完了席下的宾客,宫夜霄夫妻让他们一起上了二楼,在二楼的巨大包厢里。

    这里住着四对夫妻,夜凉宠夫妻,兰迦夫妻,席锋寒夫妇,战西扬夫妻,外加两个漂亮的小女孩。

    在这一桌上敬完了酒,宫夜霄夫妻陪着他们一起下楼,回到了主席的位置,陪着欧阳家族的人一起用餐,开始享用今天的喜宴。

    这样的时光,总是快乐的,欧阳梦悦看了一眼坐在她对面的季天赐,他因为挡过酒了,俊颜微微泛着红,不过,他的眼神却看着很清醒。

    为了不让旁桌的爷爷发现他们的关系,他们虽然同坐一桌,却必须隔离开来。

    这令欧阳梦悦的心里泛着一抹苦涩,季天赐的目光几次关心的望来,无声的给她安慰。

    季安宁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没事。

    宴席吃过,这一片设有宾客休息的房间,同时,还有一间是宫雨泽和季安要的婚房,因为今晚还有一顿,暂时留给他们休息的。

    真正的婚房自然是宫雨泽的别墅了。

    季安宁的确有些困了,刚才在席间又饮了两杯红酒,她回到房间,俏脸有些泛红,连眼神都透着一种迷离气息。

    宫雨泽将她扶坐在床上,坐在她的身边,目光心疼的看着她,“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喝的。”

    “没关系,喝一点也没事,只是,我可能要睡会儿。”

    “睡吧!我守着你。”宫雨泽的声线略有些嘶哑,看着那丰润又娇艳的红唇,他咽了咽口水。

    今晚,就是他们的洞房之夜,他克制了那么久,他发现耐心已经到了底线了。

    季安宁的心里又何偿不知道今天意味着什么?她羞赫的垂下眸,不敢看他的眼睛。

    宫雨泽敛了敛心神,强制着把想法压了下去,他极为克制的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然后,又贪心的在她的红唇压了压,感受着她的香甜气息。

    宫雨泽吻完,理了理她耳畔的发丝,笑道轻哄,“睡吧!我先出去招呼一下客人,一会儿回来陪你。”

    “嗯!你去吧!别喝太多。”

    “放心,老公今天可不能醉。”宫雨泽邪气一笑,眼神里闪烁着令季安宁一听便懂的东西。

    她眼神一垂,嘴角却弯起来。

    “等我回来。”宫雨泽临走的时候,又在她的额头上烙了一下,这才起身离开。

    季安宁侧了侧身,喝了一些红酒,其实微熏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令她只要闭上眼睛,  就能很快的陷入美好的梦境之中。

    另一间别墅里,欧阳梦悦按响了季天赐的门铃,她知道他住在这一间。

    门后面,季天赐的衬衫解到了第三扣扣子,露出一片性感的锁骨和隐约的胸肌。

    欧阳梦悦的呼吸微微一促,她忙背过了身,“你…你怎么了?”

    “刚喝了酒,酒精上头,有些热。”季天赐低笑着解释,侧着身,让她进来。

    欧阳梦悦咽了一下口水,从他的身侧走进了大厅,今天,欧阳梦悦一身淡紫礼服,长发齐半扣在脑后,露出一张白嫩又秀美的面容,早就令季天赐看得魂不附体了。

    加上酒精的燃烧,只感一股血气汹涌冲向脑海,欧阳梦悦正回头打算和他说话。

    冷不丁的被一双深邃的眸光锁住了,她的心怦然急跳间,男人已经将她扯入怀里。

    带着醇香酒气的薄唇就这么不客气的压在她的红唇上。

    欧阳梦悦的腰上箍来一道结实的手臂,而他身上滚烫的温度,仿佛带着一丝电流,令她浑身也酥麻了起来。

    季天赐似乎意识到自已过于粗鲁了,怕吓着她,他微微松开她一些,他呼吸急促的打量着她的面容,然后,近乎虔诚的吻在她的额头上,眉间眼,顺着她挺翘的鼻一路重新吻上她的红唇。

    这个吻,令欧阳梦悦沉迷,这是她一直渴望着的人,她又如何能拒绝呢?

    这个吻,仿佛吻在了心上。

    季天赐不敢再吻下去,他轻轻的搂紧她,发出了一声欲求而不得的叹息。

    在席间,他已经注意到欧阳老爷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他的脸上,那时因为,他失神的看了她太久,以至于,差点被欧阳老爷发现了。

    他明显感觉到欧阳老爷对他的警惕,就好像在担心他真得会拐走他的孙女似的。然而,事实是,他除了这个女孩,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