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先溜为妙
    桔梗走进广场人群里,一地的人躺在草席之类的垫布上,人群里勉强有人可通行的小道,粗略看下来,至少有数百近千人,挤得满满当当。

    邪气在佛法的镇压下几不可闻,但走到近前时,患者身上还能感应到丝丝残留,牵着玲,就近在一位老妇身边停下,桔梗跪地俯身查看病情。

    就如中医一般,日本的和医也是望闻问那一套,不过,应该叫做药师。

    桔梗的医术不是很擅长,但也要看跟谁比,比什么。

    如果是现代手术那般,进行精准的病灶切除,桔梗心里可能没底,但说道自己专业领域里的拔除邪魔一道,几乎可以说是手到擒来,就是非常顽固坚强的邪气,桔梗也能做到吸入自己体内进行深层净化杀除。

    此时只是看着病患,简单检查后,桔梗确认了病情。

    “大夫,我婆婆她...”

    身边的亲人关切又焦急的询问。

    摘下了斗笠,露出亲和力max的职业笑容,桔梗进行心理方面的疏导,告知事情并不严重,话语里套取具体病症发作信息,随后起身查看其它病患。

    经过多次的问诊后,确定了最后结论。

    中毒,是什么毒没问出来。

    桔梗也不认识。

    世界上病毒千千万万,桔梗也不可能逐一认识,前不久,也就差不多百年前,横行欧洲的黑死病刚结束,要是这种病毒性的瘟疫,就是桔梗在以前也是抓瞎。

    更别说,彗星意味扫把星可不是乱说的,上面可是有携带异界微生物的,作为物种入侵这方面来说,极有可能造成一场特殊的灾难。

    庆幸的是,那是以前,以前的桔梗不是专精医道,对医学只是停留在对症下药这种程度,从书本上知道的病能治,不知道的就抓瞎,而现在...

    别管是什么毒,桔梗都有更加简单粗暴的解决手段。

    更别说这种带妖力性质的妖毒,别管认不认识,桔梗有办法收拾。

    禅院住持的诵经声始终没停,宏大神圣又慈悲的回荡。

    在桔梗的感知里,经文念诵时,佛法明显对邪毒起到了抑制作用,此时,镇民是暂时安全的。

    但更进一步的拔除,显然这些和尚做不到。

    死的人,一部分是重伤号,一部分是毒发,这般的刀伤,有些肠子都掉出来了,没有手术进行伤口的缝合与输血,光是止血消毒包扎,之后基本就是等死。

    体质好能熬过去,运气不好就见阎王。

    一些江湖人,原地盘坐,运功逼毒,一些带着腥绿的血液被逼出在身边。

    而一些江湖郎中,看起来也是有几分本事,用着同样的方式,运功为病患逼毒,不过,一个个的脸色苍白,虚汗直流,这样的方式,有限的内功医生相比庞大的人群,太过杯水车薪了点。

    想了想,桔梗没去取样看看,来到一位小男孩身前,进行尝试治疗。

    方案差不多一样,不过,人家是运功逼毒,桔梗是诱导吸取。

    对着穿开裆裤的小破孩笑了笑,俩条鼻涕挂嘴上,想也不想就往桔梗衣服上抹。

    破孩子,快死了还有心情熊。

    眼疾手快的捏住对方挂鼻涕的小手,笑着敲了敲对方的小脑袋,说道:“老实点,姐姐给你看看,还有不有救。”

    一边当妈的闻言,赶紧按住自家的儿子,对着桔梗激动的道谢。

    桔梗微笑之后开始施救。

    小破孩盯着桔梗的脸傻笑。

    身边的玲吃味的对着小男孩狂翻白眼,俩只小手紧紧拽住桔梗的衣角。

    病患村民基本都一样,是通过饮用水治病,毒素通过口鼻,在胃部汇聚,不过...

    桔梗抬眼看向一位江湖人,裸露的粗壮胳膊上,除了刀伤之外,最显眼的一处伤口,却是凭空被挖掉了一块肉,看样子是用刀自己挖的,肉已经泛绿,还有灌脓,白的黄的水汁溢出,此时正在包扎换药,见伤口恶化,想也没想,拿着把小匕首,哼都不哼一声进行伤口处切除,直到冒出新红的血肉的后才停手。

    是个狠人。

    但还是不够狠,换做桔梗如果束手无策,第一时间会切掉整条手臂。

    看样子,应该是被什么攻击导致的。

    不过,毫无用处,现在只是饮鸩止渴,迟早是死。

    毒素已经侵入血液循环系统,随着身体供血系统进入脑部盘踞,灵觉视野里,邪毒已经在脑部扎根,并开始繁殖,向全身进行扩散,只差一个契机爆发,再过不久就完蛋。

    相比之下,村民的症状要轻松很多,很多人毒素并没有进入血液循环内。

    一个是伤口直接感染,一个是饮用水间接感染。

    这种事被桔梗看了出来。

    桔梗脑中构想出一种可能,中毒之人抛尸水源,随着水流经过山脚小镇,随后村民集体中毒。

    自己作死还连累无辜他人,让桔梗有些生气。

    气归气,手里不慢开始预想方案治疗。

    首先是邪气的净化,效果立竿见影,在佛法压制下本就惰性的毒素扩张脚步近乎沉眠,治疗到这个程度,按照桔梗的预计,就是放着不管也只是一种慢性的潜伏病症,在得到新的邪毒支援前,不会进行活动,最多按照毒素的多寡对患者的身体有一些负担。

    但送佛送到西,接手就要彻底的治疗。

    桔梗进行第二步,模拟灵魂的波动。

    这种邪毒看似在攻击人脑,实际上是在攻击人体里的灵魂。

    一圈逛下来,几个神色痴呆流口水的白痴早就引起了桔梗的注意,这些江湖人随后在毒气爆发下一命呜呼,紧跟着被和尚抬走进行火化。

    而这位刮肉的猛士,也是如此,脑部早已经被毒素占据,还没傻是意志力坚定,灵魂在本能进行攻击的抵御。

    如果是攻击灵魂的话,桔梗手里有不少的饵,相比完整的灵魂,这些不设防的残魂,对毒素的吸引效果,应该效果拔群。

    按照预想进行了行动...

    果然,得到的效果让桔梗露出了笑容。

    随着毒素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般行动起来,桔梗以灵力引导进行了驱赶,干净的拔除了毒素。

    男孩的掌心被桔梗指甲轻轻划开伤口,绿色的脓血不断的冒出...

    安抚了一番得救的小男孩,在孩子母亲不断的感谢中,桔梗起身抬眼望去,人数太多,一个一个的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这会可没时间停留在这里了。

    事情有变,阴阳密藏那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沉吟了片刻,桔梗修订了新的治疗方案。

    招呼了马千军一声,牵着玲,带着小倩无人注意的离开了寺院。

    探查之后,寺院没有可疑之处,和尚们很善良,就是小和尚市侩了点,接下来要进行的治疗比较惊世骇俗,还是先溜为妙。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