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巫山派
    飞剑被伞打飞,李重遥指飞剑,立刻,半空顿停,180度的调转,剑尖对准女子,又电射而下。

    “烦人”

    女子开口,有些恼了,声音如空谷幽兰,空灵且仙。

    听到这声音,李重虽是没看见脸,脑子里却是立升大美人之感,除此外,就是

    哟,老乡啊!四川人儿啊!听口音不像是川府的。

    这时,女子单手竖在胸前,手腕翻转着连连结印。

    之前说过,手印能起到念咒效果。

    一般念咒,术法能从内容推断,如是熟悉手印,同样也能推断出术法,提前准备预判防御。

    但是,单手印可不常见,李重更是一个都不认识。

    视线被胸前手印吸引,转而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住视线,眼角余光指挥着飞剑,下意识的电射向了心口。

    女子身边的斗笠侍卫接连暴起,弯刀递出,挡住了飞剑。

    见状,李重皱眉,指挥着挥剑与侍卫胶着,连片的叮当声接连响起。

    不片刻,女子结完手印,面具下一双妙目抬眼看向李重。

    什么都没发生

    注意到李重双目视线焦点落在自己即便宽大衣袍也遮挡不住的高耸双峰上,恼道:“看我的眼睛!”

    闻言,李重下意识的抬眼,脸上有些烧。

    立马,术式发动。

    李重眼前一黑,再睁眼时已经身处于深山老林的悬崖峡谷峭壁之上,崖壁下是奔流不息的青翠长江,峡谷俩岸青山绵绵,山峰上云雾环绕,身处一侧山崖,李重却是立刻认出自己在哪。

    这地他来过,长江三峡

    俩岸猿声不绝

    这似曾相识的熟悉赶脚,让李重的冷汗刷的一下就趟了下来。

    幻术?

    或者是在做梦?

    为什么遇见的女人都会这招?

    下一刻,形式有了变化,林子处,源源不绝的猴子成群结队的争相跑来,在树枝上飞荡,招呼也不打一声,凶神恶煞的直接扑向了李重。

    打架吗?

    一群猴子有什么用?

    李重正想召回飞剑,却是发现飞剑没有跟着一起进来,嘴角一抽,转头一看悬崖峡谷,抬脚就要轻功跑路,原地轻轻一跳,却是一步也没离开,跳起来也就一寸来高

    武功用不出来

    被封印了。

    冷汗刷刷的流,转头,脸色苍白的看向猴群。

    之前是状似妖怪的绿皮兽人,这会是带毛猴子了吧,你们是认识的吧。

    下一刻,冲上来的猴子逼近了毫无抵抗之力的李重,挥舞着无力的拳脚本还想抵抗一番,却是被猴子们仰面扑倒在地上,死死的压住

    难道今天就是我李重的忌日?

    眼中悲壮之色闪过,想到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李重决定自己要硬气的一声不吭,以免让人看了笑话。

    紧跟着,李重发现自己到底是小看了敌人的恶毒与狠辣。

    猴子们在扒他的衣服,身躯皮肤上触及毛绒绒一片,令人内心恶寒又毛骨悚然。

    脸色大变的李重凄厉的叫喊出声。

    “不!!!”

    三天转瞬,现实不过眨眼。

    神女幽梦之术

    女子解除了术式,看向面前脸色苍白无力,一副虚脱样子的李重。

    俗话说,春梦无痕,但有些春梦是会要命的。

    李重的飞剑也如主人一般,失去了力气,摇摇晃晃的飘在半空瑟瑟发抖,很形象的表现了此时李重的心情。

    自己就不该手贱贸然攻击,早知道,第一时间就该掉头就跑。

    “巴蜀李家的小儿,本座此番小惩,代你家老祖教训目无尊长之过!你可服!”女子幽幽说道,这会没了自己主持,雨法却是停歇下来,再来一次不难,就是提前准备麻烦,也就没有了必要,任由打断的雨法消散。

    普通的唤雨之术不麻烦,麻烦就麻烦在这强酸的制造。

    服!服!服!

    李重凄婉的看着女子,目光却是再也不敢落在对方胸口上,死死盯着面具,抱拳说道:“还没请教尊架高姓大名。”

    “哼!本座自不会惧你家老祖,告诉你也无妨,巫山派掌门巫祝,巫朝云。”

    巫山

    巴蜀俩家俩派,分别为剑仙李家,暗器唐家,蜀山派,巫山派。

    其中,巫山派最为神秘,巫山常年云雾环绕,通往巫山派的道路也曲折艰难,途中无数障碍迷阵,巫山派只收有灵气的女孩。

    为什么叫有灵气,桔梗这样天生带着大量灵气出生的就叫做有灵气。

    且一脉单传,在巫山脚下山民眼中,巫山派的巫祝,其美貌就如神女一般,也是巫山一带的守护者。

    古时就有楚襄王梦与巫山神女**一夜的传说

    也就有了巫山**这种暧昧说法。

    刚才的梦境,切身体会后,李重发现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

    这位应该是轻易不会出山的。

    为什么在这里?

    不过,这事自己已经参合不了了,别看这些个女的一个个的貌美如花,指不定是不是驻颜有术不知道多少岁的老怪物

    自家老祖来参合还差不多。

    旁观下来,李重发现这种事,那林妙可年龄起码五十岁起步,这位看架势也是不小了,自己才十六,打不赢正常,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跟青春。

    忘记这次的痛苦吧,人生的未来还很精彩。

    李重抱拳,哪怕很狼狈,李家的范不能掉,说道:“青山不改”

    话还没说完,巫朝云呵斥道:“滚!”

    是是是!

    李重挥手召回了飞剑,跳起来一脚踩在飞剑上,压低了身形,就如踩着滑板一般,天上风大,速度快了会被吹飞的,李重头也不回的跑掉,不等身影完全消失在巫朝云眼中,巫朝云撑伞,如一朵白云向场中直线飘飞,不是轻功,而是反重力的飞行。

    脚下一百之众的斗笠刀手,快步的跟上。

    而这时,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暴雨一阵后,已经完全停下。

    覆盖之处一片狼藉,地面生生下陷数寸,满地的泥泞流沙,积水浅洼处,更是彷如毒沼一般,气泡翻滚着鼓起破裂,青烟袅袅,尽是无处下脚的湿地酸池

    场中,白玉的小鱼儿轻轻的飘在湿地上。

    桔梗看向远处,气势汹汹醒目奔来的巫朝云一行。

    赤红白边的祭祀风格衣袍与撑起的白面红叶油布伞格外夺目。

    这就是施术者了吧。

    场下,某处,轻功速行的身影直奔阴阳密令,身影一闪凭空消失后,跨越大段距离又准确出现在白玉之上,伸手就抢!

    瞬移呢

    是那个叫青桑的女子,这般高段的空间瞬移法,果然是她师兄妹中最强的一个。

    “黄泉。”

    早就跃跃欲试迫不及待的黄泉从天空桔梗脚下,月色照耀时映在玉上的影子里,爆射而出,当先一剑直冲抢玉的逍遥观青桑。

    同一时刻,一只漆黑的手抓住阴阳密令,紧跟着下陷沉入阴影里。

    伽椰子。巫女桔梗酱的现代除魔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