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白曰门
    一口气跑了上百里不带停,方向已经远离了流星坠落之地,很显然,林妙心如她自己说的一般,并不打算去开启密藏,桔梗看着林妙心的身影,暗自琢磨。

    如果是这样的发展,桔梗也不打算进行干涉。

    事情已经被桔梗推理出一条清晰的线,**不离十。

    流星刚好坠落于密藏之处,击破外部防御进入密藏之内,因此,密藏才会显示出异象,以及无人找到坠落的流星。

    如是这般,无法开启的完美密室,桔梗也乐得轻松,不管那流星的正体是什么,现下出不来却是事实,实质上跟异界之物没有降临一样。

    桔梗担心的只是异界之物影响地球历史进程,这样一来就毫无威胁。

    而且,马千军已经明确说明那密藏中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桔梗也不想贸然身陷险境的触霉头。

    封印的大妖呢,贸然开启绝对是一场不大不小的麻烦。

    虽是不惧,但也要衡量一番得失才行,目的只是确保异界之物不会威胁到地球,顾此失彼不是桔梗想要看到的场景。

    况且,钥匙还有一半在自己手上,只要自己回到现代,这处密藏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还是要慎重观察一番。

    路上的间隙,桔梗向马千军问道自己产生的一些疑惑。

    “千军,既然钥匙有一半在始皇帝手上,又是怎么回来的?”桔梗问道。

    “不知道,祖上记载是在汉代刘邦手中出现的,之后数度辗转他手,先代拼死夺回后又被夺走,最后落在唐朝李氏手中。”

    “会不会是始皇帝在谋划着什么...”桔梗问道。

    身为僵尸之身的嬴政,内心充斥愤怒仇恨从而做一些什么事,桔梗并不觉得奇怪。

    “有可能...”沉吟后,马千军说道。

    “修建阴阳密藏时,应该没有这种消息外传的可能吧。”按照古代修筑秘密建筑的尿性,修建的工人是会在竣工时处死的,桔梗这样说,是为了确定消息的源头,如是绝对秘密,马家不说,那就只有始皇帝一人知道。

    马千军摇头,说道:“根据初代记载,江湖人知道这种事并不出奇,开工之初,阴阳道收押了一批各门各派术士妖怪劳工,用以赶工,光是寻常人力牲畜,这种大型工程也是瞒不过天下人,到了帝国末期,各地起义不绝,除了竣工的密藏,还有数处没来得及完工,那批劳工也是暴动逃出...”

    “对外宣称是修筑阿房宫,一般劳工自是不知道底细,但是,各门各派那群大难不死的劳工也许知道点蛛丝马迹。”

    桔梗咂舌,千年前的阴阳道,手笔还真是冷酷无情又惊天动地啊...

    难怪马家要隐姓埋名。

    “那么,阴阳道修筑密藏又有什么目的,只是单纯关押妖魔?你家知道这些密藏的具体地点?”

    “当然不是...”马千军说道:“关押妖魔只是顺带,当初与天庭气氛紧张,时有摩擦,神仙下界更是常见,除了被阴阳道打死的,剩下的被阴阳道封印,之后帝国崩溃在即,初代护国大巫下令阴阳道倾尽最后的力量把关押的神仙妖魔转移进密藏,实际上,密藏是阴阳道修筑的新天庭。”

    深吸一口气,马千军说道:“是浮空的大型宫殿群也是战争兵器,不会飞拿什么攻打天庭?阴阳道需要能够飞天的战舰,携大军压境...”

    “至于具体地点,只有监督各处阴阳密藏最后保密措施工作的初代护国大巫知道。”

    千年前就有这种程度的科技?

    反重力城堡?

    桔梗眨巴了下眼睛,震惊于马千军口中的事实。

    千古一帝的军势,当年竟是强到这种程度。

    “好好的,为什么要跟天庭开战?”桔梗问道。

    马千军看了眼桔梗,说道:“人民永不为奴。”

    桔梗点头,懂了,不过,王权之下,说这种话有点怪怪的。

    “如果是为了后世子孙美好的未来,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我也想见识下初代口中所预言的核平盛世,足不出户就能游览天下,汽车,飞机,轮船,吃不完的米饭,牛羊,等等美好的事情,人们不必担心战乱,妖祸,即便天灾临头,也会有四方来援,共渡难关,不会丧失生存下去的希望,因此,这个世界,不需要神仙高高在上站在人们的头顶,哪怕诸多苦难磨砺,我之华夏人民,终是会顽强站起,立于世界之巅...”

    和平盛世吗...

    不过,这马家知道的,真是太多了...

    这里面的门道,桔梗有了不妙的联想。

    “不过,看来我是活不到那个时候了...”马千军有些沮丧的说道。

    “大概吧...”说着,桔梗笑眯眯的给了马千军一袋薯片。

    马千军眉开眼笑,熟练的拆包,抓起一把塞进嘴里。

    “这是什么味?”

    “奥尔良烤鸡翅风味。”

    “奇怪的名字。”嘴里鼓鼓的,马千军说道:“哎呀~真香。”

    小倩看着有些嘴馋,玲见状,悄咪咪的从袋子里掏出一根大大圆彩虹棒棒糖,拆包含在嘴里,在桔梗的严格限制下,未免蛀牙,她的甜食每天是有限量的。

    “晚上孝子不许吃甜食。”桔梗转头严厉道。

    委屈的乖乖点头,玲收起了糖,拆开的包装纸又缠上。

    前面,林妙心停了下来,站在树梢上,轻飘飘如一片树叶,随着夜风在枝头树梢上下沉浮,跟着,林妙心清脆开声道:“诸位,不必藏头露尾了...”

    这个距离,军队已是追不上了。

    林妙心衙了新的战场,四周只有夜风,不见人影。

    “鬼鬼祟祟的家伙!”林妙心一声冷哼,说道:“密令在我手上,想要就来抢吧!”

    抬手,摘下一片树叶,内气扫过化作冰晶叶片,边缘锋利无比,杨手打出。

    攻击方位上,空气一阵扭曲,一众五人的道士身影各自散开,抬头看向树梢上的林妙心。

    白曰门的道士

    隐身术

    撑着小型隐藏结界的桔梗挑眉。

    “林仙子好功夫,在下金中勋,见过林仙子。”当先,领头的俊逸道士抱拳说道,自称却是在下,不是道士,还有这名字跟味道独特的明朝官话...

    也就是南京话。

    桔梗挑眉,一股子韩国风味。

    林妙心居高临下的看着五个道士,眯起了双眼。

    “好大狗胆!”

    话落,人以如利箭电射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