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隐士高人
    ,!

    小说上展开是这样,现实就很微妙了。

    选的这家酒楼叫做仙客来,三层高的独栋,木制结构,朱漆青瓦,比周围的民居要高,猛一看去有鹤立鸡群之感。

    这样的建筑没几栋,周围卖什么的都有,大街上吆喝声不断,一副盛世景象,比兵荒马乱的日本战国要好许多,要说第一印象的话,桔梗给出宽阔整洁干净的评语。

    直接上了二楼,坐在临街靠窗,视野开阔的位置,小二过来热情的招呼,客官客官的不停,马千军熟练的点菜,别的先不说,开口就是一斤酒,气派的把银子往桌上一拍,一副江湖豪侠的风范,抢着付了钱,绝了桔梗付钱的路。

    本以为跟电视里一样,这块银子看起来也有二两重,小二拿走就一去不复返了,大侠这么豪爽,剩的钱肯定就是打赏了。

    这样的话,这顿饭就太奢侈了。

    在明朝,一两半银子基本就够一个平民生活一年。

    所以,就这么点就可以说是巨款了,这年头钱值钱,又不是后来物价飞涨,不多一会,小二回来,端上点来的菜品时,找来了碎银子,马千军小心翼翼的收入裤腰带里,远远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姐妹儿有的是钱。

    桔梗有些偷笑。

    还没到饭点的晌午,这会来吃饭的人却是不多,这般的酒楼,本地的乡亲少有进来消费的,大多是一些富商或者官差,乡绅之类的,书生才子是少来这里的,隔壁就是古代著名青楼,没必要来这里消费。

    这会草草看了下,桔梗有些失望,江湖客没看见,谈古论今的才子也没看见。

    在西厂的恐怖控制下,在民间,风流才子们是不敢妄议朝政的,被西厂的抓住,不管你是不是吹牛逼,先关进去伺候舒坦了再说,这样的情况下,社会气氛很紧张,虽然孝宗执政,严加管束,宦官不再肆意妄为任意行驶,但是没有永远的皇帝,有一种玩意叫做秋后算账。

    桔梗知道,明朝的短暂中兴只有区区十八年,之后就开始一步步走向王朝崩溃。

    这会,就是食客有谈论,也是一副谨慎样,窃窃私语,搞得像是特务接头一样的紧张,偏生周围的人却是见怪不怪。

    说的还是今儿谁家生孩子了,哪家鸡被偷了之类的市井传闻。

    “姐,喝酒喝酒!”这边,马千军早吃开了,一手抓着个油腻腻的鸡翅膀,一手倒满了酒碗,推到了桔梗身前,说道:“你那东西好吃是好吃,就是没酒有点扫兴,尝尝这个,我告诉你啊,这家特别的好吃,掌勺的师傅有真功夫,每次想起都要流口水...”

    真不知道这丫头是带自己来这里故意吃喝的,还是来探听情报的。

    桔梗伸手端起了酒碗,酒水微黄,透明清澈,还有一股馥郁芳香,香味很复杂,尝之浑厚甘甜,到不像是在喝酒,没什么辛辣的味道。

    桔梗是喝不到酒精的,倒是不知道这东西是否醉人,看着眼巴巴看着的玲,放下了碗,笑着用日语说道:“未成年不能饮酒,日本法律规定,二十岁才能饮酒。”

    坐在侧边的小倩身前虽是放着碗,但不能进食,乖巧的伺候着满上了酒。

    玲哦了一声,也没撒娇要尝,只是眼巴巴望着。

    桔梗笑着给了她一小瓶牛奶。

    “正宗绍兴女儿红,其他地儿喝不到的,怎么样?”马千军期待的问着桔梗的感受,这里虽不是马千军家乡,但也算半个本地人儿,这会却是以主人的心态在招待桔梗,有自豪有骄傲,更多的是炫耀,招待着桔梗这位海外来的巫女。

    想了想,桔梗说道:“很好喝。”

    就像是自己受到夸奖一样,马千军笑到眉眼弯弯,说道:“好喝就多吃点,我跟你讲,这家的师傅真的厉害。”

    “我说,千军,你是不是忘记咱们来干嘛了...”桔梗说道。

    “没忘啊,这不不巧嘛,先吃饭,吃饱了再说...”马千军说道:“这事急不来,你一个人找得找到什么时候,天上掉下来那么大一东西,总得有点动静不是,过俩天说不定就有消息,咱们安心等着。”

    理是这个理...

    但是,桔梗实在是很担心,不确定掉下来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早一点找到,就早一点解除危险。

    如果是死物还好,如是活的,那就微妙了,什么情况都可能,外星人啊,外星生物啊,不对,应该叫异界生物,没危险还好,万一掉下来的是凶残异形什么的,那乐子就大了。

    首当其冲的是,必然有人因此丧生,而这些,却是桔梗想避免的,历史的影响再论,首先是保证没有无辜路人一般百姓的伤亡。

    就是死物掉下来,鬼知道是不是具有有害放射性辐射物质。

    万一是生化危机呢?

    越想,桔梗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各种担忧。

    历史上,对这件事是没有什么记载的。

    但这并不能说明可以就此安心。

    不排除什么都没发生的可能,但更大可能则是,发生了什么,却没有记载于历史上,就跟保密管制一样,不对外公开的重大机密事件。

    “你说的没错...”桔梗无奈道,别看自己很强,很多事情上,也有无奈的地方,就算不顾及死魂虫的损失,地界这么大,真不一定能找到。

    大海捞针也就如此了。

    那就需要足够的耐心来等待。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应该没有掉进附近地界的城里,指不定在哪个荒山野岭的地方。

    “放心吧,我不知道姐你为什么执着那颗扫把星,但如果是天降异宝,不出三天,整个修行界都要翻天,不要小瞧那群人的嗅觉...”说道这里,马千军眼中精光连连,断然道:“我们就安心住着,到时,杭州府必然卧虎藏龙,就等着大戏开场吧...”

    “你这丫头,倒是没看起来那样傻。”桔梗眼前一亮,却是笑着这样说道,这才知道马千军的用意。

    果然,还是要本地人来当向导,要换桔梗自己瞎找,是想不到这一出的,瞎找的途中才会后知后觉的发现形式的变化。

    “必须的!”说着,马千军举杯,一点也不女孩子的咧嘴大笑着,跟桔梗碰杯。

    桔梗这才动了筷子,刚一入口,却是眼前一亮。

    说话的功夫,玲却是完全被桌上的食物吸引,埋头只顾着吃。

    这味道有些熟悉啊...

    虽然风味不同,但跟商店街的那家刘氏中餐馆有同样的特点,顶级的美食。

    原来是小当家的祖宗,还真如马千军所说那般的厉害,隐士高人啊,失敬失敬。

    不知道是光明界还是黑暗界的,统称厨艺界,但那是清朝的事了,这会这帮厨子跟这江湖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关系,主职做饭兼职行侠仗义?

    有些微妙...

    一边吃着,一边跟马千军唠嗑,一边看着窗外风景,明朝的古朴街景...

    西湖啊...

    桔梗琢磨着,等会去雷峰塔一趟,那和尚的舍利子要送过去,托寺庙好生供着,也不知道塔下面有没有白娘子。

    更不知道会不会有个法海跳出来收了她。

    不过,法海那和尚在唐朝那会是著名的大师,出了名的慈悲,也早死了。

    应该是遇不见的...

    嘴里跟马千军随便的聊道:“千军,你见过发光的料理吗?”

    马千军停下筷子,看着桔梗:“???——啥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