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正在被捕的边缘疯狂犯案
    ,精彩小说免费!

    下午时分,神社山脚处,按照桔梗吩咐来接鬼的山兔,看着一脸懵逼还在愣的鬼神,说道:“听好了,我不管你是s还是a的鬼神,到了东京我们的地盘,就要遵守我们的规矩,不然有的是办法收拾你,明白吗?”

    以一副前辈的口气,不到a级的小妖怪特有底气的教训着凶恶的大妖怪。

    骸点头,表示明白,又回头看了眼神社。

    总觉得自己被这家的主人特嫌弃的赶了出来,又变成了战国时的流浪武士生活。

    所以,自己哪里有做错了吗,是因为自己表现的很失礼吗,为什么看不上自己,自己只是想要一个能够安心落脚的地方。

    战争早就结束了,这种事她还是明白的。

    手里捏着的一万円,紧了紧,最后那个巫女的临别赠言只是‘省着点用’这样的话。

    抿了抿嘴,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一万円的购买力,但微妙的觉得很委屈。

    但总比封印着好,她受够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山兔前辈...”

    “前辈就免了,骸桑,请务必称呼我的全名,山神兔,小姐的爱称是小姐的专属特权,拜托了。”板着一张脸,比骸还要娇小的个子,山兔努力的装作一份大人状,严肃的说着:“还有,小姐的意思是教会你一些生存在现代社会必要的常识,等到你适应后,我们就没有义务继续照顾你,除非,你自愿入会。”

    “什么会?”

    “黑社会。”

    社会!社会!

    骸看着山兔,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

    山兔翻了个白眼,对于这种深山乡下出来,几百年不知道社会发展的妖怪,很是熟悉,这样的家伙因为不懂规矩,不光麻烦,还很能惹事,一般情况下,轮不到妖怪们看不下眼,就被人类友情处理了。

    比如对策室啦,对策室就是专干这事的,没有引起大规模人员伤亡的超自然灾害事件还能商量,一旦过线就是杀无赦的态度。

    “走啦走啦,迎接新生活啦。”

    说着,不怎么热情的山兔走到山脚,坐上等候多时的轿车。

    跟乡下丫头似的,惊奇的左看右看后,怀揣着对未来的忐忑与好奇,骸坐上了车,驶向新的生活。

    而另一边,同样懵逼的还有夏目,从出租上下车,被麻美牵着手,在渡边太太懵逼的微笑表情下,连拉带拖的被麻美带进了家。

    早早下班回家的男主人,渡边先生以一种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自己的外孙后,升起打死那个素未蒙面的女婿的念头。

    不过,看到麻美脸上的笑容,又升起不管如何,这波血赚的念头。

    多付碗筷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丫头天真无邪的笑容。

    就是母性的光芒太刺眼了点,眼前母慈子懵的违和画面,十分的令人牙疼。

    总之,心情十分复杂。

    至于麻美唯一的亲哥,只是大了俩岁,这会也没啥可以想的,就是念念不忘家里刚刚订的大餐,并没有觉得什么地方奇怪。

    在渡边家的热情招待下,夏目吃到了一顿极其丰盛的寿司大餐。

    先不管目前的状况有多微妙,在麻美的炙热慈爱视线下,虽然觉得头皮发麻的不自在,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个撑。

    不吃不行啊,自打开始,麻美帮着夹菜的举动就没停过,恨不得一次性弥补完这些年没有给出的母爱。

    总觉得表示拒绝,麻美就会哭给他看,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

    倒是让渡边先生很是吃味,闷闷的一言不发的刨饭,寿司一筷子都没动,不时闷一口啤酒。

    渡边太太嗤嗤的偷笑,适应了外婆的设定后,倒是习惯如常的同时照顾起饭桌上的三个孩子来。

    夏目已经理解了现在的这番状况,眼前的小不点是他妈这种事,虽然懵逼,但果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全程僵硬的被动接受事情的展开。

    到了饭后,事情越演越烈,麻美就是死抱着他不松手,叨叨絮絮的跟着他说着以前的事,不时的还会亲热的摸头,吧唧一声的满是口水的亲亲。

    如果换个成熟的女性身体来干这种事没啥奇怪的,最多按上个正太控的痴女印象。

    但现在,夏目贵志就觉得像是一条宠物小狗狗一样被抱着爱抚,数度的想要反抗,只是一看到麻美兴高采烈的脸,就微妙的有些不忍心。

    倒是能够从老妈的嘴里听到老爸跟外婆的事,这让小夏目觉得陌生又熟悉的亲切,外婆他是没见过的,就父亲还有一点印象,但也变得模糊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看电视,校园疯神榜,节目没怎么看进去,一家人都在听麻美说着陈年往事,有幸福的,也有不幸的,各种各样,夏目所不知道的故事。

    这让他除了知道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之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奇怪的孩子。

    同样是有着父母,并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怪物猴子。

    随着时间逐渐过去,心里已经不知不觉接受了眼前小不点是自己妈妈的设定,但如果不一起洗澡就更好了...

    麻美非要给他搓澡,并表示当妈的连这种事都没做过,甚至连自己儿子屁股上有没有痔,小弟弟长多大了都不知道,这太奇怪了!

    渡边太太深有同感的点头赞成。

    渡边先生扶额叹气,无力的挥手表示随麻美去吧。

    渡边小哥哥一脸嘲笑的看着夏目,表示这么大了还跟女孩一起洗澡,真特么的逊!

    被渡边太太扇了后脑勺之后乖巧了。

    渡边先生看了眼自己的傻儿子,丢了一个渡边小哥哥长大才会明白的眼神。

    总之,神奇的一天在夏目的身边徐徐展开,夜更深了...

    麻美不松手的抱着夏目,甜美的梦乡里,呼吸平和的入睡。

    渐渐的,随着麻美吧唧着嘴加大力气,睡梦中的夏目皱起了眉头,呼吸,呼吸好难受...

    突然的...

    麻美睁开了眼,看着夏目平稳的睡颜,叹气...

    到头来,他还是没叫过一声妈妈呢...

    缓缓的闭上双目,搂着的手微微松开,随着睡着,又紧紧的抱住,夏目露出难受的表情。

    午夜十二点。

    神社之巅,月圆之下。

    喵呜一声威风的响彻夜空,凝视着山下灯火,阿喵四肢一蹬,飞扑着,下山!

    今天是找小花好呢,还是小美好呢,还是小丽好呢,还是小紫好呢,还是小红好呢。

    喵呜的,好难选~

    要不,寻找新的猎物?

    夜色下,不为人知的罪恶正在蠢蠢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