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事情是这样的
    ,精彩小说免费!

    事情是这样的。

    伊始是一次意外的摔倒,小孩子在家里玩,天真无邪的年纪,什么都不懂,难免磕磕碰碰,脑勺撞到了桌角,比女孩大俩岁的哥哥吓坏了,通知大人后紧急的送去医院。

    伤势不是很重,就是缝了几针,医生也没说有失忆这些可能。

    但在住院时期,异常就发生了。

    术后,孩子醒来,先是浑浑噩噩的,但伤势的恢复很快,这点不奇怪,正常人类的恢复程度,医生说孩子可能有点情绪低落,检查之后也没什么异常,就是记忆表现的可能有点混乱。

    开初大人们也没在意,医生说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正常。

    可是之后,这一段时间就变得有点长了,接近一年的时间,没有任何好转,甚至越来越严重。

    首先,出院后,孩子情绪不高,老是一个人呆着发呆,愣愣的看着风景,问什么才会机械的回答一点东西,跟着,就连回答也不回答了。

    别人都说,这孩子可能是摔傻了。

    表现也很像是这样。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治都没得治,本来,家里人已经是绝望了,但事情跟着又有了转机。

    突然一天,这孩子变得正常了,就跟生病之前的表现一致。

    家里人高兴坏了,对孩子放松了警惕,不在全天的看护,紧跟着就出事了。

    令人惊骇,毫无征兆的离家出走。

    突然的,就没了人影。

    一度怀疑孩子被人贩子带走了,报警,然后全家亲戚出动寻找。

    三天后,在某个流浪汉的聚集区找到了在小巷子里翻垃圾的孩子。

    失而复得的感动不提,在大人的询问下,这孩子用被人贩子拐走后又逃出的谎言应付了过去。

    随后不出一周,孩子再度的失踪,同样的套路同样的离家出走,同样的地点找到。

    这次还是同样的理由,在大人们将信将疑的表情里糊弄过去,无他,孩子的天真表情极具欺骗力。

    但事不过三,当孩子第三次的离家出走,还是同样熟悉的味道,同样的套路,同样被找到的地点,同样的理由。

    这回,任谁都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家里人做出应对措施,首先是禁足,紧跟着是逼问,但这孩子就一个态度,装傻跟沉默,局面僵持,最后大人们见问不出什么,在看护一段时间后,鉴于孩子表现的正常,就再度放松了警惕。

    故事到了这里,渡边太太一脸的难受哀伤,悲戚的说道:“这孩子,当时没有意识到,就像是...”

    说道这里,心中的悲痛上涌,有些说不下去。

    主持人浅川玲子接道:“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对吧。”

    麻美低着头,呆在一边,既不反驳,也不承认。

    渡边太太抽泣着点头,跟着说起后续来。

    第四次的离家出走,这次就厉害了,失踪时间一月有余,半大的孩子,小学二年级,很难想象这样的年纪是如何独自在社会上生存的。

    家里人快疯了,熟练的报警,熟练的全家出动,熟练的寻找。

    大海捞针一样,满大街的贴寻人启事。

    一个一个的问人,甚至上了电视台。

    家里的钱如流水一样的花掉,孩子他爸辞掉了高薪的工作,始终渺无音讯,就在大人们快要放弃的时候,这孩子自己回来了。

    失而复得的喜悦之后是上涌的巨大怒火,这次,没这么轻易放过这孩子。

    哪怕这孩子回来时的样子像是在外面吃过很多苦头一样。

    禁足,全天的看护,不断的逼问。

    大人们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这孩子三番五次戏耍大人们的理由。

    但这孩子更狠,无论是吓唬,打骂,或者是禁闭,断食,别说对付一般孩子,就是对付大人也能行的手段,换来的是孩子的完全沉默,一个有用的字都没吐出口。

    束手无策的孩子他爸无奈了,放弃了治疗,丢是不可能丢的,只能养着这祖宗,重新找了工作,扛上养家糊口的责任,似乎就这样风平浪静下来。

    孩子整日呆在家里,就像是高级玩偶一样的摆设,成天一动不动的痴呆的望着窗外风景,那种样子,就像是遭遇重大人生打击而一蹶不振了无生趣的大人一样。

    渡边太太整日以泪洗面,默默的照顾着这孩子的衣食住行。

    日子这样平静下来...

    似乎对渡边太太的脆弱样子感到动容,又仿佛被母爱所感动,又好像是对人生的绝望感到崩溃,有一天,这孩子哭了...

    “特别的大声...”说道这里,渡边太太的脸色有些古怪,跟着道:“我吓了一跳,当时我在厨房准备晚饭,麻美跟她哥哥在客厅看电视,节目也很正常,超级变变变,搞笑节目,也不可能看哭人,这孩子就这样哭了,那段时间以来,我都没她哭的那么惨,只是偷偷抹眼泪,这丫头哭相很豪迈,我赶紧上去安慰,然后...”

    然后,惊人的转折开始...

    先是扑在妈妈怀里哭了个痛快,然后开始跟妈妈交流。

    第一句就把渡边太太惊的不轻。

    这破丫头一边哽咽着一边抽抽道:“我不是你女儿。”

    说道这句话,渡边太太带着怨念抱怨着吐槽道:“我自己身上掉的肉,我还不知道?就是我女儿!想跑没门!一把屎一把尿的养大,掉包都没可能!”

    太太你胸大,你说的算...

    一众选手古怪的看着这位可爱的太太,作为母亲的心理,他们是表示理解的。

    麻美撇了撇嘴,嘀咕道:“是是是,是你女儿,你生的,你最大。”

    渡边太太跟着说道...

    就这样,麻美竹筒倒豆子一样,一五一十的说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但具体到某些细节,却是含糊了过去。

    最关键的是,为什么要离家出走,麻美解释她是要去找人,必须要找到的人!

    正好,孩子他爸回来,加入了问答环节。

    事情很简单。

    麻美自称自己不是麻美,不是他们的女儿,很感激他们这段时间以来的照顾与担心,但是她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希望得到谅解与支持。

    简单来说,就是没钱寸步难行。

    渡边先生表示他知道了,态度很坚决的说了这样的话。

    “就当你不是我女儿,但你身上流的我的血,想跑没门!鉴于你主动交代的良好态度,我会在今后的日子里更加严厉严格的管教你,以免你擅自使用我女儿的身体,做一些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姑且算是信了麻美的话吧。

    转头,夫妻俩在床上展开了热烈的事后讨论,一致认定,这样的情况可能是鬼上身,失心疯什么的...

    第二天,渡边先生雷厉风行的带来了除灵师。

    一顿操作后,但是没有卵用。

    渡边太太这样说道:“我们可能是遇到了假的除灵师...”

    用着期待的眼神看着众位选手,很小心很弱弱的问道...

    “你们不会也是假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