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肮脏的大人世界
    ,精彩小说免费!

    家里的气氛很沉重,凝固无言的空气。

    方餐桌前,一名名眉头紧锁的大人相顾无言。

    实质上是叔叔的男人,召开了这次家庭会议,来得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小小的夏目缩在客房外的墙角,低着脑袋埋在膝间,小脑袋上压着的东西其名为无助。

    还幼小的年轻,本该在父母怀中撒娇的他,在此刻明了了世间的残酷。

    这群大人在进行一次严肃的谈判,关于他今后的监护权。

    没有面红耳赤,也没有气急败坏,更没有高声的吵骂,桌上那沉重严肃的气氛却没来由的让人如临刑场...

    名为人生的十字路口上,小小的他不知道下一刻会有谁带着他继续这次名为人生的悲望旅行,又会带着他前往何方...

    哪怕不是很明白...

    此刻,面对着这种不是他决定的抉择,心里有的,只是化不开的恐惧。

    自己是拖油瓶,讨厌包,没人喜欢的坏小孩,这种事,却是明白的。

    “我已经到极限了...”

    曾经那个温暖笑着,让他叫父亲的男人,此刻脸上是化不开的疲惫。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贵志...我对不起大哥,但贵志这孩子不适合我们家,你们谁有能力就带走他吧...”

    无言的凝固...

    在座的大人没有一人说话。

    “谁带走贵志,作为叔叔,我会支付一笔可观的领养费,每个月...”

    说着这样的无力又疲惫的好心话...

    但夏目只是觉得自己像是商品一样,被摆上了柜台,还是即使赔钱也要丢手的讨厌货。

    但话说道这种地步,一人不得不答话道:“彦,你知道的,我家有四个小孩,再多一个会疯的。”

    这倒是情有可原的理由。

    老成的男子一副爱莫能助的神色,说道:“光是我们家抚养贵志承担这个责任可不行,贵志他妈妈的娘家,难道就没人了吗?”

    没有的...

    贵志的外婆是个讨厌鬼,基本跟亲戚不来往,贵志的母亲则是独女,根本就没有兄弟姐妹。

    而且都死了...

    男人只是无力的叹气。

    “贵志这孩子,无论如何都是我们家的人,送到福利院的提议否决,我有个提议,我们几家轮流抚养贵志。”

    一众大人面露难色...

    “彦,我们理解你的困难,但当初,可是你信誓旦旦负责收养贵志的,这才半年...”

    “要不,把贵志送到乡下,让父亲他们抚养...”

    “不行,爸爸年纪大了,可操不了这个心!”

    话落...

    在一度的陷入沉默...

    男人在桌上无言的抽烟,女人则低着头默默的盘着打算。

    “今天先到这里吧...”作为家庭会议的发起人,面对这样的僵局,只能无奈的这样说道:“等大家到齐以后,在谈论贵志的事情。”

    这时,作为家里的女主人,她急忙的插言了...

    “等等,之前有位巫女想要收养贵志,贵志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根本不是普通的小孩,那位巫女大人有意收贵志做弟子。”

    “闭嘴,奈奈子!”而男主人则是愤怒的杨高了音量,说道:“那是外人!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的底细!如果贵志出了什么意外!”

    “什么意外!那位是很有名的巫女大人耶!”女人争辩着,顾不得给不给丈夫面子了,这次的家庭会议本就是她促成的,大家都嫌弃贵志是个麻烦的累赘,既然这样,就由大家一起来决定贵志到底要不要由外人收养。

    作为妻子,她十分明白丈夫的性格,既然丈夫做不了这个恶人,那就由她来,让大家一起做这个恶人。

    因此,她激动的大声道:“是上过电视的巫女大人,家里世代主持着神社,附近童守町有名的家族,这样的家庭,根本不能看虐待贵志的!”

    闻言,大家的双眼齐齐一亮...

    “战后,我爸爸小时候流浪时,还受过日暮神社的恩惠,那样的人家,是善心的好人家!”

    “真是这样吗?奈奈?”

    “童守町的神社?童守町不就只有一个童守寺庙吗,听说那里的住持法师很有法力。”

    瞬间,沉默打破,女人们七嘴八舌,纷乱的询问起来。

    “是真的,那个通灵者争霸大赛的节目,里面有位巫女不是叫桔梗吗,就是她,日暮神社的巫女大人...”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节目我天天都在看,是桔梗大人啊!她可是能跟跟幽灵对话的!”

    “对对对!贵志这孩子从小灵感就强,拜在神社门下,肯定是件好事!”

    而面对着这幅状况,男人嘴唇动了动,数度想要说点什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身边的兄弟们却并没有放过他,一名男人大笑着说道:“早说嘛!彦!你就是死要面子!如果是这样,简直不能再好了,大家都轻松了...”

    是这样吗...

    男人没接这一茬,尴尬的笑着...

    不就是在嫌弃贵志,急于甩脱这个烫手货吗...

    而他自己,也正是这其中一员...

    尴尬的,无言的,自嘲的笑着...

    而另一个男人则这样说道:“如果是送进神社门下,我们一定要准备一份心意,这样一来,贵志也会好过很多...”

    正常的人情世故套路...

    众人纷纷点头,说道:“应该的!”

    一位太太小声的问道:“那要准备多少钱才好?”

    “贵志这孩子,进了神社就是神社的人,给多了效果不大,以后也是要为神社工作的,等贵志长大了,自己就有能力挣钱,偿还抚养的恩情,意思一下就行了,也不能太少,以免我们家脸上难看...”

    所以问题就来了,每家出多少。

    平分?

    “哎呀,我家的孩子,你们知道的,马上要中考,这样的补习班那样的补习班都不便宜呢...”一位太太撒娇着说道:“欧尼酱~家里你最大,你也多...”

    话还没说完,身边的男人打断了她的话,笑道:“彦,没事的,大家出多少我家就出多少,这种小事,就不要小看我了...”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彦还是叹气道:“按照能力大小,有能力的多出点,没能力的少出点!”

    作为这个大家族现在的长子,彦这样说道。

    随后,气氛越加热闹起来,众人兴致勃勃的讨论着送走贵志的一系列后续问题。

    空气里,唾沫在飞舞...

    唯独屋外角落里,隔着扇薄薄的纸门,头,埋的更深了,无言中,双肩默默的抽动着,无声的哭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