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差点被改变的历史
    ,精彩小说免费!

    痛!

    深入骨髓的痛!

    似曾相识的痛!

    被伏魔咒困在原地,似从天边传来的经文在耳边回荡,鬼武者眼前的世界在翻滚...

    阴沉的天空,连绵的大雨,烟火弥漫的战场...

    喊杀声不绝于耳,本队在奇袭下溃退,四周的士卒还在顽抗,不知道何时,战场响起敌人狂喜的大喝。

    “今川义元以死!今川义元授首已死!”

    四周尽是人影拼杀,看不清明,只是见本队中,一柄柄旗帜接连的倒下,金川家的族徽在风中陨落...

    主公战死,大势休已...

    溃败的阵中,斩杀着敌人,四周尽是一刀俩段的尸首,身着全身黑甲的矮小武士,喘息着跪地杵刀...

    不应该这样的!

    明明之前还是大胜,尾张只差一步就能攻下...

    那个织田信长已是必输之局!

    有些茫然的抬头望天,豆大的暴雨暴虐的砸下...

    难道,是天在帮他吗...

    3000织田军,绕过正面战场奇袭后方本队1500人,就连这场大雨都在帮助对方,沿路的斥候无一发现这支奇军,织田信长的最后一搏...

    一个又一个身影在四周慌忙逃跑时,被呼啸的利箭射翻在地...

    不足一米六的小矮个,娇小的武士扛着夸张的野太刀站起了身,看着雨中追击而来的织田军,震天的喊杀声与暴雨声中,耳边似乎响起父亲的话...

    病榻上,那个形容枯槁的男人,咳嗽的说道:“身为武士,不能死于战场,吾辈,甚憾...”

    “人迟早一死,骸,不必悲伤,这乱世为父终究是看不到尽头了,不过,骸,拿着为父的剑,去战场吧,用这剑,杀出个结局吧...”

    结局吗...

    战场上,野太刀在娇小武士的手掌翻飞,每次刀光闪过,必有一人身体分离,人仰马翻,就如鬼人在战场起舞,耳边尽是临死的惨叫。

    浑身都在痛!

    痛到感觉不到痛后...

    只是麻木的挥刀,移走,杀人...

    不知道身处何方,几时,几人...

    回过神来时,娇小的身上插满了箭矢,尤其背部,彷如刺猬,就连身前,也是折断的箭矢...

    身处重重的包围圈内,四周尽是身披藤甲的足轻,举着长枪,虎视眈眈,又胆寒着,畏惧着,围而不上...

    踏踏踏...

    马蹄落地声响起,围起的足轻让开通道,一人一骑缓步上前。

    身穿着武士甲盔,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手持着染血的武士刀,提着首级,开口说道:“当真鬼人是也,你已经死了,为何执迷不倒!”

    死了?

    难怪感觉不到流血了...

    抗刀而立,娇小的武士与之对视...

    “鬼武者,此番努力奋勇拼杀,你之本队已经撤走,该是可以瞑目了吧。”

    武士一挥手里的刀,前指,沉声喝道:“还是说,由吾亲手送你一程!”

    一刀重重的劈在地上,娇小的武士对阵喝道:“报上名来!吾之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织田信长!!”

    来者武士大声爆喝一夹马腹,策马直冲!

    “骸!”

    娇小的武士举刀,挺身而上!

    随之,胸口一震,眼前一暗...

    隐约的,耳边传来震天的欢呼声...

    对面,织田信长的头盔被斩裂,露出一张惊魂后怕的脸...

    真是个美男子呢,可惜,就差一点点斩与刀下了...

    眼前越来越暗...

    但是啊,父亲,人力有穷尽,即使化身为鬼也力有不逮,这天下,这结局,骸杀不出来...

    十分抱歉,父亲...

    数十支长枪从四面八方刺入身体之内,策马奔来的武士一刀斩下首级...

    天旋地转...

    是役,桶狭间合战,年仅二十七岁的织田信长崛起,建立了天下霸业的根基,名声大噪,威扬战国...

    百年后,当地传出鬼武者杀人作祟传说,大批武士法师领命讨伐,损失惨重后,成功封印。

    所封之刀,几经流转,最后藏于东京某不知名神社供奉。

    “你渴望力量吗?”

    天边,似有人声传来...

    鬼武者混乱的大脑还在犹豫时...

    “放开防备,我来助你...”

    下意识的听从了心声...

    恍惚中,似有一股力量涌入身体中,身体似乎重新充满力量,前所未有的力量,在内心声音的引导下,鬼武者接受了力量,挣脱了痛苦的束缚,眼神一扫,刚刚脱困看见蹲地的女巫时,心声响起...

    “攻击。”

    为什么要听从这个指令?

    还在思考时,身体已经本能的行动起来...

    素香大骇着躲开,不忘丢出几枚石子,试图阻碍鬼武者的行动。

    咒杀仪式失去主持者,随之被鬼武者一刀摧毁,鬼武者扛刀停止了攻击,脑子里,思绪渐渐从混乱里脱离,随之变得清晰...

    站在一边,短瞬查看完记忆的桔梗轻叹了一声。

    除灵要知道前因后果,这一直是桔梗坚持的底线,眼前的鬼武者,不过是乱世随波逐流的可怜人而已,且早已死在历史中...

    最后的执念,不过是父亲的遗愿,杀出个太平未来,身为武人,一身技艺,只能依靠的是,手里的剑...

    死的时候还没黄泉年纪大,练剑短短八年,生前,已经迈入b级...

    不过,在这孩子的记忆里看见织田信长的脸,桔梗感觉有些微妙...

    当真是大美人呢...

    历史上,记载的女装爱好者第六天魔王,看来不假...

    而且,这孩子的一刀,差点改变了历史,事后来看,还真是惊险啊...

    桔梗此时感觉即微妙又复杂。

    见这孩子在整理记忆思绪,桔梗没有出声打扰,在场的众人,忌惮的看着鬼武者,感知中,气势与之前截然不同...

    如果之前是病鸡,现在就是猛虎,光是安静立于场中,就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感觉在四周弥漫。

    原本的鬼神之姿,人身化作鬼神,本就是一种进化。

    传统的净化,对鬼神是没有效果的。

    要么封印,要么收服,要么灭杀,或者是放逐...

    一成鬼神,不入轮回。

    这种事,在座的大概都是懂得的...

    桔梗扫了眼凝重的众人...

    但那只是传统,桔梗的净化很是霸道,暴走的鬼神之怒,还是能够进行驱散冷静,修正梳理对方的记忆,只是要用净化送其成佛升天进入轮回,则是不可能的事情。

    跟不在五行不入轮回的僵尸很像,但又不一样,鬼神也是一种精灵,从自然而来,死后归于自然。

    值得庆幸的是,这孩子不像是坏脾气的人,生前别的毛病没有,就是有点少言寡语的孤僻。

    这时,顺着冥冥中的感应,鬼武者抬头,看向桔梗,沉默不语的双目锁定。

    啊呀...

    被发现了呢...

    桔梗露出微笑。

    内心,声音在对方心田响起,交涉开始。

    “交易,你攻击这些家伙,我助你突围。”桔梗发送了这样的信息。

    只是沉默了一瞬,对方在心中简短的回答。

    “好。”

    跟着又说道。

    “谢谢。”

    这股温暖的力量,梳理了她混乱的记忆,从杀戮与遗憾执念之中解脱出来,她谢的,只是这种事而已。

    “不必谢。”桔梗微笑。

    没说不必多谢,人家压根就没多谢的意思,而且,谢的太早了,突围不假,可桔梗不打算让她跑掉。

    不管背后那些家伙把鬼神放出来是个什么意思,桔梗可没打算让对方如愿。

    无论是借助自己的力量收服鬼神,还是其他诸如借鬼神之手试探自己...

    事实上,鬼神放出,在封印的作用下,最初是有一段虚弱时间的,但在时间流逝的作用下,会极快的恢复到巅峰状态,所以,要速战速决的灭杀或者再度的封印,但桔梗加快了鬼神的恢复进度。

    桔梗露出微笑,鬼武者在桔梗的指示下,转头,看向天野。

    盯...

    俩者对视...

    天野冰冷的一笑道:“看来,是看中我了,我看起来就有那么弱吗...”

    说着这样的话,从袖子中取出鉾铃,轻轻的摇动...

    “很遗憾,我也是剑豪呢...”

    话落,灵子组成的光之刃伸展而出...

    不是一般的武士刀,而是直刃,双锋的一指宽狭长细剑...

    摄像画面里,天野只是拿着鉾铃,并没有剑刃的样子...

    一般来说,灵光,普通人是看不见的,能够被看到的,除了雄厚到一定地步的武道家内气等能量,还有的则是,通过灵力转化的自然火,水,电等元素现象...

    但如是灵力拟态的元素等,同样也无法被普通人类观测到。

    毫无疑问,就以能量等级来说,灵力比内气高一档,且,更加难以修炼察觉,非是有这份天资,不如挖掘身体潜力,修炼内气,以免虚度光阴。

    当要说道实战时的强弱,到了一定地步后,各有优势。

    桔梗挑眉,看向山茶。

    山茶摊手,说道:“是这样没错,不过,这家伙没有用剑的对局胜负记录,倒是不知道深浅...”

    “天丛云之剑?”桔梗看着天野手里的剑,问道,生前的桔梗也是会近身的功夫的,不然,也不会有手刀这种近身砍妖怪的招式,一般巫女,多少都有进行身手功夫的修炼,而且弓术,没有一定的武术基础,是练不好的,不然,没有筋力技巧等因素,光是灵力,最多就是个长弓兵,百分百中等这些弓道神乎其技,是不用想练出来的。

    山茶摇头,说道:“应该不是的吧,看起来没有加持天照神力...”

    这把光剑,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款式跟星球大战的灯管光剑不同,倒像是拿着一柄透明发光的中式长细剑...

    现在这些后辈们,都很厉害呢...

    桔梗感叹...

    生前少有跟人争斗,经验不是很足...

    也跟桔梗生前自从守护四魂之玉后不喜出村游历有关,没怎么见过天下人,妖怪倒是揍过不少...

    这种经验倒是很多很多的...

    不需要交涉,斗心眼,见面就开打,一箭射死收工,眼下的争斗,说实话,桔梗觉得心累。

    打轻了不行,不长记性,打重了也不行,怕给打死。

    不光场内状况连连,就是场外的事,也要忧心。

    真的心很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