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本场结束(二合一)
    ,精彩小说免费!

    华灯初上的街头,女人惊慌的疾步而行,向着情夫的住处直奔。

    杀人了!

    自己...

    满心都是这样的念头。

    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转而惊慌的想到,自己,将来会怎么样?

    是丈夫的错!

    全都是他的错!

    要不是撞见他勾搭高中生,自己也就不会伤心的去买醉,就不会被人强暴,也就不会破罐子破摔跟强暴者维持那种关系!

    全都是他的错!

    没错!

    疾步中,满是惊慌无助,苍白脸色的女人抵达目的地,按响门铃。

    梳着飞机头,一看就是社会人的男人,深夜戴着一副蛤蟆墨镜,赤着上身打开了门,看着眼前的女人,诧异道:“亚美,你怎么了?”

    “进去说!”亚美小声的说道。

    男人嘿笑了一声,放亚美进来,满脸**,说道:“是想我了吧,怎么,那废物...”

    “我杀人了...”亚美镇定的陈述...

    男人脸上一愣,看着亚美似乎在确定真伪,半响后,嘴角一扯,说道:“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救我!”

    “你要我怎么做?”

    “处理尸体!”

    半响,男人点头,麻利的找出工具箱,麻袋等一应物品,扛着一把铁锹,还有心情对着面色苍白的亚美开玩笑,说道:“处理尸体这活,我熟,等下,找个地方埋了,神不知鬼不觉。”

    亚美勉强的露出笑容。

    夜更深了,一辆破旧的小汽车发动离开。

    回到了与丈夫共同建立的爱巢。

    但是,亚美手脚冰冷的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

    此时,被打昏的丈夫已经离开了这个家。

    “人呢...”情夫进屋,好奇的打量着四周,随意的问道。

    没死吗...

    呆立的亚美想到这里,莫名的有些虚脱,松了一口气,转而更大的恐惧涌上心头。

    孝一去哪了?

    以后会怎么办?

    他知道自己出轨,这件事没办法善了。

    怎么办?

    怎么办!

    他一定会报复的!

    对!他会报复我的!

    他会杀了我的!

    他刚才就差点杀死我了!

    恐惧犹如魔爪,静静的扼住了脖颈,全身都在轻轻的发抖,亚美呆立当场。

    这时,男人随意的说道:“尸体呢,亚美,不会是尸体自己跑掉了吧~”跟着转过弯来,同时松了口气,没死人就好,这个女人也就不能说自己就是同伙。

    自己可是有前科的,警察那里可不好交代。

    亚美抬头看着这个男人,嘴角一扯,惊慌的说道:“山田,带我走吧!远远的!离开这里!”

    “哈?”男人诧异的看着女人,说道:“你秀逗了吗?莫名其妙的...”

    亚美看着山田,脸上勉强扯出一个媚笑,说道:“我不是的你的女人吗?我嫁给你好不好?”

    “哈?”男人嘴角一扯,问道:“你说这种话是认真的吗?”

    “我是认真的!孝一知道我出轨了!不离开这里我会被活活打死的!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会做!我会是一个好妻子的!”

    似乎听见很好笑的笑话,男人说道:“别开玩笑了,亚美,好妻子?你比妓女好没错,但也是好在没收钱~我带你走,开什么玩笑啦,帮你一回就是我山田讲义气了。”

    瞳孔一缩,亚美死死看着说出这种话的男人,眼泪夺框而出,哭道:“那我什么都不要,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不要当你妻子了,求求你,只要你带我走,保护我!”

    提起放下的工具箱,山田说道:“怎么跟你丈夫交代,是你的事,大不了离婚咯,这可不关我的事,最好别说强暴那种话,你知道的,照片都在我手上,不想太难看,就别动小心思。”

    “求求你!只要带我走!我什么都愿意做!”亚美哭叫道,身体一动,跪地抱住了山田的大腿。

    山田嘴角一扯,毫不留情的踢翻了扑来的亚美。

    “我呢,最近新交了个女朋友,家里可没你呆的地方,再加上,差不多也对你腻味了。”山田说道:“而且,对你这种连丈夫都敢下杀手的女人,睡在身边总觉得毛毛的。”

    说着,瞥了眼地上的血迹,笑道:“你还是赶紧跑路吧,反正没死人,全国这么大,总有你呆的地方。”

    亚美捂着肚子,无力的跌倒在地面,泪眼朦胧中,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

    “别怪我绝情,本来就跟你没有感情,玩玩而已,不要当真啊,小林太太~”

    笑了笑,男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混蛋!

    混蛋!

    混蛋!

    全身都在轻轻的颤抖,亚美死死看着这个男人离开的背影。

    “对了,**一场,给你最后一个忠告,下海拍片是个好出路,你的身材,真的很棒。”笑着,男人伸手搭在门把手上。

    “虽然我是个人渣,可没打算娶个贱人。”说着这样的话,山田骂骂咧咧的扭动门把手。

    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

    就是这个家伙,摧毁了自己的一切!

    没错!全怪这个混蛋人渣!

    亚美眼角视线里,静静躺在地板上的水果刀映入眼帘。

    都怪这个家伙!

    我的人生...

    已经完了...

    你也别想好过!!!

    神色瞬间狰狞,恍如魔鬼!

    爬动着抓起了刀,亚美起身冲了上去。

    剧痛!

    刚刚打开门的男人转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女人疯狂又血红的眼瞳。

    心口处,刀尖透胸而出,使出最后的力气,脸色一变,狰狞的一拳轰出,砸在亚美的脸上。

    重击下,亚美倒地,紧跟着,疯子般爬起身,披头散发着,第二刀捅下。

    跟着是第三刀,第四刀...

    良久,一切平息下来。

    尸体倒在走廊上,亚美失魂落魄的坐在温热的尸体边...

    半响,痴痴的笑了起来...

    真的杀人了...

    大脑在颤抖,渐渐的,趋于平静...

    亚美站起身,笑着找出围裙穿上,费力的把尸体拖到浴室,打开工具箱,锯子,斧子在手,开始处理起尸体...

    狼藉的客厅收拾干净,血污心细的擦拭抹去,杂物血衣凶器一股脑的装袋,丢入小汽车后备箱。

    独栋的郊区双层洋楼,四周的居民已然入睡,并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

    打开了电视,清空了冰箱,分解好的碎块装入冰箱,坐在焕然一新的客厅里,痴痴的凝望着电视中播出的节目,一直到深夜三点半,起身,小汽车再度启动。

    考虑到自己是个女子,并没有体力一次性挖坑处理尸体的能力,亚美决定先处理血衣凶器等物件,再分批处理尸体。

    “这一场正式结束,各位选手表现非常精彩!”

    主持人见表演结束,忍着发麻的头皮上台说道。

    “现在,除了一位选手认为委托人亚美小姐无罪外,其余选手都认为亚美小姐有罪,但是,通灵者不是法官,并不能凭一家言论判定罪行,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无从知道。”

    “那么现在,亚美小姐有什么要说的吗?”

    脸色苍白的亚美看向主持人,笑道:“很不愉快!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些人统一针对我,但是,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杀我的丈夫,他失踪有一段时间,身为家人,我不求你们理解我的心情,也求你们相信一下警察的判断,如果是我杀了我丈夫,我早就被关进监狱了,法律足以证明我的清白,至于这些选手...”

    “博人眼球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照顾一下被你们欺负的弱女子心情,我不知道你们由于什么原因说出这种话,但是,没有证据就是大言不惭的空话,如果你们是认真的,等着法院传票吧。”

    “大岛先生,事情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隐含愤怒,亚美看着主持人说道。

    “是的,亚美小姐,你可以离开了。”主持人也有些摸不准亚美到底怎么回事,只是有些嘀咕,态度一如既往,微笑着道。

    得到肯定的答案,亚美抬脚就走,身边,幽灵丈夫漂浮着,不断的对着亚美说着一些话,但亚美并没有回应,刚刚心神冲击下,分寸大乱,失态无比,亚美不知道这种程度算不算危险,不过,那些女人,并没有证据证明她杀了人。

    到头来,还是她赢了。

    咬死了自己没有杀死丈夫的说辞。

    讲道理,她并没有撒谎。

    忍不住看了眼一脸微笑的巫女桔梗,她说的话,应该应验不了的吧...

    等到了台下幕后,呆呆的坐在折叠椅上,亚美无力的捂着脸,轻声问道:“你死哪里去了?”

    “别慌!亚美,我是被不良少年捅死的,只要想办法让警察找到我的尸体,就可以证明你没有杀我!”

    “你不怪我?”

    “死过一次的人,我现在怪你有用?”孝一苦涩的说道:“真的倒霉!我就奇怪了,公司倒闭,钱包被偷,天上掉鸟屎,出门掉下水道,开车爆胎,吃饭有虫,最后我跟你大吵一架离开家买醉的时候,喷上不良少年,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发生冲突了,回过神来就死了,那段时间特别倒霉,所以,心情有点暴躁,我真不是想杀你,只是脑子一抽失控了,亚美,你不会怪我吧,那个男人,是你找来报复我的吧,你其实并没有背叛我的吧...”

    亚美无力的捂着脸,轻声的抽泣。

    “你别哭啊!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打你!但是我现在死了,你也该原谅我了吧!”

    “那个女高中生怎么回事?”亚美抽泣着问道。

    “那个啊...”孝一不知道怎么说了。

    房间里,一只死魂虫静静的呆在角落,没有出声。

    “就是偶然碰上,说过几句话...”

    “我看见你给钱了。”亚美说道。

    “那是我觉得她长的很亲切,脑子一抽,就给了。”

    “你会是这种人?骗谁呢?”亚美不信。

    “真的!我跟她什么都没发生,连个小手都没牵上!”

    “好啊,你果然动坏心眼了!你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还干这种事!我看错你了!”

    亚美一直哭...

    想着,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到这一步?

    为什么?

    前台,本场结束,主持人对着摄像头说着结束词,台上选手一一离场,跟着,下一批选手登台。

    天野跟山茶对视后,没有停留,紧跟着离开。

    山茶没有跟桔梗搭话,只是微妙的笑着打过招呼后,带着自己的下属当先离开。

    而天野,招呼了一声东名,最后,礼貌的跟桔梗告辞后,带着东名一同离开。

    大姐回到之前台下所在的位置,对于自己的表现,一脸忧心忡忡,情况很是不妙,就她一个跟其他人说的不一样,这样的情况,不是她说的正确就是错误,按照一般从众的心态,她就微妙的有些危险了,眼中满是失策的后悔之色,早知道,就不搏出位,想着踩那个小丫头一脚了。

    五月七日小羽也没有直接离场,身边,其母亲,不断高兴的夸奖着小羽,碎碎念唠叨着这场表现不错,那个女人肯定是杀人了,看神色已经露出了马脚等等。

    小羽没有回答自己的母亲,有些想不通,为什么那些巫女姐姐会帮助她。

    虽然没一个人说过这种话,但确实的都站在她这一边。

    以往录节目,并没有这种情况,大家是同行,属于竞争关系,那些叔叔阿姨,并不介意用恶毒的语气告诉她,哪里做错了。

    而且,小羽不是不知道,在某些场合说一些谎言更加合适,但她做不到这种事情。

    事实往往非常残忍,残忍到触目惊心。

    要不是她开口就说出这个女人杀过人,这一场,只是单纯的通灵找人,如果只是这样,那个叫天野的姐姐就以绝对优势胜出,仔细想想,这个姐姐没有反驳她的说辞,反而把事情导向更复杂的结果,并失败,事实上,如果一口咬定自己在说谎,事情反而简单的解决了,那个叫亚美的小姐会非常高兴并感激天野。

    “继续加油,最终奖金就全看你的了!我们母女能不能过上优渥的生活就看你的表现了!不要让我失望!”母亲贪婪的说着这样的话。

    小羽眼中闪着淡淡的悲哀,轻轻的点头,说道:“我会努力的。”

    母亲又没叫自己的名字,她应该是忘记了吧。

    小羽不由看向场中,还剩下的最后一位巫女。

    此时,桔梗正在跟戈薇交谈着。

    紧跟着,桔梗带着一众人起身,准备离开,手里牵着小小一只的玲,路过小羽身边时,停下脚步,看着这位站在角落墙边与母亲保持着疏远距离,孤单单的冷清小女孩,微笑道:“是叫小羽吧。”

    母亲的话语顿停,警惕的看着桔梗。

    小羽轻轻的点头,嗯声应答。

    “你有着出色的才能,不过,好像不怎么得心应手的样子,这一场,大家都被你误导了呢。”说着,桔梗笑着抬手拍了拍小羽的小脑袋,说道:“加油~”

    母亲有些炸毛,就连她自己也不敢碰小羽,怕污染了小羽的纯洁与才能,但又不敢对这个不知深浅神秘的巫女出言不逊,身为小羽母亲,她可是身处这个奇妙的世界,深信着鬼神的存在,毫不怀疑。

    “你不准备责怪我吗?害得你没办法胜...”

    桔梗挑眉,说道:“看来你看出来了,果然,你这份才能不能小看,很厉害”

    小羽点头,说道:“被天野大人召唤出来时,我就看见他死亡时的画面了,所以,一开始我就说错了...”

    看来,看见的是不连贯零碎的画面呢,桔梗懂了。

    所以,这孩子被亚美单方面的零碎记忆画面误导了。

    “那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那个男人不想说...”小羽低声说道。

    “小羽是很温柔的孩子呢,所以,大家都不会怪你的,不用担心,那个女人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不管是我,还是山茶,天野,都能在场外做好收尾。”桔梗笑道。

    “嗯...”小羽低着头应道。

    “再见了~”说着,深深看了眼小羽的母亲,桔梗带着戈薇等人离开。

    小羽看着桔梗离开的身影,不由想到,三位都是很温柔的巫女姐姐呢。

    表现虽然各有不同,但有着同样温柔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