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疯狂的爱
    ,精彩小说免费!

    人是大美人。

    水蓝色的娟秀长发,清丽冷艳的面容,不同于桔梗的柔,这位的是英气。

    总是神光逼人的眼神,睥睨环视时,是咄咄逼人的高傲与威严。

    不用明言,满身写的都是高贵。

    考完的大姐本想得意的多言几句,对于这场她的表现,自己是极度满意的,虽然之前有着憋闷的各种不愉快,但在这样的人儿前,嘴唇蠕动着,自行惭愧的低头,错身而过。

    主持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天野,客气的说着请开始的话语。

    不无不可的点头,冷然逼视着委托人亚美,直盯的对方全身发麻后,没有开口废话,干脆利落的动手。

    叮的一串纷乱玲响!

    不知何时,手里已经多了一只铃铛。

    鉾铃(mao)

    手掌大小一只,形状看起来似一柄小巧的匕首。

    跟一般神乐铃多层塔结构不同,这只简朴了很多。

    其中,剑型的赤红长柄是为神剑,天丛云,中间的金色护手片状圆盘是为神镜,八咫镜,最后,护手下悬挂的八枚铃铛,是为神玉,八尺琼勾玉。

    是一件象征意义的仪式法器。

    简单的摇晃着鉾铃,节奏渐起,神秘静谧空灵的乐声成型,如清冷的月辉洒满全场...

    简单又纯美的伴奏下,天野缓缓的开口低吟浅唱着...

    幽幽的女声回荡与中...

    古词古调的歌谣,不甚清楚的随铃声摇曳...

    一如这清冷如月辉的曲调,充斥着莫名的悲伤与温柔...

    咒歌呢...

    桔梗轻轻的合上双眼,聆听着浅唱。

    “居然还没有失传...”爱丽丝轻轻笑道:“也是大开眼界了。”

    桔梗睁眼,对于爱丽丝的话,轻轻的点头道:“被时代淘汰的咒系言灵...”

    咒歌有个特点,前奏长。

    在战斗中,这是致命的弱点,相比流传到现代精简到一句到数句,甚至只是几个音节的高速咒语吟唱,逊色了不止一筹。

    但所带来的优点,完全对得起漫长的前奏。

    唯一的优点,威力极大!

    闭目浅唱的天野,轻轻摇晃着鉾铃,不见其他异动,除了歌声之外,相比东名闹出的动静,无风亦无波。

    听到这样的歌谣,就是观看的众人,也忍不住静静的欣赏起来。

    全场别无杂音。

    除了爱丽丝这个心大,不知道听过多少回,煞风景的家伙。

    仿佛瞬间的数分钟后,最后一声铃响平息,天野缓缓的睁开了眼,身边不知何时,漂浮着一位形象潦倒狼狈的男人。

    厉害!

    桔梗忍不住的拍手鼓掌。

    没有触灵,甚至不知道生死,也不知道身在何方,身为事件男主角的幽灵,无视了空间的限制,不声不响的被天野召唤而来。

    境界比东名降灵时所造成的热闹景象,强了数个级别。

    就是桔梗,在这种条件下,也办不到召唤这样,不知道在哪里的指定人物。

    里面的具体门道,三言两语根本说不清楚。

    爱丽丝随之鼓掌道:“人间的这些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呢...”

    很显然,会这样说,爱丽丝也办不到同样的事情。

    山茶娇笑道:“虽说这家伙擅长咒歌与唤魂,更擅长的是神乐舞跟唤神...”随意的把天野的底细抖了出来。

    “唤神么...”爱丽丝笑笑道:“神灵我也见过不少了,这孩子擅长召唤哪一尊呢...”

    不等山茶回答。

    桔梗肯定道:“天照。”

    山茶诧异的看向桔梗,问道:“你认识天野?”

    等到肯定的答复,爱丽丝看着天野,露出棘手又混合着有趣的眼神。

    而桔梗则是笑笑,推断出这种结论,是简单的事情。

    天钿女命是巫女之祖之一,也是神乐舞起源,当这孩子身负天钿女命血脉时,起舞时,就能再现天钿女命在天岩户前的一幕,以神乐舞吸引躲而不出的天照现身。

    这就是这孩子挑战自己的底气与最大底牌奥义了。

    更别说,这孩子手上拿的鉾铃,直接的来说,就是三神器,当天照降临后,哪怕只是分身,顷刻就能变成绝世凶器,具有惊世骇俗的大威能。

    “根据我得到的情报...”山茶说道:“这家伙成功过一次,因此,是名副其实的巫女之首,无人反对。”

    “即使是半神,也会很辛苦的吧。”爱丽丝笑着问道,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

    “没错...”山茶笑道:“重度烧伤,卧床三年,半死不活,所以,除非是要命的时刻,这家伙还没胆子干这种事。”

    “真是了不起的巫女。”桔梗说道。

    听着这边的话,东名看着天野露出憧憬的眼神。

    说话的功夫,天野已经完成了跟招来幽灵的初步交涉。

    在外人看来,只是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对着空气轻声低语着听不清明的话语。

    见好像准备完成的样子,主持人已经不顾及脸面了,问道:“天野大人,可以开始了吗?”

    天野只是冷淡的点头,看向了委托人,说道:“你丈夫的名字叫小林孝一,小林亚美我说的可有错。”

    由于种种原因,隐瞒了姓氏的亚美看着天野,不由震惊的张大了嘴。

    在日本,女性出嫁后随夫姓。

    “没错!天野大人!”还没等亚美回答,主持人已经狗腿的确认了。

    撇了眼主持人,难得的,天野露出些许赞许的笑容,这让主持人很是振奋。

    跟着,天野继续说道:“你的左胸锁骨下,纹着亚美love孝一。”

    瞳孔猛的一缩,亚美看着天野,嘴角扯动着,扬起了笑容道:“你说的没错,你是怎么知道的?”

    天野冷声道:“你丈夫告诉我的,现在,我必须明确的告诉你,如五月七日所言,你的丈夫已经死了!”

    瞳孔缩成针尖大小,亚美直愣愣的看着天野,强笑道:“怎么可能,他是不会死的,对吧,你骗我的,对吧,他怎么可能丢下我...”

    “正视现实吧...”天野说着,看向了身边的幽灵。

    此时,男人眼神复杂的看着生前的妻子,一脸的哀伤,缓缓的向前,想要触摸爱人,只能是遗憾的如幻影般没过...

    这一场...

    “游戏结束了呢...”爱丽丝有些郁闷的说道。

    而桔梗看着故事发展,没有做声。

    看起来不像是结束的样子。

    这个男人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呢。

    此时,天野说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坦白吧,是不是你杀死了你的丈夫!”

    “不是我杀的!”女人尖叫着,情绪激动的站起了身,说道:“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这样!根本不听人话!好!你说是我杀的!证据!证据呢!倒是拿出来啊!什么幽灵告诉你的!这种话你倒是跟警察说啊!”

    “死人是不会撒谎的。”天野说道:“我会详细说出整个作案过程,手法,时间,地点,尸体所在之处,直到你绝望崩溃,认清现实为止,你觉得我能办到吗?”

    “你倒是说出来啊!”亚美尖叫,似乎像是走到了末路,癫狂的尖叫。

    “如你所愿。”天野深呼吸后,轻轻的招手,飘在亚美身边的幽灵不由自主的来到天野身边。

    男人复杂的看着生前的妻子...

    唯独,脸上没有怨恨。

    “说吧,她是怎么杀死你的,由我来主持公道,让真相浮出水面。”

    话语在耳边响起...

    男人缓缓的抬头,看向天野,半响,面无表情的说道:“不是她杀的我。”

    什么!

    天野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撒谎的死人!

    猛的一咬银牙,眼中,被愚弄的怒火勃发!

    “哎呀,真是峰回路转呢...”爱丽丝幸灾乐祸的笑道。

    桔梗点头,说道:“爱叫人疯狂。”

    “没错呢...”山茶眼光流转,莫名的低叹道。

    五月七日小羽看着男人,听着这样的回答,脸上满是不理解的不可置信,震惊的站起了身。

    她看见的,是这个男人的脸,绝对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