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妄言
    ,精彩小说免费!

    撒谎吗...

    女人的尖叫在演播厅响彻。

    而这个十来岁的姑娘,甚至还是小学生。

    这样的孩子,说的话,可信吗。

    “小羽小姐。”思虑之后,主持人慎重道:“这不是能够拿来开玩笑的事情,即使你是未成年,也要明白这一点,既然说出这种话,你可有什么凭证证明你的话不是谎言。”

    “对啊!”

    一边的委托人尖叫道,仇视着又气愤至极的看着小羽。

    倒像是一般正常人面对污蔑的正常反应。

    叫道:“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了我的丈夫!你看见了吗!?不用想,你肯定是胡说!是有人指使你这样做的吧!你那个妈妈对吧!是为了博取眼球是吧!是哗众取宠对吧!其实你根本就不是通灵者吧!什么通灵者,都什么年代了,都是骗人的吧!你们这些骗子!为了钱什么话都敢说!来这里求助你们!完全就是个错误!我完全可以告你们母女诽谤造谣!”

    啊呀呀,被反咬一口,混为一谈了。

    在座的选手,大部分都不悦的皱眉。

    小羽的母亲,站在台下,神情焦躁中透露着丝丝癫狂与暴戾,频繁的咬着手指,沉默不语。

    至于台上的当事者们,除了东名有着被小看的气愤外,就是大姐微妙的不爽表情了。

    其他人,则是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样子,就如山茶这样的,甚至还露出看好戏的有趣眼神。

    主持人转头看了眼情绪激动的女人,面对着小羽,郑重道:“就是这样,你有什么东西证明你的说法,是正确的事实?”

    眼中,不由露出些期待。

    他倒是愿意相信这位小姑娘,但有必须相信的前提。

    “之前的测试,不够证明我的说法吗。”小羽问道。

    “之前你是说对了,不管用的什么方式,结果在大家眼前出现,证明了你的能力。”主持人道:“但现在,你的说法,不排除在撒谎的可能性。”

    眼神黯淡下来,在这一瞬间,少女对眼前的男人失去了信任,说道:“我不能撒谎,会失去能力的。”

    “这只是你单方面的说辞。”为眼前的少女着想,主持人继续说道:“因此,你才要证明你的能力,你说你看见了,那好,你看见什么了。”

    “行凶的过程?”

    “作案的手法?”

    “凶器在哪?”

    “第一现场在哪?”

    “最后,尸体藏在哪?”

    “无法给出可以验证的决定性证据,你的说法能力,只是单纯的臆想,小羽小姐。”

    沉默...

    小羽看着委托人,片刻后,低头说道:“争吵,男人与女人,非常激烈。”

    “然后男人死了,都是血,女人很慌张。”

    “冷静后,女人开始处理尸体,藤次郎牌菜刀,处理的很辛苦,分块真空包装后,放进了冰箱冷藏。”

    按照这个说法,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内容莫名的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不少人,看向身为当事者的女人,眼神中满是莫名的猜忌。

    柔柔弱弱的样子,不像是能干出这样耸人听闻事件的人。

    而女人的眼神,一如之前,听完后并没有慌乱。

    不是笃定小羽的说法错误,就是小羽说的没错,但事后女人又经过了处理。

    “没有了吗?”主持人问道。

    “没有了。”小羽回答。

    按照这个说话,事件发生后,入场的警察没有理由发现不了冰箱的异常,甚至第一现场都没有发现,只是定性为失踪事件。

    这样就很微妙了,有人说谎是肯定的。

    主持人问了个微妙的问题,对象是委托人。

    “亚美小姐,请问,距离你先生失踪,有多长时间了。”

    “一个多月了。”亚美如实回答:“距离发现我先生失踪报警算起,有一个月零七天了。”

    这么说的话...

    是失踪后才报警,这样一来,真正的失踪时间就很微妙了,这样长的时间,即使有什么在冰箱里,也早就吃完了吧。

    不知道怎么的,主持人想到了这个可怕的假设。

    “只是这种程度还不够,小羽小姐,能在具体一点吗。”

    小羽只是轻轻的摇头。

    “看来有着致命的缺陷呢,这种灵视,过去视。”天野莉莉子说道:“想必,只是过去的零星片段画面吧...”

    虽然有天赋,但是没有系统的训练与道行,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

    桔梗赞同的点头,说道:“看起来像是别有内情的样子。”

    这样说道。

    “桔梗大人,看来是知道什么了。”山茶笑道:“会是有意思的故事吗?”

    大概...

    桔梗没有多言,只是道:“看这个小姑娘怎么应付这场危机吧。”

    天野莉莉子说道:“有何难,只需我们赞同她的观点,不是真的,也会变成这个女人杀的人。”

    “如果,我不赞同呢。”山茶微妙的笑道:“既然是考试,在合格的同时,排除竞争对手才是常理呢,天野大人。”

    “我赞同这个观点,山茶大人。”天野无所谓的冷淡点头。

    大人的世界,不适合这位天真的孩子呢。

    托腮,桔梗看着场中的小羽。

    而场中,面对小羽的态度,主持人有些失望,很是想帮助这个女孩,证明她说的话不假。

    但事关重大,冤枉无辜的人也是不妥,万一,真的,万一,这孩子说的是假的呢。

    “小羽小姐,你凭什么如此肯定的认为这位小姐杀了自己的丈夫,我是说,你方便告诉我,你的能力原理与机制吗,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

    “我看见了...”小羽说道:“在这个女人身上,曾发生的过去。”

    很好理解。

    看见过去。

    “是想看见什么就能看见什么吗?”主持人问道。

    “不能。”小羽回答。

    全程,如她说的一样,不能撒谎,面对提问,凡是能回答的,都是毫不迟疑的全盘说出。

    “也就是说,你不能保证自己看见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对吧。”主持人问道。

    小羽点头。

    “那么,先不说看见过去,这样超出一般人常识的可能,有没有可能,是你看错了呢?”

    “有,但不是这回。”小羽回答。

    小姑娘,你这样老实,很吃亏的知道吗?

    桔梗叹息。

    山茶在一旁娇笑道:“游戏结束,她完了。”

    天野莉莉子拍了拍手,对于这样精彩的喜剧表示了赞赏,说道:“愚蠢的凡人。”

    “我知道了。”主持人沉默思索片刻后,说道:“观众朋友们,五月七日小羽选手的发言很是惊人,我知道,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对其说辞充满怀疑与不信任,认为只是一个臆想者发出的不知所谓狂言,请稍安勿躁,比试还在继续,那么,先暂时保留五月七日小羽选手的发言,让我们来看看,其他选手是怎么样的看法,下面,有请下一位选手登场。”

    标准答案被当做了妄言。

    世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呢...

    “有请,巫女叶月冬名。”

    报名时,职业一栏填的除了学生,就是巫女了。

    东名有些紧张的起身,一身学生水手服,看起来就是单纯青春又靓丽的美少女。

    而小羽。落寂的退场。

    俩者擦肩时,东名小声道:“我相信你,看着吧,我来揭破她的谎言!”

    此时,莫名的正义感驱使下,东名信心满满的登台。

    小羽奇怪的转头看了眼东名,没有说谢谢这种话,反而说道:“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

    还有一句话没说,你今天的运气,看起来不是很好。

    此时,走远的东名并没有听见。

    站在台中央踌躇半响后,一杨灿烂的笑脸,说道:“大家好,我是叶月冬名,来至恐山巫女世家,请多多指教!”

    礼貌的鞠躬。

    台下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不是很给面子。

    东名有些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