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好像太轻了些
    ,精彩小说免费!

    奇怪的妖气,桔梗搜索了下记忆,与星夜梓相比,有极大的不同。

    当初在小巷里,并没有注意到妖气的微妙不同,而且,当时那个施暴的男人,妖气的味道也很奇怪,有股魔性的疯狂混乱味道。

    妖气的味道是纯粹的,形象比喻的话,普遍的妖气都很骚,或者说妖,类似这样的感觉。

    一股子令人不会喜欢的微妙臭味。

    就如人有汗味一样,这是属于正常的情况。

    类比的话,不感知还好,一旦感知,二狗子跟大狗子身上都有股类似的味道,细微处虽然不同,但光是凭借感知就可以轻易的区分开谁是谁。

    就如杀生丸嫌弃桔梗身上臭一样,一股子死尸混杂墓土的奇妙混合味道。

    这一点要夸奖一下二狗子,至少他不会嫌弃桔梗身上那股一般人分辨不出的味道。

    而现在的味道,虽然很淡,但确实是妖气的味道,要说的话,有股令人不快的**臭味。

    跟纯粹的妖气是不同的。

    当时与星夜梓再见面时,星夜梓本身的气味已经没有了,充斥的是杀生石的疯狂妖气,跟黄泉现在的味道如出一辙。

    这个**味道要形容的话...

    大概是...

    催情药的味道...

    就如动物发情时会散发特殊的激素与气味吸引异性一般,这个男人,现在就是人型的春药。

    对女性来说,这种气味一点也不友好,就如魅惑的能力一般,令人不知不觉中中招。

    “下流的异能...”

    桔梗皱眉,很显然,正常人类不可能有这种能力,而且对比人类制造的催情药,这种气味更加隐蔽与自然,甚至让目标察觉不到异常。

    即使跟凭依果实没关系,这个男人现在也不能放任不管了。

    桔梗正要行动时,里面已经进展到最后一步,随着悠长的欢快叹息后,一切都索然无味起来。

    完事片刻,一名女人迈着发飘的步伐,从女厕走出。

    姣好的漂亮脸蛋上,红潮的还未消散,眼中尽是满足,穿着卖场员工职业套裙的年轻女性理了理,有些褶皱的黑色丝袜,其上一些水斑有些刺眼,抬头时看见桔梗等人。

    眼中出现瞬间的慌乱后,脸色一整,带着职业的微笑点头示意,款款离开,背影婀娜诱人。

    年纪不超过25岁的年轻女性,配这个男人还真是浪费。

    如无意外,以她的条件,找一位年轻的富豪公子什么的,也是简单的事情。

    过上优渥的生活,更符合现在这个时代的生活观。

    简单来说,这种等级的女人,必然是对这个男人不屑一顾的。

    真爱的概率跟买**彩差不多。

    之前的对话可是证明她有老公的...

    仔细的观察过对方的双眼,桔梗有些疑惑,眼神狠清明,不像是心智被惑的样子。

    倒是有些高等级的心理操作,外表是看不出什么的,所以不能排除被人操控的可能。

    是时候看看正主了...

    到底是什么鬼...

    里面的男人还在女厕里磨蹭,想了想,桔梗吩咐玲与山兔等候片刻后,进入女厕,顺手关门反锁。

    营业时间的员工厕所,虽然一般没人来,但不能不注意一般人误入。

    厕所里,男人一脸轻松写意,肆无忌惮的在女厕里,正对着洗手台壁镜,流水声中,清洗着满是女人味道的双手。

    嘴角勾笑,愉快之余,还哼着小曲。

    也没有注意到身后右侧已经进来的桔梗。

    这幅姿态,倒是让桔梗认定男人的有所依仗与胆大了。

    一般来说,男性身处这种不适合的场所,一定是紧张与不安的,变态的话,倒是没这种感觉。

    一时桔梗也没出声,凝视着男人,仔细的观察,妖气的味道更明晰了。

    这个感觉,好像是加强,或者说成长了。

    养料是什么?

    刚才的爱爱?

    以男欢女爱的形式修行成长,其代表一为周易参同契,二为欢喜禅,三为邪道的采补,道佛魔都有。

    其中,周易参同契是双修丹书,欢喜禅是密宗纵乐派,最初出现的目的是为了繁衍人口,其后为了证菩萨果位,结果最后只是单纯的纵乐,而魔道的采补,不说也罢。

    这家伙获得某部典籍乱练出门道了?

    这种事的概率甚至比买**彩还低。

    桔梗皱眉后,轻声道:“小林先生。”

    镜前的男人猛的一惊,转回了头,看向桔梗,先是本能的惊吓后,眼中瞬间出现喜色。

    见状,桔梗皱眉。

    这种眼神,是猎人瞄准猎物的眼神。

    这家伙,想上自己...

    想到这点,桔梗突然微妙的笑了。

    突然绽放的绝美笑颜,让男人一时有些炫目。

    “这位巫女小姐...”片刻的失神后,男人吞咽下口水,喉咙滚动着,就要说出后续的问题。

    但被桔梗打断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本想客气一点的,在事情明了前,但这个男人浑浊又贪婪**的眼神实在令人生厌,见面的印象极差。

    已经丧失跟这种家伙周旋的意思,在这家伙做出更失礼的举动前,迅速的解决,桔梗直接抬起了手,下一刻,空气一震...

    对于桔梗的攻击,先是瞬间的诧异后,神经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男人失控飞起,后退撞上身后的洗手台,后脑勺直接砸在镜子上,花朵般碎裂的镜片哗啦啦的坠地。

    惨叫骤然响起。

    随后软软落地,不知道是捂着脊柱还是后脑勺,凄惨又夸张的惨嚎着。

    一看就知道,这家伙生活中没有经常经历受伤的痛苦,反应正常又夸张。

    “这是你无礼的惩罚。”

    冷眼看着地面软倒的男人,桔梗继续说道:“我问你答,如果...”

    这时,根本没心情听桔梗说话的男人,惨叫后喘息着咬牙嘶吼着:“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也是来抢走它的吧!”

    咦,已经招了...

    桔梗挑眉,看着已经抬起头的男人,此时的他一脸的狰狞,喘息着缓解身体上的痛苦后,疯狂的喊道:“我是不会把它让给你的!它是我的宝贝!只有它才能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所以!”

    “去死吧!”

    嘶吼着,脸上青筋暴起的男人,用力咬着牙,以至于狰狞的嘴角溢出血丝,从兜里掏出一柄小巧的蝴蝶刀,爬来就就对着桔梗冲来。

    该说这男人是果决呢,还是愚蠢呢...

    桔梗有些哭笑不得,这男人即在第一时间搞懂了现在的状况,但又微妙的没有弄懂一些事情。

    例如敌我双方的绝对差距。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之前,这男人已经做好了战斗...

    或者说杀人的觉悟。

    为了占据他的宝贝。

    但,这种战斗方式太正常人了点。

    桔梗轻轻的挥手,像是驱赶烦人的蚊虫一般随意,下一刻,男人犹如被击飞的棒球,横飞着一头撞入侧面的便位单间,轰然砸开了门,伴随着骨折的脆响。

    惨叫暴起。

    桔梗有注意动手的分寸,以免不小心失手打死。

    不过,对付这种对敢于对自己这样无礼的男人,这种程度好像太轻了些。

    既然敢用凶器对着自己,那就已经从普通人升格为厮杀的对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